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弦落無聲】(卷01)(01-60)【作者:寂靜的弦】

 字數:13942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卷一 墨錚
 
               第001章
 
  有什麼正在擠壓著他……
 
  韓晨曦是在一片波動與混亂的嘈雜聲中醒來的,皺著眉,他只覺得很憤怒。 因為長年的低血壓,所以最讓他有情緒波動的事情大概就是吵到他睡覺吧。 
  這次出門公干他最討厭的也是他不得不在飛機上休息。虧了雷浩然還給他訂 的貴賓艙,結果還是一樣的吵人。真是的,國內航空公司的服務,什麼時候這麼 差了?
 
  睜開眼睛,他覺得很奇怪,周圍模模糊糊的什麼也看不到,居然一片黑暗。 這是怎麼回事?就算是天黑了也不可能什麼也看不到啊?
 
  只聽到似乎有人正在胡亂的說什麼:「快,快看到頭了,大夫人,二夫人, 你們用力啊,這這這、哎,快點,碧青,先去廚房吩咐她們,不用等著傳話了, 燒好水直接端過來吧,還有奶娘,兩個奶娘都叫她們到院里去候著。快,別愣著 了,兩位夫人居然都有點難產呢!啊,二夫人!二夫人!糟了,二夫人怎麼身體 這麼虛弱啊,這時候不能暈倒啊!碧青,你先去找林大夫,然後再去廚房,快!!」 
  接著就是一陣兵荒馬亂的嘈雜聲,有人的跑動聲,女人的呻吟聲,還有個好 像是個被叫成什麼產婆的人的急急罵人聲,混亂一片。這是什麼和什麼?韓晨曦 一向冷靜的思緒也跟著周圍的聲音陷入一片混亂。
 
  他被綁架了?正碰上綁匪生孩子?不太對,怎麼可能,那是他所在的貴賓艙 有人要生孩子?所以男性一律被清場?
 
  更不對,在飛機起飛前,長年的職業經驗讓他早就觀察的很仔細,貴賓艙所 有的乘客基本都是男人,只有一個貌似五六十歲的暴發戶身邊有個濃妝艷抹的女 人,不過,他很確定那女人絕對不可能是懷孕了,因為從他上了飛機開始她不只 一次特意走到自己身邊閑晃,還裝做弱不禁風樣扭動自己的水蛇腰,絕對根本不 可能有什麼孩子。
 
  「碧藍,快去告訴總管,兩位夫人都很危險,尤其是二夫人,本來就是頭胎, 而且好像臍帶纏住孩子了,請他老人家拿個主意,快去!!!!」
 
  韓晨曦有點傻,他雖然是個無神論者,但是現在顯然有什麼不對了。首先, 他應該是在飛機上,怎麼覺得自己現在象是泡在水里,而且這水正不斷的減少, 雖然上次出生時自己沒什麼記憶感覺,但現在,顯然,他似乎、好像、大概、可 能是要被生出來了,呃,是出世了?呃,還是出生了?汗,怎麼想怎麼形容都讓 他覺得別扭至極。
 
  不過,他怎麼會死?飛機上有人動了手腳?有了劫機事件?發生意外?
 
  韓晨曦發現自己的腦中一片空白,怎麼記憶只到他登上飛機,坐到貴賓艙後 閉目休息這段,再之後,就是一片黑暗,醒來,就是這段亂七八糟的一切,老天, 就算死,至少讓我知道是怎麼死的好嗎?
 
  這樣莫名其妙不明不白,存心嘔他是不是??
 
  正想著,突然一陣嬰兒的哭聲傳來,「生了生了,生了一個了,是位小姐。」 
  一個蒼老的聲音突然響起,接著,韓晨曦覺得自己的身體突然被一陣擠壓, 不由自主的向下滑去,剛看到一片光亮,只覺得分外刺眼,不由得馬上把眼睛閉 上,就感覺自己被一個人抱住了:「這邊也生了,是位公子啊!」
 
  卻沒有任何人回應,周圍甚至是一片寂靜,剛剛的嘈雜聲,一下子竟然全都 不見了,韓晨曦皺皺眉,怎麼了??
 
  「為,為什麼小公子不哭啊??」
 
  剛剛蒼老的聲音略為顫抖,顯是極為害怕。
 
  「抱來我看看。」
 
  一個極為清冷的女聲響起,韓晨曦感覺自己被抱過去,外界的寒冷讓他不由 自己的顫抖著。
 
  該死,就算他內在是個大男人,可現在畢竟是個嬰兒啊,這樣光溜溜的被抱 來抱去,就是不凍死也受不了啊,他可沒有裸奔的癖好!!
 
  這些人怎麼回事啊。孩子生出來不是應該馬上用熱水洗澡,然後用被子包好 嗎?她們這樣算什麼啊?虐待?
 
  一雙冰冷的手突然撫過他的臉,突然被手的低溫驚了一跳,韓晨曦馬上睜開 眼情看向前方,卻只是模糊的影子,似乎是個女人在用手摸自己的臉。原來嬰兒 出生真的是看什麼都不清楚啊。
 
  「不哭嗎?」那女人平靜的說著,突然用手狠狠的掐了韓晨曦的臉一把, 「你有病啊!」韓晨曦沖口而出,可惜,卻是一陣嬰兒的哭聲。
 
  「還好還好,小公子的聲音沒事,嚇了老奴一跳,以為小公子可能先天有缺 陷,可能是剛才難產,小公子體弱沒有力氣哭吧。」剛才那個蒼老的聲音連忙說, 被主子的動作嚇了一跳,聲音都帶著一絲懼怕。
 
  「還不把孩子抱過去洗澡,這孩子雖然沒有皇室的血統只是二夫人生的,卻 終是候爺的親兒子,又是二夫人的第一個孩子,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如孩子出了 什麼事,你們誰擔得了!!」
 
  「是,是,公主說的極是,是老奴輕慢了,請公主饒恕。」
 
  「奶娘!我說過了,今後我不是什麼公主,只是逸閑候的夫人!」女人冰冷 的聲音讓人從心里發抖。
 
  「是,是,公主莫要生氣,只是,公主雖嫁與逸閑候,可在老奴心里您永遠 是公主啊!公主就別在意這些了,公主剛生產完,血氣大傷,還是快快休息吧!」 
  這邊韓晨曦被另一人接過,被放到了熱水里,輕輕清洗,熱水的溫度讓韓晨 曦終於停止了剛才怎麼也止不住的顫抖。見鬼了,遇到一個瘋女人,出生嬰兒的 身體太弱了,不自覺的,韓晨曦閉上了眼睛陷入了深沈的睡眠。
 
  在深深的睡眠中,韓晨曦感覺有人接住了自己,還隱隱聽著有人說:「一定 要好好照顧好五公子聽到沒?二夫人難產,現在身體太弱,一切就交給你們兩個 了啊!」
 
  似乎還有人回話,不過他已經聽不到了。沒辦法,本來就嗜睡如命的他再經 這麼一折騰,不死也去了半條命啊
 
               第002章
 
  韓晨曦是被下身的冰冷驚醒的,當意識到是怎麼回事的時候,他份外的覺得 難堪。啊啊啊,為什麼,如果知道是誰害死他的,他一定要讓他好看,可惡。韓 晨曦氣得臉都青了。
 
  不是說人死了都喝孟婆湯嗎?不是說人類的進化是有憑有據的嗎?不是說北 京人是存在的嗎?不是說人死要見什麼閻王小鬼的嗎?見鬼的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韓晨曦龜毛的個性徹底的爆發了,稍有點潔癖的他怎麼樣也接受不了自己又要從 嬰兒長大的事實,還不如像個真正的傻瓜嬰兒那樣什麼都不懂,什麼都不會,天 天只會傻笑,就像孤兒院里的那些見過的正常的小嬰兒一樣,或許,他還沒這麼 痛苦,一想到也許要二十年以後自己才能是個真正的大人,他就想來段狼嗥,可 是,僅僅是氣憤、埋怨、還是沒有用的,該辦的事還是要辦,韓晨曦撇撇嘴,無 奈的開始了他痛恨但不得不做不得不妥協的行為:裝哭!
 
  「哇」一聲嬰兒的哭聲讓門外的人嚇了一跳,腳步不停的沖進門來,嘴里還 不停的大呼小叫。
 
  「奶娘,奶娘,你快來啊,小公子哭啦!快快快。」手忙腳亂的抱起韓晨曦, 不知道收斂的手勁讓韓晨曦剛剛練習稍有流暢的哭聲差點噎回去,大姐,您也太 狠了,想勒死我我認了,還用大嗓門來摧毀我就是你的不對了知不知道?
 
  「碧青,快放手,你用的勁太大啦!」一個溫柔的女聲影起,韓晨曦被一個 秀麗端莊的婦人接了過去,「你看,小公子臉都青了,不是我說你,怎麼天天風 風火火的,一點不像女孩子,我像你這麼大,都成親了」!輕輕拍撫韓晨曦的後 背,那婦人雖然語氣稍帶責怪,卻依然溫柔似水。
 
  碧青吐吐舌頭,趕緊說:「奶娘你照顧小公子,我去告訴夫人小公子醒了。」 說完連忙跑出去,生怕溫和的奶娘又嘮叨她成親的事,她才不要呢。
 
  奶娘笑了笑,又低頭看看韓晨曦,發現他正看著自己,可能是視線不清晰的 關系,瞇著一雙眼睛,專注的眼神就像剛出了殼的小雞一樣,有著審視的意味但 又有種奇怪的神色,讓奶娘覺得有點不對,又不知道哪里不對。
 
  奶娘看韓晨曦沒有再發出哭聲,就把他放在床上,輕手輕腳的把被子拉開, 幫他換上新的被子和小墊子,抱在懷里,解開了衣服。
 
  韓晨曦正在那里咬牙當作自己是正睡著的樣子來逃避自己其實被一個年齡和 從前的自己差不多的女人看光光的事實,卻感覺嘴邊有什麼東西,嘴不由自己的 張開、吸吮、呃,這真的是一種本能,真的只是一種本能。當他反應過來自己在 做什麼時,真是如五雷轟頂。「咳,咳,咳。」打擊太大之下,他不由嗆咳起來。 老天啊,來道雷吧,他真的、真的、真的不介意再死一次,反正也沒什麼感覺。 下次讓他喝了孟婆湯再投胎好不?
 
  可是,他悲哀的發現,他肚子真的是很餓啊!身為孤兒的他,對於饑餓感并 不陌生,尤其是在遇到張雨提以前,他本是冷淡尖銳的個性,讓他沒少受孤兒院 的孩子的欺負,孩子的世界,單純的也是殘忍的。并且,不是好,就是壞,不是 喜歡的人,就是討厭的人,立場鮮明。所以,院里的孩子常常在吃飯的時候對他 做些小動作來讓他的食物意外的「失蹤」「不見」「掉在地上」什麼的,他人小 勢單當時又挺白癡的和一群小孩子來對立,到頭來卻被欺負的更慘更徹底,挨餓 之與他在五歲前,幾乎就是正常了。
 
  可是,現在他是剛出生第二天的小小嬰兒,忍耐力真的很低啊。所以,所以 他咬牙墮落了,反正為了生存,反正為了活下去,反正,反正在她們眼里,他就 是個小嬰兒,沒關系的。在對自我的催眠中,韓晨曦開始了來這個世界里的第一 餐飯,不錯,相當美味,就是有一點點的腥味,因為太餓,忽略。
 
  「奶娘,小公子沒睡吧?」
 
  吃了墮落的一餐,韓晨曦剛剛被抱到床上,就又被沖進來的小丫環嚇了一跳, 呵呵,挺有趣,她好像每次都是跑來跑去的,真像張雨提手下的那個小記者楚楚。 
  「沒有,夫人想看看小公子?」
 
  「是的。夫人說一直沒見小公子很是擔心,想抱去看看。」
 
  「還是我來抱吧,省得你跑來跑去的,再有什麼閃失。」韓晨曦被奶娘抱起, 就出了房門,外面陽光明媚,很溫暖。
 
  走過一個小院落,韓晨曦被抱進了一個小樓里。
 
  進了臥室,「夫人」,奶娘施了一禮,抱著韓晨曦走到床前「這是小公子」。 
  韓晨曦被一雙溫暖但分外瘦弱的手臂接過。放在身邊。他睜大眼睛,仔細的 看過去,可惜,只能看到模糊的輪廓,但是依然能看出面前的人秀美的臉龐,白 皙的皮膚,溫和的神情。
 
  「呵呵,我還擔心我身體太弱,拖累到孩子,還好,孩子一點也沒受到影響。」 
  「夫人不用擔心,昨天管家特別命林大夫幫小公子診治看過了,說一切正常, 沒什麼事的。夫人還是調養好身體吧,等候爺回來知道夫人為他生個兒子,定會 欣喜萬分的。」
 
  「欣喜嗎?可能吧。」二夫人有著一瞬的失神,那個男人會高興嗎?她不知 道,她從未看過那男人真正開心的笑過,就像從未看過那男人真正的發怒,情緒, 在那男人身上似乎只是在有需要時才會表現出來,他不會發自內心的笑,也不會 發自內心的怒。
 
  當年,他被人陷害,九死一生,被她父親意外所救,從睜開眼睛的那一瞬, 她就沒在他臉上看到任何的情緒,得知自己被救,只是點頭示謝,當父親看出他 必非常人,在病重後將自己的終身托給他,他當時已經和公主有了婚約,卻仍是 允諾,雖不能明媒正娶,卻決不委屈與她,保她衣食無憂決不離棄。父親欣慰, 以為他對自己已有情意,她卻知道,只是救命之恩,不想無以回報空欠人情,所 以才會答應老父而已。成親那天,他面無表情,讓人看不出是喜是怒。
 
  而現在,他會為了一個兒子而欣喜萬分?怎麼可能,畢竟,大夫人也為他生 下了三個兒子,而他,也只是淡淡的說了句很好。
 
               第003章
 
  「二夫人?」奶娘遲疑的聲音換回二夫人飄浮的思緒,低頭看過去。
 
  一雙黑黑的稱得上相當漂亮的眼睛讓二夫人一愣,那雙眼睛顯然焦距不是很 集中,但還是能看出來,小家夥在看著她。
 
  這是她的孩子,除了早逝的父母,就是他是和自己血脈相連的親人呢。這孩 子不像是剛出生的嬰兒,小臉雖然紅紅的,但是一雙眼睛居然黑白分明,在小小 的臉蛋的襯托下,大的出奇。不哭不鬧,只是牢牢的看著她,好像在確認她長什 麼樣子,似乎看不清楚,還瞇了瞇眼睛,很是可愛。
 
  「夫人,候爺給小公子取了名字嗎?」
 
  「有,候爺走的時候說過,如果是男孩兒就叫云墨,如果是女孩兒就叫雨彤。」 呵呵,這麼說小公子大名就叫楚云墨啦,很好聽啊。「」夫人,你累了,還是休 息吧,小公子我先抱回去啦。「奶娘看到二夫人臉上帶著掩不住的疲累之色,連 忙把韓晨曦,不,現在是楚云墨,連忙把他抱了起來。」奶娘,幫我好好照顧他, 等我恢復了,我就能自己來了。「二夫人疼惜的看著楚云墨,卻無法阻止自己的 眼前一陣發黑,她的體質太弱了,生產幾乎耗盡了她所有的體力,雖然休息了一 夜,精力卻還是無法恢復。
 
  奶娘把楚云墨抱回了原來的房間,看到楚云墨雙眼已經閉上,以為他睡了, 就將他放回床上,轉身出了房間。
 
  奶娘剛把房門合上,楚云墨的眼睛就睜開了,大大的眼睛,一片清明,哪里 有什麼困意?
 
  楚云墨皺著眉,上一世的他是孤兒,從沒想過自己有一天會有什麼母親。在 他眼里,女人都是麻煩的代表,光看張雨提就知道了,當年如果不是因為一個女 人,張雨提不會差點連命也沒了,甚至讓張雨提連續著很多年陷入惡夢里無法醒 來。
 
  當然,公平的說,這也主要是雷浩然的變態造成的。深吁一口氣,楚云墨想, 還是順其自然吧,也許有一天,他會回去也不一定。也許明天醒來,這可能只是 惡夢一場,也許……只是也許……
 
  強迫自己不要想那些有的沒的,不要想張雨提或是什麼和以前有關的人事物, 楚云墨終於睡著了,畢竟,他還是個小嬰兒,無論內在怎麼成熟堅強,身體的脆 弱卻無法改變。
 
  一恍眼,楚云墨在這個世界已經長成了快一歲的小小奶娃一枚。
 
  在這里,他過的還是很愜意的。吃飽睡睡飽吃,除了那什麼什麼有時候還是 自己控制不好以外,其他一切都很完美。
 
  二夫人自從生產後一直身體不好,很少出那棟小樓,每天都是碧青或者是奶 娘抱他去小樓里讓二夫人看看,之後就回到房間或是抱他到花園去玩玩,從他會 爬以後就更是開心,如果沒人理他,他更樂得自己去花園玩,不過,他也發現這 里真不愧是候爺住的地方啊。如果把這麼土地拿到現代,那這候爺就是個典型的 暴發戶。不過一想到有可能自己這一世的父親是個腆著油肚子,滿面油光的暴發 戶,楚云墨也為自己的想像徹底的惡寒了一把。
 
  在這里的一年,楚云墨只在出生不到三天時見到過自己的父親,不過,也只 是遠遠的聽到他和二夫人說話的聲音而已,他似乎并不是很在意自己這個兒子的 樣子,不過,聽碧青和奶娘的談話中,這個父親不是對自己這一個兒子如此,而 是所有的兒子女兒他似乎都沒什麼興趣的樣子。
 
  不過,楚云墨對這些事情并不在意,只要一想到也許要和一個比從前的自己 大不了多少的男人叫爹,他就一點興趣都沒有了。反正上輩子他就沒有父母,不 也是活得很好。
 
  這一天,一大早,楚云墨抱著被子睡得開心,忽然,房間外傳來喧嘩聲,楚 云墨皺眉,最煩的就是睡覺被打擾了,最好別弄醒他,不然他絕對絕對會讓所有 都過不好!
 
  可是很不幸的,那群人正是因為他才來的。於是,楚云墨心不甘情不愿的被 奶娘穿好漂亮的紅色帶著金色暗紋的錦衣,梳好頭發,抱著去了從未去過的大廳, 因為今天很他和他同父異母的姐姐滿周歲的日子,因為姐姐是女孩,又因為大夫 人是當今太後和皇上最寵愛的公主,所以那個姐姐一生下來,不足三個月就被抱 進宮去陪伴太後,并且被封為昭康公主,聽說很受寵愛。所以身為唯一的主角, 他自然是所有人注目的焦點。
 
  被奶娘抱到大廳時,大廳已經站滿了人,不過,楚云墨沒什麼看都是什麼人, 他現在只想好好睡,所以,十分旁若無人的,在眾人的注視中,楚云墨又沈沈睡 了過去。
 
  奶娘分外的無奈,候爺坐在大廳正中的椅子上,正注視著小公子,而小公子 本人卻沈沈睡著了,沒辦法,小公子從小就比其他的小孩子能睡,尤其是早上, 你根本沒辦法叫醒他,甚至即使叫醒了,他就會不停的大聲哭叫,直到把他抱到 床上蓋上被子,他才會馬上停了哭喊,立刻陷入深深的沈睡,讓人哭笑不得。 
  可是,咽了口口水,看看候爺沒什麼表情的表情,奶娘還是決定叫醒小公子, 本來二夫人就比不得大夫人公主身份的顯赫,當年嫁進門更是鬧的驚天動地的, 畢竟,候爺娶的是一國的公主,駙馬也有納妾的,但都是外室,并且也不敢讓公 主知道,誰敢?
 
  偏偏候爺就是個例外中的例外,而公主動用了一切手段卻沒有辦法阻止,最 後只能無奈的接受,還好二夫人嫁進來後體質柔弱,個性溫和,從不與大夫人相 爭,這才讓大夫人不再橫眉冷對,如果因為小公子讓候爺心生不滿,那…… 
  想到這里,奶娘抬起手輕拍楚云墨的小臉,「小公子,小公子,醒醒啊……」 楚云墨皺眉,剛開始想漠視,可是奶娘拍的頻率太高,他無法漠視,畢竟,如果 在這種情況下還能睡,那他絕對不是睡而是暈了。
 
  憤憤的睜開眼,楚云墨努力的瞪著奶娘表達自己的不滿,平常都讓我睡了, 為什麼今天就不行啊。
 
  抓周有那麼重要麼?再說這群人都有病啊。一大早不睡都起來看什麼熱鬧! 
               第004章
 
  奶娘忙把楚云墨放在大廳中央已經放滿各種東西的桌子上,「小公子,快看 看,有沒有你喜歡的?」
 
  楚云墨看看四周,這都什麼?
 
  書、劍、筆墨紙硯、金銀珠寶、琴、蕭、小掃帚、佛珠……
 
  掃、帚、佛、佛珠?哈,真是笑死人了,堂堂候爺府的公子難道還會出家去 做和尚或是當道士?
 
  真是可笑,再看周圍一眾人,有衣著華麗的──可能是富商一類的吧,還有 一些穿著樸素但是氣勢逼人的,這可能是文官,還有穿著一些武服的人,可能是 將軍類的武將吧,總之,全是些和他沒有關系的陌生人,他們來看他抓周?哈哈, 他和他們有什麼關系啊?難不成是怕他長大了和他們競爭?
 
  笑話,這一切在楚云墨的眼里真真就是個笑話,而楚云墨,從前世就不是個 喜歡當笑話主角的人,上一世沒權沒勢時都是隨心所欲,直到入了社會才慢慢磨 平自己的棱角,但是同時也學會了很多。
 
  他知道,這些人,甚至包括他身後在大廳正中坐著的那個他名義上的父親, 對於他,也可能只是互相利用的關系罷了,既如此,他才不要當什麼乖孩子,也 許,被漠視才是最好的,至少那個什麼大夫人,對他應該不是什麼善意。他怎麼 也忘不了出生時的那一掐……
 
  低頭再看看桌上的東西,因為他遲遲沒動,周圍的人已經有人在竊竊私語, 想來想去,楚云墨做了決定,爬起來開始爬來爬去,把周圍的東西用手和腳全都 撥到地上去,清出了光潔的桌面,然後趴在桌上,睡著了……
 
  周圍一片寂靜,如果說,剛才在大家的眼光中睡著的楚云墨是可愛的,那麼 現在的他在大家眼里一定是邪惡的。
 
  不然,你說一正常孩子,在這麼多人的注視下會睡著嗎?還那麼快?桌子上 琳瑯滿目的東西,一般的孩子不是早就抓上幾樣玩嗎?為什麼他就這樣堂而皇之 的睡了呢?
 
  奶娘真是都不敢抬頭去看候爺的臉,小公子怎麼了啊?難道昨天玩的太晚很 累?不可能啊,明明吃了晚飯就馬上睡了,怎麼還這麼困?可是現在怎麼辦?放 著不管?可是管要怎麼管?
 
  所有人都一片沈默,不知道應該怎麼反應,大廳陷入了一片死寂。「奶娘, 把五公子抱回去吧,讓他回房去睡,別冷著了。」大夫人坐在左邊上首,一臉冷 淡的說。「是的,大夫人,」奶娘連忙應了聲,想想又輕施一禮,「五公子可能 是昨晚玩的太晚了,今天才這麼渴睡,望候爺諒解。」說完抱過楚云墨,連忙退 出大廳。
 
  走在回去的路上,看著楚云墨白嫩嫩的小臉,無奈「小祖宗啊,怎麼就這麼 能睡,你還真是不知愁啊。」搖搖頭,奶娘把楚云墨抱回房里。
 
  美美的睡到自然醒,楚云墨終於睜開眼睛,可是一睜眼就是碧青的臉部大特 寫,嚇了一跳。
 
  碧青一看到楚云墨醒過來,連忙站起來──原來她趴在床邊看著他,轉身邊 走邊嘀咕:「我剛想仔細看看,怎麼就睜眼了,嚇死人了……啊,!」突然停下, 又轉過來抱起楚云墨繼續嘀咕:「差點兒忘了,二夫人讓小公子醒了就抱去,真 是,不就是沒抓周麼,怎麼大家一副小公子犯了天大的錯的樣子,又說我們伺侯 的不用心,又說小公子會不會因為難產影響到身體腦子,這不是說小公子不抓周 是因為我們不好,要不就是小公子有缺陷嗎?真是豈有此理。害得二夫人又傷心, 簡直可惡!」楚云墨茫然的聽著碧青在那里碎碎念,心里有點好笑,同時又是一 凜,這里和以前生活的世界不一樣,尤其父親是個候爺,雖然自己只是個小嬰兒。 但是行為表現看在有心人眼里就會轉變成傷害別人攻擊別人的工具,尤其直接受 到沖擊的,恐怕就是自己那個體弱多病的母親吧。
 
  被抱進了那棟在楚云墨看來根本是二夫人的牢籠的小樓,二夫人正坐著發呆, 看到碧青抱來的楚云墨,更是眼中泛淚,抱著楚云墨,抬頭看向碧青:「碧青, 你快去看看,奶娘請大夫回來沒,怎麼這都半天了一點動靜也沒有。」正說著, 就聽到有人上樓的聲音,一看,是奶娘回來了。
 
  可能這次是真的有點著急,原本做什麼都穩重簡潔的奶娘臉上有點慌亂,後 面跟著一個郎中打扮的人,也沒有通報一聲就急急闖了進來。一直到了屋里,才 想起沒有通報的事,「二夫人,請恕罪……」「沒關系,快讓大夫來瞧瞧,墨兒 到底有沒有病。」那大夫讓二夫人把楚云墨抱到床上躺好,仔細的把把脈又翻看 楚云墨的眼睛,喉嚨,墨云墨憤然,不過是在抓周儀式上睡著了,至於這麼大動 靜麼?
 
  不過一想二夫人可憐兮兮的擔心樣子,奶娘難得的慌亂,碧青的碎碎念…… 算了,上一世除了張雨提那個笨哥哥,從沒有人這樣子關心愛護過自己,就忍了! 「二夫人,請問小公子平常會發出一些聲音嗎?」「這,……」「小公子只有在 餓了,或是尿濕了時才會哭一兩聲,其他的時候都很安靜,從不吵鬧。」奶娘見 二夫人犯難,連忙在旁邊回答,平時二夫人體弱,根本沒有那個精力體力來照看 小公子,一直是奶娘細心照看。「哦!」大夫點點頭,思考了一下,「小公子并 沒有什麼病癥,可能是小公子天性就是不愛哭,至於小公子為何不像一般的小孩 子牙牙學語,可能是和小公子接觸的人比較少有關系,應該時時教教他一些話語 就好了。」「啊,真的?大夫,墨兒的健康沒有什麼事?」「沒有,我仔細看過, 小公子一切都很健康。夫人請放心吧。」二夫人松了一口氣,忙讓奶娘送大夫出 去,抱起楚云墨,清麗秀美的臉上有著濃濃的不舍與疼愛:「還好,還好墨兒你 沒什麼事,不然,娘一定恨死了自己,為什麼我就不能健康一點呢,這樣子,我 就可以多和墨兒在一起,不用這樣子,只是一天見一會兒。」二夫人傷心不已, 眼淚不由自主的流了下來,滴在了楚云墨的臉上,在這一剎兒那間,楚云墨的心 被深深的震動了。
 
               第005章
 
  從來,從沒有過的感覺,因為他根本就沒有被母親疼愛過的記憶。從記事開 始,他就是在孤兒院里。
 
  剛開始,他還很幼稚,以為自己表現的乖乖的,也許有一天,母親會來接自 己,因為老院長就是這樣說的。
 
  可是日復一日,年復一年,該接他的人卻始終沒有出現。他終於明白,他是 被拋棄,不被期待的孩子,不然,不會在他還不知人事時,就被扔在了孤兒院的 門口。他再不信什麼親情。再後來,疼愛他的老院長去世了。
 
  新來的院長是個很可怕的人,他居然和一個地下的藥廠簽下了協議,藥廠提 供他金錢,而他把院童提供給他做藥物試驗。
 
  韓晨曦很怕,因為他的朋友一個接一個的被帶走,說是被領養,可是他不相 信,怎麼可能會有那麼多的好心人?直到無意中聽到院長和藥廠人的談話,他才 知道真相。
 
  終於,輪到他被收養了,他半路裝做要上廁所,從車子上下來後就逃走了, 在外面流浪了整整一年,走過一個城市又一個城市,靠著翻垃圾喂飽自己,嘗盡 了被人欺負打罵的苦澀。
 
  直到有一天,張雨提出現了。
 
  也是因為他,他終於知道這世上也許真的是有人關心愛護別人而不求回報的。 
  可是,晚了,他還沒來得及回應什麼,就到了這里。他下意識的不想讓自己 已經有了父母的事實影響到自己,因為他總覺得那是不可信任的感情。
 
  而且,每天只是被抱來讓這個病弱的母親看看,每次不是自己睡了,就是她 的精神不濟,只能相處不到一個小時就又分開,他無法對她產生什麼感情,他一 直認為她也是如此。
 
  可是現在,看著那張哭的紅腫的眼睛,這決不是哭了這一會兒造成的紅腫, 可能在聽到他也許有什麼問題的傳言或是因為體弱無法去參加他的抓周儀式就已 經開始流淚了吧。
 
  這個人───是他的母親……
 
  這一刻,楚云墨心里突然明了,即使再怎麼裝作不相干,即使他的靈魂的印 記是屬於從前的韓晨曦的,她,這個脆弱美麗的女人,依然是他的母親,他的至 親,他無法切割的親人。
 
  伸出小小的手,輕輕幫她把淚水擦掉,看到因為他的動作而驚喜的睜大眼睛 的二夫人,輕輕的笑了,露出了嘴角邊可愛的小梨渦。
 
  二夫人、碧青、還有剛送了大夫回到屋中的奶娘都看到了那個笑容,無法形 容她們心中的震憾,因為那個笑容太純凈了,這讓那只是白嫩秀氣的小臉顯得分 外的生動,讓人覺得只要看到這張臉,這世上不會再有什麼讓人憂慮傷心。 
  五年後。
 
  楚云墨正在後花園的小樹下自己做的吊床上悠閑的乘涼。
 
  這四年對於他來講,過的還算開心。
 
  他決定了把二夫人當成自己的母親,於是先是學習說話,當然,他可不想當 什麼一開口就出口成章的天才。
 
  看電視歷史書也知道,小妾生的兒子太聰明那就是自己找不自在,想過的開 心點還是正常點的好。等學好了說話,他也在奶娘和碧青的口中知道,母親體弱 多病是由於天生早產加上沒有好好調養,去世的外公家境相當不好,所以母親不 可能有什麼名貴的補品來調養身體。
 
  不過楚云墨認為,一個健康的人在那個小樓里一關就是幾年,說不定也早倒 了,即使身體再弱,適當的運動和健康的心理狀態還是需要的。
 
  於是,他剛開始會走就馬上開始行動。天天去小樓里把二夫人拉出來,美其 名曰陪自己玩,說碧青總是說話太大聲耳朵痛,說奶娘總是不讓他玩這玩那,管 得他好煩,總之,就是讓二夫人出來陪著他就對了。
 
  慢慢的,二夫人愛笑了,臉色變得健康紅潤,個性開朗了很多,身體也漸漸 好轉,再也不會兩天一小病,三天一大病的。
 
  楚云墨很是滿意,不枉他咬牙又是裝可愛又是撒嬌,弄得自己一身惡寒還把 碧青得罪了,直問他自己哪里大聲了,汗,他也是實話實說啊。碧青有的時候嗓 口的確讓人受不了啊。
 
  不過因為抓周時自己的表現,也讓府里謠言四起,有的說自己可能就是個白 癡,有的說候爺因為自己而對二夫人自此不聞不問什麼的。
 
  不過他知道一切都是謠言,因為雖然這四年沒有正式的見面,但是偶爾還是 會從碧青和奶娘的口里聽說,自己的父親還是對母親不錯的,至少只要他在府中, 基本上還是會來小樓看看母親,偶爾也會留宿。
 
  不過,他每次來的都很晚,那時候自己早就呼呼大睡了,怎麼可能見得到, 在這里,楚云墨感覺自己都墮落到了極限,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要不就是偶爾拉 著二夫人在小花園里做做運動。簡直快成了廢人了。
 
  不過沒辦法,誰讓自己現在的身體是個小娃呢?
 
  楚云墨看看周圍,這里不愧是候爺府,真的很大啊。
 
  聽碧青說,自己和二夫人住的這里是候爺府的一個很小的院落,名字叫馨園, 是以二夫人的閨名來命名的,這時他才知道,原來自己的娘親居然有個很好聽的 名字,玉馨。呵呵,暖玉生香,不錯。
 
  園子分成三個部分,後面就是自己現在呆的後花園,亭臺池塘樹林奇花都有, 只是他說不出名字。
 
  他和二夫人居住的兩棟小樓在園子的正中,被一片假山幾片竹林圍住。前院 是被兩片槐樹林圍成的小路,路中央是白白的鵝卵石鋪的,不過楚云墨只是在院 門口看看,沒有興趣出去看,光聽就知道,自己和母親居住的地方居然只是小院, 那真正的候爺府更不用說了,他萬一迷路不是丟人了?
 
  呵呵,他別的缺點沒有,唯一的痛苦就是記不太清楚路。「五公子,五公子!」 碧青的聲音傳來,楚云墨從吊床上跳了下來,碧青一般不會這樣子叫他的,除非 有什麼事情。「什麼事?」
 
  碧青小跑著到了楚云墨身前,夫人讓您去一下,說是有事和你說。「
 
  「哦。」楚云墨點點頭,向前面的小樓走去,二夫人又有了兩個月的身孕, 反應的很厲害,所以正在小樓里休息。
 
  對於要當哥哥,楚云墨還真有點木然,想到了上一世的哥哥張雨提,如果自 己的弟弟像自己對張雨提一樣的對待自己,可能自己會先把他掐死吧,省得氣死 自己,後來想想,張雨提的忍耐力,還真是強啊……
 
               第006章
 
  悠哉的走上小樓,楚云墨輕敲小門,聽到里面沒什麼聲音,楚云墨打開門, 發現二夫人正坐在桌子旁邊發呆。
 
  這是很少有的,自從身體越來越健康,二夫人很少再悲傷懷秋的,更不要說 發呆了,難道這是孕婦特有的情緒?楚云墨懷疑。
 
  「娘,碧青說你叫我有事?」
 
  看二夫人一直沒理他,楚云墨決定自己先開口,不然要等到什麼時候啊。 
  「墨兒,」被楚云墨的聲音驚醒,二夫人嚇了一跳,汗,我明明站了有一會 兒了好不?楚云墨黑線……
 
  「你坐下,墨兒,」二夫人給楚云墨倒了杯水,「你今年五歲了,是不是?」 
  「嗯。」
 
  「本來滿五歲的孩子都應該念私塾的。候爺府的公子都是請夫子上府里來教, 你也滿五歲了,所以,明天開始,你就要去前面隱華園的隱逸軒去讀書了。」 
  「哦。」楚云墨點點頭,想想又不太對,光是這樣怎麼二夫人一臉擔心憂郁? 
  「娘,你怎麼了?」楚云墨發現二夫人眼中隱約有著淚水。
 
  「我,我是……你從沒出過馨園,除了我和奶娘碧青很少見其他的人,大夫 人的那幾位公子,除了大公子和二公子外,都也在隱逸軒讀書,碧青說過,那三 公子四公子很是不服管教的,出了名的頑劣,要是……」
 
  「娘,你擔心他們欺負我。」不是疑問,楚云墨十分確定這是二夫人流淚的 原因。
 
  二夫人點點頭,眼中帶著掩不住的擔憂,在她心中,兒子還是太小了,如果 可以,真希望兒子長大一點再離開這里,可是,候爺府的規矩是不容任何人破壞 的。
 
  「沒關系的,娘,」楚云墨淡淡的笑笑,拜托,再頑劣不過是一群小鬼,他 有什麼怕的?
 
  「我不去招惹他們就是了。」
 
  讀書嗎?也對,在這里,他還什麼都不了解,二夫人,奶娘,碧青不過是一 介女流,母親雖有才華但僅限於彈琴畫畫,對於這個世界還什麼都不了解。 
  只有學了知識,才知道現在到底是什麼朝代,他到底生在哪家的候府。
 
  「可是……」
 
  二夫人還想再說,可是一看到楚云墨的笑,她就停住了,這個兒子,只有五 歲的小小身軀,在這一笑間卻讓她有種他是可以依靠的人,他的自信到底是從哪 里來的?
 
  那小小的身軀散發出的沈穩讓她一瞬間覺得在她面前的不是小小孩童而是個 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也許,她應該放這個孩子出去,畢竟,他是個男孩子,應該有屬於他自己的 世界屬於自己的天空吧。
 
  「那答應娘,一切要小心,知道嗎?」
 
  「好的,娘,你就放心吧。」
 
  讓二夫人好好休息,楚云墨轉身下樓。
 
  明天,就是離開馨園,去接觸這個他所不了解的世界的日子,他───真的 很期待!
 
  天亮了。
 
  楚云墨睜開了一雙眼睛,眼神清澈明亮。讓早早就想來叫醒他的奶娘嚇了一 跳。
 
  平常的楚云墨想讓他早起可是很難的啊,每次被吵醒都皺著眉心情煩燥。今 天居然這麼早就醒了,奶娘有點驚訝。
 
  「五公子,你醒了?」
 
  「嗯。」
 
  楚云墨點點頭,他決定還是痛苦的按照健康的作息表來生活,畢竟他到這個 地方應該不是為了當一只豬而來的,總是吃飽睡睡飽吃也不是個事兒啊,畢竟他 才五歲,什麼時候才到頭啊。
 
  先是洗漱好,拒絕了奶娘拿來的紫色的錦衣,換上一襲月白色的普通衣服。 
  楚云墨坐到桌邊吃早餐。到這里他最煩的就是繁復的衣服。
 
  雖然每件衣服都很漂亮華美,可穿上實在不是很舒服。可能是今世太幸福了, 他的皮膚比上一世的更柔嫩,稍硬挺一點的衣物他穿上都會覺得太硬板得皮膚很 痛。
 
  想來是日子過得太舒適墮落了才會這樣吧。
 
  在奶娘的幫助下束好頭發,楚云墨忽然有點不太習慣,好像少了點什麼。啊, 是碧青的大嗓門。
 
  「奶娘,碧青呢?」楚云墨懷疑,每次都喜歡大呼小叫的小丫環,怎麼現在 不見蹤影了?
 
  「二夫人不太舒服,她去伺侯二夫人了。」
 
  奶娘笑了,別看平時楚云墨一副不理人的樣子,其實卻是最細心的孩子,只 是平常從不表現出來罷了。
 
  「娘怎麼了?如果很不舒服還是請大夫來看看吧。」
 
  楚云墨不太懂這個,以前他就很少和女人打交道的。唯一接觸女性只是前老 板的各種各樣的女朋友,不過因為雷浩然的冰冷酷厲,那些女人每次見他都是好 聲好氣的探聽雷浩然的心情如何如何,愛好如何如何,對什麼感興趣諸如此類的, 對於其他的,就什麼都不懂了。
 
  「沒關系,呵呵,五公子,你想要個弟弟還是妹妹啊?」
 
  蹲下身幫楚云墨正了正束發的絲帶,奶娘鮮少的和楚云墨說笑。
 
  啊?楚云墨愣了愣,想了想,要弟弟?哈,他才不想當張雨提第二呢,找個 小鬼來自討苦吃,不過……妹妹?女孩子很麻煩啊……
 
  奶娘看著楚云墨略為清秀的小臉皺成一團,似乎掙扎的不得了的樣子,不由 得笑出聲,捏捏楚云墨的臉蛋,很滿意手里的觸感。
 
  「我只是在逗你啊,五公子這麼認真做什麼?」
 
  「奶娘!」
 
  楚云墨憤憤的瞪著奶娘,卻無處發火,平時二夫人很少照顧到他,一直是奶 娘陪在他身邊。雖然很氣可是不可能因為一件小事就和對他照顧有加的人發脾氣, 這事他可做不來。
 
  嘟了嘟嘴,楚云墨轉身出了房間,「我要去上課了。」
 
  奶娘笑的越發厲害了,這五公子太好玩了,難怪有時碧青故意在他耳邊大聲 說話逗他說話和他斗法,他的個性真不是一般的別扭啊。看楚云墨走得很急趕緊 追了出去。
 
  一把牽住五公子的手:「五公子,你知道隱華園在哪里嗎?」
 
  「不,不知道。」
 
  楚云墨郁悶,都忘記他第一天去隱華園的事了。
 
  「我帶五公子去吧。」
 
  奶娘柔聲說,安撫的握握楚云墨的手:「五公子不要怪我多嘴啊,我也不是 全和公子開玩笑,這五年這馨園里一直只有五公子一個小孩子,二夫人雖不說, 可我知道她一定是怕你孤單寂寞,想讓你有個玩伴的,可是偏偏體弱很難有孕, 現在有了呢,可五公子已經滿了五歲,懂了點人事,所以又擔心五公子一個人呆 久了,有了弟妹反而覺得不好不喜歡,所以夫人有點擔心,又沒辦法和公子說明。 這心情憂郁最是影響身體的。我擔心這樣身體本就弱的二夫人會挺不過這一關啊。」 
               第007章
 
  楚云墨咬咬嘴唇,原來是這樣,他說呢,平時穩重的奶娘怎麼會和他說笑。 
  可是,其實他真的不是很期待有弟妹的啊!
 
  他不想有什麼牽掛的了,有了從前沒有擁有過的母親和疼愛他的奶娘碧青, 其實他已經覺得擁有很多了。弟妹?他不確定他能像張雨提對待他那樣對自己的 弟妹愛護。算了,管他呢。一切再說吧。
 
  走過前面的小路,生平第一次(只有五年),楚云墨終於出了馨園。
 
  原來馨園前面也是一片花園。
 
  花團錦簇,花得正鮮艷,只是說不出名字。本來,楚云墨在以前也是從不關 心這些的,他的心力只用在學習上,出了學校就開始在雷浩然的雷氏集團擔任雷 浩然的特別助理,從不對無關的事多加關注。
 
  花園的中心是一個建在湖中的涼亭,而涼亭分散成有七八條彎彎曲曲的回廊 通向各個方向,而馨園是其中一個。
 
  雖然精巧華美,楚云墨卻認為設計出這個花園的人一定是個極為變態的人, 你想啊,七八條回廊,天知道到底怎麼認清楚是去哪里的,這不是變態是什麼? 
  走過涼亭,奶娘領著楚云墨走了其中一條回廊,彎彎曲曲的走出回廊,就是 一片竹林。青色的竹子在微風的吹拂下發出沙沙聲,頗有點颯爽飄逸的風華。 
  竹林中間是一段碎石鋪成的小路,走過這條小路,再穿過一道月牙的門廊, 假山後的小院上掛著一道匾,上面是類似中國的繁體字寫著隱華園三個字。 
  終於到了,楚云墨松了口氣,別走別看那三個字,還好,因為經常和臺商打 交道,再加上雷家本家就是在臺灣,所以繁體字還難不倒他,如果讓他從頭學一 些奇奇怪怪什麼甲骨文什麼的,他一定會瘋掉的。
 
  不過這到底是中國的哪個朝代啊,他真是好奇死了。
 
  問過奶娘和二夫人,可她們就反問他,什麼是朝代?中國是什麼?
 
  真是讓他無語。唉,封建社會害死人啊。二夫人那麼聰明剔透的人,卻是一 個字都不認識的。可能這就是女子無才便是德吧。
 
  一直走到隱華園的門口,奶娘停了下來,「五公子,我只能送你到這里了, 下人是不能進到里面的,你自己進去可以嗎?」
 
  「沒關系,奶娘,我自己可以的。」
 
  看看奶娘擔心的眼神,似乎從他出生開始,就總是讓人擔心啊。
 
  「那五公子,你進去吧,我中午來接你,你出來如果我沒有來,你就等等我 啊。」
 
  「好的,我知道了。」
 
  楚云墨想說不用,可是想想自己可能會走到明天也回不了馨園就又把話咽了 回去。等他回去時在路上做點記號就不用奶娘再來接自己了。
 
  轉身剛想走又停住了,楚云墨回過頭。
 
  「奶娘……」
 
  其實不管我有沒有弟妹,我真正想要的:是哥哥,我想有個像前世那個張雨 提一樣的笨哥哥……
 
  「怎麼了?五公子?」
 
  奶娘看著那張欲言又止的小臉,很多時候,她會有種錯覺,覺得五公子不是 個小孩子,小孩子怎麼會總是把心事藏的那麼深那麼嚴,即使是比他多活了二十 多年的她也看不懂。
 
  搖搖頭,楚云墨走進了隱華園,沒有看到身後,奶娘秀麗的臉上流露了一抹 失望。
 
  走進隱華園,發現里面一片雅致的景象,園子的正中是一棵最少也要百年的 槐樹,即使成人恐怕也要三四個人才能圍過來,長長的枝杈鋪鋪落落的蔓延了半 個庭院,樹下是一張木質的桌椅,上面擺著紫色的茶具。
 
  樹後是幾間連成一片的木質的房屋,松松散散的圍著槐樹建的,其中一個屋 子上掛著一個牌匾上書三個字隱逸軒,字跡和前面的隱華園一樣,字體飄逸灑脫, 有點遺世獨立的味道。
 
  一直走到隱逸軒的門口,楚云墨也沒看到一個人,暗自猜測難道是自己來早 了?忽然聽到後面一陣喧鬧的聲音傳來,「快快啊,你往這邊來,快!」
 
  楚云墨繞過隱逸軒,後面原來是一片空地,地上面全是草,周圍圍著白色的 圍墻,圍墻中間是道門,不知道又是通到哪里,而空地上,有一群人,不,是一 群小孩子在玩。
 
  其中一個是大約十二三歲的少年,一身淡藍色的錦衣,繡著銀色的暗紋,長 得唇紅齒白,面如冠玉,正微笑的看著一群八九歲的孩子玩鬧,還有一人背對著 自己一身白色錦衣,衣服後面是金線繡制麒麟的圖案,很是華麗,不過看不到臉。 
  一群小孩子大約都是八九歲的樣子,正在蒙著眼睛玩躲貓貓吧。被黑布蒙住 眼睛的小孩子好像并不大,也就六七歲的身高。在四五個八、九歲的孩子的身影 里幾乎被圍的看不出來。
 
  那孩子好像并不高興,正咬著唇聽一群人的逗弄「快啊。你來這邊,我在這 里啊。」
 
  「哈哈,小四,你好笨啊。怎麼這麼笨啊。出去別說我們是雙胞胎啊。我可 不是和你一天生的,你太笨了!」
 
  「哎呀,小心別摔到哦!你要是再捉不到人的話就要認罰哦!!」
 
  笑鬧聲一片,楚云墨想想還是回前院吧,至少那里很靜!
 
  誰知前面背對著自己的那個人卻突然回轉身看過來。那是一個大約十三四歲 的少年,一張陽剛俊逸的臉,濃黑的眉毛,眼神凌厲,不過看到楚云墨後,那抹 厲色就一閃而逝了,讓人以為那絲凌厲是自己的錯覺。
 
  因為身高的關系,楚云墨只能抬頭看著那個少年,心里猜想這人難道也是候 爺府的公子?
 
  說起來聽說自己有四個哥哥,不過自己可是一個也沒見過。可現在這里的孩 子不少,而且每個的穿著都是富貴不凡,到底哪個是自己的哥哥啊?
 
  不由得有點後悔從前過的太過低調了,至少能把人認全了啊。
 
  同時轉過身來的還有那個十二三歲的少年,笑意不減的看了看楚云墨,微微 挑眉卻沒有說什麼。
 
  正在這時,楚云墨忽然感到有人靠近自己,剛一低頭就被緊緊的抱住了。 
  「哈哈,我抓到了,抓到了!」
 
  那個被蒙住眼睛的少年一把拉開了遮住眼睛的黑布。
 
  楚云墨愣住了,徹底的,愣住了。
 
               第008章
 
  怎麼也無法形容此時楚云墨的震撼。
 
  眼前的這張臉,其實長得很普通,白白的皮膚,眼睛不大,但是挺有神的, 小巧的鼻子,略有點輕薄的嘴唇,嘴唇紅紅的,可能是五官中唯一比較出色的吧, 比不上楚云墨上一世的臉,在這一世,呃,應該說旗鼓相當的平凡。
 
  可是,就是這一張臉,平凡的臉,居然和上世的哥哥張雨提長得一模一樣, 這怎麼可能?
 
  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想碰碰那張臉,這是真的?是真的?
 
  不過動作卻被對方突然的後退打斷了。
 
  歪歪頭,楚云炫有點疑惑,「你是誰啊?我沒有見過你啊!」
 
  「笨蛋楚云炫!你想想這家里你除了妹妹還有誰沒有見過?」
 
  旁邊一個和楚云炫一樣大但顯然高出不少的小男孩跳了出來,後面的那群小 孩子也圍了過來。和白皙的楚云炫不同,雖然是雙胞胎,卻長得很黝黑,一雙大 眼睛骨碌碌的亂轉,一看就是個調皮的主兒。
 
  「別吵了,」
 
  旁邊的十二三歲的少年慢慢的走了過來。
 
  「你就是五弟吧!」
 
  語氣帶著自信,這個家里這麼大的孩子,除了二夫人的五弟,還能有誰啊。 
  「是的,我是楚云墨。」
 
  恢復了以往的冷淡自持,楚云墨告訴自己,那只是和張雨提長得像的人,沒 必要那麼激動啊。卻無法不在意的又看看那張楚云炫熟悉的臉,但隨即又強迫自 己看向前方的少年。
 
  「我是你的二哥楚云杰、那是你的三哥云浩、四哥云炫。」
 
  楚云墨點頭,輕喊:「二哥、三哥、四哥好!」低頭讓長長的睫毛遮住了眼 中的情緒,不再泄露一分一毫。
 
  「哈哈,云杰,這就是你家那個我從沒見過的五公子啊?」
 
  那個十三四歲的少年露出了和年齡不符的沈穩氣度。
 
  「是啊。五弟,這位是忠勇郡王的大公子鳳嘯天,還有那位,」
 
  楚云杰對著那群孩子中的一個八九歲的身穿深藍色錦衣的小男孩點點頭, 「這是忠勇郡王的三公子鳳倪天。他們是昨天和林督軍的公子們一起來的,那兩 位是林大人的兩位公子林斐、林函。」
 
  楚云墨聽得暈頭漲腦的,只記得這個鳳嘯天了,那三個孩子……不記得了。 認不清啊。
 
  不過還是不忘點頭打招呼:「各位好!」
 
  「云杰,怎麼這麼見外啊。呵呵,你叫云墨?以後叫我大表哥就行啦,我們 怎麼也是自家親戚,不要見外。」
 
  鳳嘯天打了個哈哈,頗有點現代上流社會的應酬架式。
 
  楚云墨隨意的點點頭,正好不知道怎麼稱呼,這樣很好,省得麻煩。
 
  忽的想起聽奶娘和碧青說過,大夫人嫁給父親之前是皇上最寵愛的妹妹,賜 號鳳陽公主。而忠勇郡王則是最受皇上寵信的表哥了,這樣算來是親戚倒是不假。 不過怎麼算也算不到他頭上就是了。
 
  想到這里,楚云墨頭都有點亂了,這個時代就是不好啊。人與人之間的關系 真是個亂七八糟的。
 
  不過在現代時那些豪門大戶與一些大一點的世家集團也是很復雜就對了。光 看鳳嘯天小小年紀不過十三四歲就表現的像個成年人一樣的架式就可見一斑,這 生在大戶人家里的孩子都不輕松啊。
 
  不過楚某人忘記了,他也是生在候爺府的大戶人家的孩子,只是因為是妾室 所生再加上他抓周那天的驚人表現讓別人認為他已經徹底的失寵,不可能再受候 爺關注所以不再重視他的言行舉止而已。如果不是這幾年他表現的相當的低調, 還不一定會是什麼樣呢。
 
  「喂!楚……你叫什麼了?」
 
  粗魯的上前推了一把,楚云浩相當討厭楚云墨低頭畏畏縮縮的樣子,男子漢 就要有點男子氣概,畏畏縮縮,說話聲都聽不到的男人最讓人討厭!
 
  「楚云墨,」
 
  旁邊的楚云炫幫楚云墨先回答,同時瞪了瞪楚云浩,「浩,你怎麼回事啊, 怎麼可以欺負弟弟?」
 
  「誰欺負他了!」
 
  楚云浩很是不服,「我是好奇他是不是真的是個只知道睡覺的白癡!」
 
  什麼?楚云墨一愣,看看理直氣壯的楚云浩,謠言過了四年還沒淡下來啊? 這群眾的口水力量真是讓人驚嘆,難怪雷浩然說人的口水是真的可以殺死人的。 
  「別胡說,老三!」
 
  警告的瞪了楚云浩一眼,楚云杰溫和的表情略過一絲慍怒,這個憨小子,也 不看看有沒有外人在場就胡說八道的。
 
  楚云浩咽口口水,不再開口,在這個家里,大哥不在家他是很逍遙的,二哥 個性溫和很少發怒,但是他如果真的生氣了也是很可怕的。
 
  和大哥光一個眼神讓人發抖的氣勢不一樣,二哥只會溫柔的讓他把正在學的 書抄一百遍、五百遍甚至上千遍,當然數量根據他犯的錯和惹毛二哥的程度來決 定。
 
  想到上次打破了夫子最愛的花瓶,大哥罰他抄佛經抄了三百遍,他兩天兩夜 都沒睡,抄完的時候直接倒地上了,手過了好幾天還不停發抖,可怕啊。
 
  「當……」
 
  一聲鍾聲傳來,驚醒了眾人,楚云杰看看鳳嘯天,「表哥,穆夫子到了,我 們一起過去吧。」
 
  「好,我也想和夫子打個招呼。一直聽說穆夫子博覽群書,才驚世人,父王 一直想把穆夫子請去教我們兄弟,誰知還是姑父早了一步先請回了候爺府里。」 
  點點頭,鳳嘯天低頭招呼上鳳倪天,兄弟倆和楚云杰向隱逸軒的正門走去。 
  楚云浩一把抓起正要和楚云墨說什麼的楚云炫,緊緊跟在楚云杰他們身後。 
  「快走,遲了穆夫子要是生氣就慘了。」而林氏兄弟也和楚云浩他們一起向 那邊走去。
 
  看他們腳步匆匆,楚云墨抬頭露出個帶有深意的表情,這個鳳嘯天來這里只 是坐客嗎?忠勇郡王和鳳陽公主的駙馬逸閑候交往過密又會給這個家帶來什麼呢? 
  算了,可能是他敏感吧,在商界呆久了,看人總是會不自覺往一些奇怪的方 向走。
 
  抬步走向隱逸軒,楚云墨也挺好奇,這個夫子會教自己什麼書。是不是《三 字經》?
 
               第009章
 
  走到隱逸軒門口,一道青色的身影映入了楚云墨的眼簾。
 
  青色的粗布長衫,月白的里衣,兩道長的幾乎入鬢的眉毛,薄薄的嘴唇,高 挺的鼻子,一雙眼睛黝黑深炯,高大的身材和楚云墨想像中的一把胡子的老夫子 很是不同。
 
  「穆夫子!」
 
  鳳嘯天低頭深施一禮,滿臉的尊敬。鳳倪天跟著也一同施禮問好。
 
  楚云杰和那對超不像的雙胞胎以及林家的兄弟兩個也一齊向穆夫子問好。 
  「小世子不必多禮。」
 
  穆蕭輕輕點頭回禮,抬頭看看施禮的楚氏兄弟,目光落到走在最後的楚云墨 的身上。
 
  在楚家教了十多年的學生,穆蕭當然知道關於楚云墨的種種傳聞,而今天他 看到的楚云墨和他所聽說的,卻是不一樣的。
 
  傳言果然不可信。穆蕭微抿唇角,看了看鳳嘯天:「小世子打算在候爺府待 多久?」
 
  「可能要呆上月余,父王這次和林督軍一起回京復命,可能有事要和皇叔相 商,姑姑說郡王府冷清,就我們幾個怕下人照顧不周全,特讓我們住進候爺府好 就近照顧,也可以陪伴表弟們好好玩段日子。」
 
  鳳嘯天對穆蕭心懷敬仰,也不知怎麼的,就變的知無不言,言無不盡了。 
  「學業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如果不嫌棄,那就請小世子和林公子一齊在 這里學一些粗文野史吧。」
 
  「那就麻煩穆夫子了。」鳳嘯天驚喜的又施了一禮。
 
  楚云墨感到很無厘頭,這小子真有意思,難道這什麼穆夫子教過的人都能考 上清華北大?噢,不對,是名流青史?也不對,是金榜提名?更不對,他一個堂 堂世子考什麼功名?見鬼,那他一副撿到錢是表情是怎麼回事?
 
  「這位是五公子吧?」穆蕭的眼睛看著楚云墨。
 
  楚云杰連忙伸手去想拉過楚云墨,楚云墨不動聲色的邁步向前,技巧的躲過 楚云杰的手。不好意思,生性別扭的他有點小小的潔癖,很討厭別人的碰觸。 
  「我是楚云墨,見過夫子。」楚云墨有樣學樣的施了一禮。
 
  穆蕭饒有意味的看了楚云墨一眼,沒有看錯的話這小子是故意躲二公子的手, 真有趣。
 
  「都進來吧,時候不早了,應該上課了。」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走進了隱逸軒,外面沒有看出來,進去才發現,里面的空 間居然很大,前面是一張紅木的大桌子,放著文房四寶以及一些書籍,下面分三 排放置著桌椅,每排約有四五張桌子,這樣粗算一下就有十二張到十五張桌椅。 
  楚云墨黑線,怎麼會這麼多桌椅擺這里,難道他老爹打算按這個數給他制造 弟妹嗎?還真是強悍啊……
 
  楚云杰先請鳳嘯天在第二排的第一張桌子上坐下,鳳倪天在第三排的桌子上 坐下,他自己在第一排的第二張桌子上坐下,接下來是楚云浩、楚云炫及林氏兄 弟,而第一排的第一桌卻空了出來。楚云墨看看,隨便找了張角落里的桌子就坐 了下來。
 
  不知道上什麼課呢。萬一是自己不感興趣的,他打算補一覺,找個角落的地 方別人也不好發現。
 
  穆蕭抬頭看看坐在最角落的楚云墨,沒有發表什麼意見。走到紅木大桌子的 後面。緩緩的用一個小錘子敲響了在桌上的一排小鍾形狀的東西。
 
  「當──」居然能發出聲音,楚云墨覺得挺像現代的一種樂器的。這時代的 樂器有這麼先進?
 
  「今天既有這麼多位新生來上課,我們就先不學上次的書法臨帖,改為先講 講歷學吧。」
 
  說完緩緩轉身,撤掉了紅木桌子後面的椅子和那片紅玉屏風。
 
  在屏風後面,是一大片用黑色的簾幕擋住的東西。楚云墨很快就猜到了是什 麼,呵呵,沒辦法,他有時還挺愛看電視的。尤其是自己一個人的時候。
 
  當穆蕭拉開了簾幕時,楚云墨忽然發現,他有點笑不出來了。
 
  簾幕後面的地圖讓鳳嘯天的驚嘆,可是給楚云墨的卻是無盡的驚嚇。
 
  因為那地圖……
 
  不管怎麼看,都不像是中國歷史中他所學的任何一個國家的版圖,最中央的 那片,甚至是四面環水,這總不會是南極洲吧?
 
  穆蕭默默的觀看著眾人的反應,然後就緩慢的開始講解起來。
 
  而楚云墨,徹底的被震撼了。
 
  楚云墨才發現,自己轉世的這里不屬於任何一個朝代的地方,甚至,有可能 根本不是地球上也不一定。
 
  從前,這片土地叫云嵐大陸,之所以叫云嵐是因為這里長年樹林環繞,飄蕩 著一片片似云似嵐的霧氣,長久不散,特別的美麗。這片土地上一共有六個國家。 分別是鳳國、蕭國、晉國、商國、楚國、趙國。這六國皆是以君主的姓氏為國名 的。
 
  蕭國、楚國位居極北之地,以強悍的民風和戰馬而為人津津樂道。而商國、 晉國位居南邊,以豐富的水產、精致的絲綢聞名。而趙國卻是比較奇特的一個國 家。它位於西方,他們的人民民心最齊也最排外,很少與其他的國家打交道。甚 至有段時間不允許任何他國的人進入屬於他國的土地。不過自從新一任君主上任 後,這種自閉為政的情況改變了許多。
 
  而鳳國則位於五國環繞的中間地帶,一年四季如春,有著最富繞的土地,并 且其他五國想要去別的國家,幾乎無有例外的,要從鳳國的土地上經過,所以鳳 國的經濟發展也是六國之中最快的。
 
  正因為這樣,引起了其他五國的窺視,終於在千年前暴發了一場戰爭,其他 五國除了趙國都全部聯合在一起,對鳳國展開了瘋狂的侵略。
 
  鳳國雖然也奮力的反抗,但是卻難抵眾拳,幾乎快被瓜分的時候,卻引起了 天神的震怒,於是一夜之間,土地崩塌,山體斷裂。火災肆虐。
 
  再之後,鳳國就脫離了其他五國的圍繞,變得四面環水,讓鳳國不再擔心其 他五國的侵略,而且還為鳳國增加了一道防御的天險。
 
  之後,鳳國的君主痛定思痛,決定不再像從前那樣,只發展經濟,卻從未在 武事戰事上重視過,從而一時之間鳳國武風盛行,花開遍地。
 
  直到千年後的今天,武將依然是重於文官的。
 
               第010章
 
  楚云墨呆呆的聽著,只是有點不知道作何反應,他一直以為這只是時間的錯 誤,也許有一天,他可能會回去的,繼續他韓晨曦的生活。
 
  可是,現在,他迷惑了。
 
  「今天,就先說到這里吧。」穆夫子緩慢溫雅的嗓音說出的話讓楚云浩開心 不已。
 
  「哈哈,真好,今天真早啊,我們快去玩吧。」他一得意就會忘形。
 
  穆夫子饒有深意的看看楚云浩一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另梅花四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