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天使賤長】

               天使賤長
 

 
               第一章出發
 
  地球,臺灣,沙灘上。
 
  夏日,夜晚,繁星下。
   
   我,萊操,剛上大學,長得自認是帥哥,身高1米七,還在發育中,有到一 米八的潛力。
 
  今晚,好不容易把我的青梅竹馬,織田香,給約了出來。據她說,她的祖先 可是大大的有名,就是自稱「第六天魔王」的織田信長。我對她的祖先是誰不感 到重要,重要的是,她很美。
 
  我和織田香并肩坐在堤防上,她今天穿著一件水藍色的無袖連身裙,我的目 光沒有看著她姣好的臉蛋,而是集中在她那36E豐滿的雙峰,從她的側邊可以 清楚的看見白色的文胸和呼之欲出的白肉圓。
 
  我不禁嚥了下口水,道:「小香,你的胸部是不是又大了。」此時,天空劃 過了一顆流星。
   
   出奇的是,小香沒有給我一記「香香鐵拳」,害我白作了打擊防禦。 
  「唉,萊君,你知道嗎,我織田香的香,跟漢語故鄉的鄉同音,是因為我父 母懷念日本所取的,唉……」小香理了理她的短發,讓我一時覺得,很美。 
  讚嘆是讚嘆,我的手悄悄地向她不可盈握的柳腰摸去。
 
  「小香,你是不是不舒服。」
 
  織田香拍掉了我的手,突然語氣一變:「你這個混蛋,我怎么會喜歡上你的, 告訴你,這個暑假結束,我爸就要把我帶回日本,把我嫁給一個我不認識的人。」 
  我的腦中如受重擊,耳邊不斷回響著「喜歡我」、「回日本」、「嫁人」… 
  也就是說,還有一個半月,我就要和小香分開了,一股勇氣由然而生,我一 下就把小香給撲倒了,埋首在她的雙乳間,好大好軟喔~~
 
  「小香,我不要你離開我,既然你也喜歡我,不如先讓我來一發……」 
  「你這個混蛋,看我的香香鐵拳。」織田香一拳把我給打飛向海去,然后生 氣地離去。
 
  我被打飛到半空,不要懷疑,小香還有一個身份,就是忍者,藉著查克拉的 爆發,有這種怪力是很正常的。
 
  掉落在海上的我,任由海浪將我送回岸邊,我不禁回想起跟小香從小到大認 識的點點滴滴。
 
  小香在人前是很淑女的,可是在我八歲那一年爬墻去偷看她洗澡,竟然不小 心發現到她是一名忍者,還好,她沒有把我給滅口了,只是從此對我暴力了點。 
  漂回了岸邊,看著天上的星星,我不自覺地淚流滿面。
 
  「R~武器系統檢查完畢,正常,O~動力系統檢查完畢,能量過低,O~ 光子動力爐啟動,啟動失敗,M~光子動力爐再啟動,啟動失敗……」
 
  我突然聽到了一陣怪聲,好像一個女孩子的呻吟聲,還說著奇怪的話。這里 的堤防常常有野戰人士的光臨,即然遇上了,就算我現在心情不好,也要去看看。 
  跟著聲音,我來到了堤防下的隱密處,眼前發現了一位赤裸的美女,有著一 頭水藍色的長發,背靠著堤防墻,雙腿大開成M字型,兩手在自己身上撫弄著, 眼睛不時閃著紅光。
 
  見著對方的眼神,「會不會是撞鬼了」我心想,可是眼前的情況實在妖艷, 讓我忍不住想靠近仔細看看,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
 
  「發現不明生物體接近,請表明身份。」美女道,可雙手的動作沒有停下的 意思。
 
  我蹲在美女的面前欣賞著,完全聽不懂美女在說什么,自我介紹著道:「我 叫萊操,地球人,今年十八歲,跟你一樣喜歡自我安慰……」
 
  「資料搜索中,來操、來操…」美女喃喃地複頌著我的發音。
 
  現在的心情真不好,又聽不懂美女的話,但是我聽明白了「來操」兩個字, 既然這個奇怪的美女叫人操她,以目前的情況來看,現場只有我一個人,那就是 在請我操她了。
 
  我連忙脫下了牛仔褲,粗大的小弟弟早已抬頭挺胸著,二話不說,對著長發 美女的秘處捅去。
 
  「喔!這什么?處女膜!嗚!好緊呀!」我爽道。
 
  「R~艦長認定程序啟動,DNA採集,DNA確認,DNA鎖定,腦波採 集,腦波確認,腦波鎖定,終極武器啟動鑰匙鎖定,艦長生物操作晶片準備值入, 晶片植入中……」
 
  隨著長發美女的喃喃話語,我感到下身的小弟弟被一股強力的吸力吸住,「 難道是傳說中的名器『吸星玉壺』嗎?」我心想。
 
  還沒抽插起來,我就射了,還射個不停,難道我也會跟西門慶一樣精盡人亡 嗎?
 
  然后,我就昏了過去,耳邊傳來那長發美女的聲音。
 
  「艦長認定程序完畢,您好,萊操艦長……」她說的是中文了。
 
 良久,我醒了過來,看看手機的時間,才過去了二個小時,疑惑著,難道剛 才發生的都是夢,被小香打昏頭了。
 
  這時我才發現,我躺在一個人的腿上,趕忙地爬起坐好,原來是剛才的長發 美女,那一切都不是夢。
 
  長發美女的眼睛不再閃著紅光,眼珠是紫色的,可惜的是她的衣服已經穿了 起來,是一套緊身裝包住了全身,從乳頭的突起看得出來里面沒穿內衣。 
  我跟長發美女相互對望著,從她的眼里我看了無奈、羞澀、嗔怨等等複雜的 感情。
 
  「天使系列全能艦生命Ⅶ型編號006,請萊操艦長命名。」
 
  「啥?!」雖然長發美女說的是中文,但是我還是聽不懂她的意思。
 
  「唉…」長發美女嘆了口氣,接著解說著她的來歷。
 
  「我是天使系列全能艦生命Ⅶ型編號006的生物控制主體,我跟地球上的 人類相似度達99%。因為在經過銀河系時,遇上了太空海盜,不得以迫降在地 球,降落時,我緊急彈射了出來,艦體現在藏在海底。就在我檢查、重啟艦體時 ,你觸動了艦長認定程序,也就是說,我現在是屬於你的船艦,我必須服從你的 命令。」   
 
  這下我就聽明白了,原來是遇上了外星人,她就是我的奴隸了。想到這,我 不禁地摸向了長發美女的雙乳。
 
  「啊!好痛呀!快放手,你不是必須服從我的命令嗎?」長發美女捉住了我 的手。
 
  「請艦長不要這樣,我有權利拒絕艦長的性騷擾,請艦長先給我命名。」長 發美女松開了我的手。 
 
  我好奇的問道:「你怎么會說中文?」
 
  她回答道:「腦波採集時,從艦長的腦波中分析出來的,畢竟要跟艦長溝通 的。」
 
  我想了想便道:「我決定了,以后你就叫藍星。」看她一頭水藍色的長發, 又是外星人,就這樣取名了。
 
  藍星似乎很滿意我給她取的名字,終於露出了一個笑臉,柔聲道:「謝謝艦 長。」
 
  「我可不可以看看艦體呀?」我問。
 
  「報告艦長,藍星天使號正在恢復能量中,估計地球時間五日后可以恢復飛 行能力,十五日可以恢復星際航行,一個月后可以完全恢復。」藍星立正道。 
  我看了看時間,已經快天亮了,便道:「好吧,那你先跟我回家吧。」 
  「是,艦長。」
 
  「你以后可不可以不用這么正經的回答。」
 
  「是,艦長。」
 
  「……算我沒說。」
   
   我家就在海邊不遠,走路十幾分鍾就到了,回到家門口,就看到一個人影在 門邊等著,「怎么又有人來堵我了?」我想。
 
  「萊君,你沒事吧。」原來是小香呀。
 
  我心里正為小香擔心我而感動,就看到她的臉色突然一變。
 
  「萊操,這個女人是誰。」織田香指著明顯是跟著我的藍星質問道。
 
  「她…她是……」一下子,我真不知道如何介紹藍星。
 
  藍星友善地笑了笑,道:「你好,萊操是我的艦長。」
 
  「艦長?」織田香很不明白對方的意思。
 
  藍星很好心的解釋著:「就是說,我是屬於萊操的,我必須聽從他的所有命 令。」
  
   我一聽藍星的話,心中大叫:「姑奶奶,你是故意的是不是。」
 
  果然小香爆走了,用她的香香鐵拳全力的向我打來。
 
  「萊操,你這個混蛋。」
 
  我不由地閉上了眼睛,一會兒,沒有預想中的沖擊,張開眼,卻發現藍星接 下了小香的鐵拳。
 
  「保護艦長是我的責任。」藍星對我笑道。
 
  這時我看到小香竟然……哭了。
 
  「萊操,你這個混蛋,我討厭你。」織田香說完就哭著跑回隔壁的家去。 
  我用手指著藍星:「你…你…你……」
 
  「艦長,不用夸獎我,保護艦長是我應該做的。」藍星柔柔地笑道。
 
  「唉!」我重重地嘆了一口氣,想小香消氣要好幾天。
   
   我的父母二年前車禍過世了,留下的房子和保險費,也在前幾個月我十八歲 時,完全歸我支配了,家里就我一個人。
 
  安排好藍星在客房,外星人也是要睡覺,她這一睡就是五天了。
 
  這幾天我不斷試著聯絡小香,都聯絡不上,去她家找,她們全家都出門了, 聽說是去日本。
 
  好不容易,終於碰上了從日本回來的織田媽媽,原來小香是回去相親的,希 望我不要再去找她了。
 
  我不知如何回到了家。
 
  「艦長,你回來啦。」藍星精神抖擻地跟我打招呼,她今天終於醒了。 
  「嗚~嗚~嗚~小香不要我了。」我抱著藍星痛哭著,到失去時,才知道對 方的重要。
 
  「我還沒跟小香來一發…」
 
  藍星不知所措地安慰著我,講著她在宇宙航行的故事,講著她在星球上的故 事,講著她自己的故事……
 
  原來生命Ⅶ型是用一種宇宙間稀少的生命金屬一體而成,是很貴的一種船艦, 身為控制主體的她,算是一種生物,有自己的想法和情緒。
 
  有一天星際海盜偷襲了制造她的工廠,她在慌亂中逃了出來,從此一人一艦 在太空中漫無目地的流浪,身為無主艦的她,常常受到星際海盜的追補,身為優 質艦的她,逃過了一次又一次的危險……
 
  我的頭原本是靠在藍星的胸前,聽著她說的故事,然后慢慢地頭就在她的雙 乳那摩蹭著,觸感真好,不過還是小香的大。
 
  好一會,藍星輕輕地推開了我,羞道:「艦長好多了吧。」
 
  擦了擦傷心淚,我問道:「那你現在幾歲了?」
 
  藍星回道:「以地球時間來算,從我出生到現在,有二百多年了。」
 
  沒關系,年齡不是問題,長得漂亮就好。
 
  「不對呀,聽你說,大半的時間都在逃亡,怎么有時間去冒險。」
 
  藍星玩著頭發,不好意思的道:「那個…那個,我都是從星際冒險刊上看來 的。」
 
  敢情前頭都是在欺騙我冒險的熱血情緒。
 
  「看你給星際海盜打的到處跑,我實在很懷疑你這個優質艦的性能。」 
  藍星連忙道:「要不是無主艦不能啟動終極武器,我早滅了那些星際海盜, 不過現在有了艦長,我見一艘海盜船,打沉一艘。」
 
  「什么終極武器那么厲害。」我問。
 
  藍星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臉一紅,柔聲道:「以后有機會再跟你說……」 
  
   對失去了青梅竹馬的戀人的我,雖然還沒跟小香來一發,對地球已經無可眷 戀了,我決定離開這個令我傷心的星球。
 
  我匆匆地把房子賣了,聽從藍星的指示,星球間的食品土產是很賺錢的,買 了三十幾貨柜的蔬果和香料,艦上的冷凍保藏技術放個幾百年都沒問題,又亂買 了一些東西,把三千多萬的臺幣都給花光光了。
 
  二十多天間,我還是聯絡不上小香,只有每天發封簡訊。
 
  「給最愛的小香,我把房子賣了,準備離開這個令我傷心的地方,我希望你 能夠跟我走,到一個沒有人認識我們的地方,八月十五的晚上十點,我在我們的 秘密地方等你到天亮,愛你的萊操。」
 
  
   八月十五下午六點,貨柜車路路續續地把我的貨柜給運到了海岸的一處偏僻 地,司機們懷疑我是不是要這么光明正大的走私。
 
  十點整,小香沒來。
 
  十一點,小香還沒來。
  
   十二點,小香還是沒來。
 
  凌晨一點,小香依然沒來。
 
  凌晨二點,小香就是沒來。
 
  凌晨三點,我讓藍星把藍星號給浮出海面,開始裝貨。
 
  藍星天使號慢慢地從海面浮出,艦長約二百多公尺,整體呈菱形,外表跟藍 星一模一樣,只是背后有一雙翅膀,像是個超大的天使。
 
  這還是我這個艦長第一次看到我的太空飛船,為了怕給其他人發現,我才一 次性的把貨給裝上,同時跑路。
 
  藍星天使號的腹部射出了一道牽引光把三十幾個冷凍貨柜全部給吸了進去, 十幾分鍾就把一切都搞定了。
 
  我看了看才用五萬美金買的瑞士手工錶,凌晨三點半了。
 
  我又點上了一根菸,等著,夏日凌晨四點多,天就開始發亮。
 
  藍星拉了拉我的衣角輕聲道:「艦長,我們該出發了。」
 
  我熄掉了手上的煙,嘆口聲道:「唉,我們走吧。」
 
  就在我轉身后,就聽到身后傳來那魂牽夢移的聲音。
 
  「小萊,我來了。」
 
  我驚喜地回過頭去,看到小香一身黑色的忍者服,向我奔來,一下就沖進了 我的懷里。
 
  「快,小萊,我們快走,我后面有人追著。」織田香喘著氣。
 
  我摟著小香,看到遠處,十幾個人影追近,連忙向藍星下令道:「快,快, 快登艦。」
 
  「是,艦長。」
 
  藍星天使號的雙眼立時射出了牽引光,把我們三人給接了進去。
 
  追來的忍者見狀,立即發射出飛標,但是都被牽引光束彈開。
 
  只見其中一人,拉下了面罩,原來是織田爸爸,喊道:
 
  「逆女,把秘卷還來。」
 
  半空中,我疑惑地看了看小香。
 
  小香吐了吐舌頭,好不可愛,道:「我把給我當嫁妝的家族忍者秘術卷軸給 偷了出來。」
 
  不一會,我們三人進入了藍星天使號頭部的艦橋指揮室。
 
  「其實,這是我撿到的宇宙太空船,藍星是艘船的控制主體。」我解釋道。 
  織田香正好奇地打量四周,知道這船是我的,興奮脆聲道:「萊君,你好棒 喔!」
 
  透過艦橋正面的投影,清楚的顯示岸邊的忍者們,正急著跳腳,有的還跳下 海試圖向藍星天使號接近。  
 
  「藍星,立刻出發。」我下命令道。
 
  「是,艦長」一旁的藍星身前立即出現了一些操控面板的投影。
 
  在藍星的操作之下,藍星天使號慢慢地飛向天空。
 
  此時正是日出,晨曦下,許多人看見了一個巨大的天使,飛出地球,飛向了 宇宙。
 

                            第二章 初戰 
  我下令給藍星,慢慢地飛出太陽系,并且把景象記錄下來,當作是對故鄉星 球最后的懷念,此后,我將成為一個星際的冒險者。
 
  「艦長和織田小姐請先至醫療室作全身檢查,并且注射基因強化劑,跟備份 克隆身體。」藍星要求道。
 
  我問:「為什么要備份克隆身體。」
 
  藍星答道:「如果萬一艦長受到損傷,即使是身體全毀,也能透過先前植入 的生物晶片,將思維傳回克隆身體,重新復活。」
 
  織田香聽了,不可思議地尖聲道:「那不是永遠不死了。」
 
  「如果本艦被擊毀時,還是會死的。」藍星平淡地回道。
 
  織田香為藍星的態度無由生氣起來,道:「你…你…」
 
  藍星奇怪地看著織田香,無辜地道:「我說的是實話呀。」
 
  我連忙道:「小香還沒植入生物晶片呢。」
 
  藍星問道:「不同階級有不同的晶片,以防被人改寫,請問艦長決定授與織 田小姐什么階級的晶片?」
 
  織田香搶著道:「我要當副艦長。」
 
  我怎么可能讓小香這個暴力女當副艦長,可是不答應的話,我一定會吃上一 記香香鐵拳。
 
  在我煩惱時,藍星說道:「副艦長有僅次於艦長的權利,必須經過我的同意 才能任命生效,我覺得織田小姐并沒有當副艦長的資格。」
 
  織田香氣道:「我那里惹你不順眼了。」
 
  藍星無辜地道:「我只是實話實說,你真的沒有當副艦長的資格。」
 
  我看小香正要暴走,連忙抱住了她,那對36E,好大好軟呀~~
 
  「我任命你為爆乳戰斗隊長好了。」
 
  「你這個混蛋,看我的香香鐵拳。」
 
  「啊!」這次藍星來不及幫我擋了。
  
   「哼,那個藍星,帶我去醫療室吧,我就先當戰斗隊長好了。」立即出現了 一個飛行圓盤把織田香帶出了艦橋的指揮室。
 
  藍星連忙來到墻邊,把我扶起。
 
  「藍星,你不要生小香的氣,她其實是很溫柔的一個人,啊,好疼呀!」我 的手吃痛著。
 
  藍星松開了我摸在她屁股上的手,柔聲道:「艦長,其實你是怕我們吵起來 吧,我就知道你是個好人,要是你不那么色就好了。」
 
  我苦笑道:「趕快把我扶去醫療室。」
 
  「是,艦長。」
 
  來到了醫療室,我只看到了兩個醫療床,就像是事先準備好一樣,從我艦長 晶片傳來的資料是有一百張以上的。
 
  「艦長,本艦90%是由生命金屬構成,生命金屬的其中之一個特性是能夠 隨意調整,所以我只調出了兩張床。」藍星看出了我的疑惑,向我解釋著。 
  我看到小香躺在其中的一張醫療床上,全身被一層深藍色的液態體覆蓋著, 一點都看不清楚,只能看出一個人型來。旁邊是小香脫下的忍者服,也就是說小 香現在是光溜溜的。
 
  「能不能把這層膜變成透明。」我期待地問道。
 
  「能。」藍星給我一個肯定的答案,讓我十分興奮。
 
  「但是,在沒有艦上成員授權之下,我有義務保護成員的隱私,所以沒有織 田隊長的許可,我不能把防菌膜給透明化。」藍星道。
 
  我看著藍星一臉無辜的樣子,心想:「她絕對是故意的!」
 
  小香的忍者服里還有一個看起來滿古老的卷軸,這一定是她所說的家族秘術 了。
 
  「我以艦長的身份,懷疑這分文件,記載著強大的武斗技巧,有可能威脅到 艦長我的生命安全,甚至於全艦上下的安全,所以我要打開檢查、檢查。」我邊 說邊打開了手上的卷軸,藍星沒有出聲阻止。
 
  不愧是織田家的古老秘傳卷軸,上面寫的,我完全看不懂,雖然我從小就跟 小香一起學日文,還是看不懂這忍者密碼文。
 
  「藍星,先把這文件掃瞄起來,存檔,再幫我解密看看內容是什么。」我吩 咐道。
 
  「是,艦長。」藍星接過了卷軸,打了開來,舉起,天花板上,飛出了一個 圓盤,閃著藍光,將卷軸給掃瞄了。
 
  趁著這個空檔,我也脫光了衣服,躺上了醫療床作全身檢查,以及注射基因 強化劑。
 
  一層防菌膜把我給蓋了起來,然后數十道彩光在我身上掃過,最后,手臂上 一刺,被打了一針,前后只花了地球時間十幾分鍾。
 
  結果,除了性欲過旺外,一切正常。
 
  防菌膜一退下,我就見到藍星羞著臉,手捧著一件衣服,道:「艦長,請換 上艦長專用的特級防護服。」
 
  防護服小小的一件,伸展性很大,我從頭套了進去,衣服立即伏貼在身上, 一抬起了腳,竟然生成了鞋子,真是方便。手上有一個控制手錶,我進入選單, 選了個軍服樣式,衣服立即筆挺了起來,黑底金絲,胸口別著一個藍色天使模樣 的勳章,上面刻著燙金的艦長兩字。
 
  玩著特級防護服,地球時間一個半小時已經過去了,小香還沒有醒來,因為 植入晶片的需要時間比較久。
 
  藍星道:「織田隊長估計還有地球時間十分鍾后醒來,為保護乘員隱私,請 艦長離開,想必艦長也餓了,請跟我來餐飲室。」
 
  「不行再待個十分鍾嗎?」我用閃亮亮又水汪汪的眼神問道。
  
   「絕對不行。」藍星不為所動地拉著我離開了醫療室。
 
  我跟著藍星來到了餐飲室,室里有一個小酒吧,早先在地球買的酒,把酒柜 給排滿了,另一邊是一個廚房,擺著從地球買的各式廚具。
 
  藍星以前獨自一個人時,都是靠一臺碳水食物合成機就搞定了。
 
  看著這佈置,跟我原本在地球的家一模一樣,我不禁嘆道:「好想來一碗特 大的巷口牛肉麵呀。」
 
  「沒問題,艦長。」藍星道。
 
  很快地,一碗牛肉麵就被一個圓盤飛行物送來,這香味,這味道,都跟巷口 的牛肉麵幾乎一模一樣。
 
  「藍星,真是太神奇了,你是怎么做到的。」我大快朵頤地道。
 
  「沒什么,只是在地球時,用防護服分析及記錄下了巷口牛肉麵的成份跟味 道。」藍星也弄了一碗牛肉麵吃了起來。
 
  「早知道,你這么神,我就帶你吃遍了全地球的美食再離開地球。」
 
  「艦長,為了合成出接近原味的巷口牛肉麵,每一次需要花費一百度的能量 幣。」藍星補充道。
 
  「什么!」我大吃一驚,藍星先前有跟我提過星際間的通用貨幣,能量幣, 可作為絕大部份星際間機械用具的使用能量。
 
  而藍星天使號本身在啟動光子動力爐后,能量是源源不絕的,但是在無極為 特殊的機具之下,這種能量轉換為能量幣時,折損率太高,以保持本艦基本航行 能力和維生系統的情況下,一天只能轉換一、兩度的能量幣。
  
   既然我成了艦長,原本船上的能量幣也都變成我的,但是,藍星經過了先前 的一場大戰,再加上自我修復,已經把能量幣花個七七八八了,全艦上下,只剩 下了二十五萬度的能量幣。
 
  二十五萬聽起來很多,但是預扣掉進入太空港口的稅金和一些補給等,大概 只剩下一、二萬度的能量幣吧。
 
  看著這一百度的巷口牛肉麵,我要狠狠的吃,但不能每天都這么吃呀。 
  「合成無味的素麵要多少度的能量。」我問。
 
  「報告艦長,一度就能合成三十碗。」藍星答。
 
  那就好,我從地球上拿了很多調味料。
 
  「那些蔬果花菜的苗種,種好了嗎?」知道艦內可以種植,我還買了各樣的 苗種。
 
  「報告艦長,已經移值到植物區,情況一切正常。」
 
  要我每天吃太空合成食品,我會難受的去撞墻。這以后就不用煩心蔬菜水果 的來源了,肉品的話也只好用合成的。當然我也買了三貨柜的地球肉品,不過要 省著來吃。
   
   吃著、吃著,門打了開來,小香走了進來。
 
  「這防護服怎么這么暴露呀。」織田香問道。
 
  看著小香穿著黑色銀絲的軍裝,完全的貼身,展現了她誘人的曲線,尤其是 從領口開叉到肚臍的設計,十分的性感,為她36E的傲人胸部增色不少。胸口 那也別著一個藍色天使模樣的勳章,上面刻著銀字的戰斗隊長的頭銜。
  
   我擦了擦口水。
 
  「很好看呀。」藍星道。
 
  「那你怎么不換。」織田香坐了下來,也叫了碗巷口牛肉麵,吃了起來。 
  要不是不能對藍星的防護服做服飾設定,我早讓她換了。
 
  艦長有權利規定成員的服裝。
 
  「要不,我們統一一下服裝好了。」我向藍星道。
  
   藍星很干脆地把防護服變得跟小香一樣,頭銜是天使靈魂跟代理副官。 
  真是沒浪費我的心血設計。
 
  吃完飯,喝口茶,看著小香手邊的秘卷,我好奇地問道:「小香,你的家族 秘術是什么呀?」
 
  「我來看看。」織田香也很好奇,興奮的把卷軸給打開。
 
  然后,織田香的表情,從興奮到震驚,從震驚到不可思議,從不可思議到難 以置信,從難以置信到滿臉通紅,滿臉通紅地用一個忍法火球術把那古老的家族 秘卷給燒了。
 
  「我拿錯了。」織田香臉色很快就恢復過來,不愧是忍者。
 
  「喔~」我更想知道秘術的內容了,還好我已經把它備份起來了。
   
   藍星天使號慢慢的飛出了太陽系,艦長晶片雖然記載全艦的所有資料,但是 我可不想逐字逐句的去查看,反正有需要時晶片自然會提示,而且藍星是有問必 答地。
 
  首先,我決定跟小香先把武器系統給熟練起來,如果遇上戰斗,可以分擔藍 星的工作,提高效能。本艦的類型是號稱宇宙中最靈活的,可跟太空戰機一比。 
  當然必備的星際通用語用腦波語言學習機一下就學會了。
 
  我本想找機會跟小香來一發的,可是她每次都跟藍星在生氣,所以我們的關 系還是跟在地球時一樣,不好也不壞。
 
  終於,飛離了太陽系。
 
  「報告艦長,發現不明船艦接近中,啊,是上次追擊我的那一艘海盜船。」 藍星露出仇恨的神色道。
 
  主螢幕投影出一艘紅色的長形艦,估計有一千公尺長,佈滿了尖刺,全身像 只毛毛蟲。
 
  我想了想,道:「那好,你假裝還是無主艦,先斗上一斗,給我跟小香增加 一些戰斗經驗,再趁勢找一個機會,一舉把對方給擊毀。」
 
  「是,艦長。」藍星讓我跟小香先躲在一旁。
 
  不久,一個全身包著鐵的盔甲人的投影出現,對方發來要求投降的訊息。 
  藍星直接掐掉了訊號,二話不說,一炮就打了過去,這時我跟小香也分別就 位。
 
  藍星天使號的火炮就是她的長發。我和小香分別控制了十管,其余的還是藍 星在控制。
 
  我發現,光能武器給對方的損傷不大,很容易就被對方艦的防護罩給反射開 來。還好本艦的機動性一流,躲開了對方大多數的反擊。
 
  「藍星,有沒有爆炸類的物理攻擊,像什么木蘭飛彈或是木瓜飛彈也行。」 敵艦根本就是停在那給我們打,但是我們也閃的很辛苦,能量指示一點一滴的在 下移。
 
  「報告艦長,就是沒有,上次我才被耗得落荒而逃。」藍星無奈道。
 
  「那這樣下去,我們還是會跟上次一樣的。」我擔心道。
 
  「只有…只有用終極武器了。」藍星遲疑道。
 
  「那快用呀,早用早省點能量。」我喜道。
 
  「可是使用終極武器需要艦長的生體鑰匙。」藍星低頭道。
 
  「鑰匙?!什么生體鑰匙?」我不解道。
 
  「生體鑰匙就是在艦長認定程序中,艦長接觸我的身體部份,一般都是握個 手什么的,可是…可是艦長那天是用…那個…跟我接觸的。」藍星滿臉通紅著。 
  我恍然大悟著:「那個?!哪個?原來生體鑰匙就是我粗大的小弟弟。」 
  擦了擦口水,我看了看專心操縱著武器的小香,忙下令道:「在此生死存亡 關頭,為了全艦上下的安全,個人榮辱又算得了什么,快快快,我已經作好準備 了,不過,藍星,你先弄一個隔音又隔光的屏障出來。免得大家不好意思。」 
  很快一層膜把我跟藍星兩人罩住,外頭的人看不著里頭,里頭的人能看見外 頭,而且隔音效果一流。
 
  我按了控制手錶,身上的防護服立即收了起來。藍星還在一旁扭扭捏捏地。 
  藍星把操縱完全移交給艦上的光腦,以免一時情緒過於激動而被擊毀。 
  「藍星,大家都這么熟了,不用不好意思。」我一邊注意戰況一邊催促道。 
  「是,艦長……」藍星小聲道。
 
  藍星收起了她的防護服,完美的身體赤裸地呈現出來。
 
  我上前一把握住藍星充滿的彈性的椒乳。
 
  「r~艦長,不能這樣,這是性騷擾了。」藍星抓住我的手很無力地阻止。 
  「藍星,如果我直接把鑰匙插進去,你會不舒服的,還是來點前戲,幫你澗 滑、澗滑。」
 
  好柔好軟~好有手感呀~
 
  「m~」藍星低頭不語。
 
  「你看、你看,好敏感呀,老早都濕了,藍星,原來你這么淫蕩呀~」我的 手沾了藍星桃花源的蜜汁,在她面前晃動著。
 
  「r~沒有,沒有,我沒有。」藍星極力否認著。
 
  「還想否認嗎!你看,你那淫蕩的汁液都沾滿了我的手,你的小蠻腰也在配 合我的手指扭動著。」我逼迫道。  
 
  「o~艦長,請不要欺負我了,快點把鑰匙插進來…」藍星哀求道。
 
  「對了,剛才從晶片瞭解到,可以設定使用密語的……」我透過艦長晶片設 定著密語。
 
  「不,不要這么設定呀,艦長。」藍星哀號著。
 
  『準備發射藍天使號終極武器。』我說。
 
  『請艦長把鑰匙插入…』藍星回答著。
 
  『要我用什么插?插在那里?』我再說。
 
  『請…艦長…用你那粗大的陽具…插…插入我這淫蕩的小穴…』藍星不得以 應著。
 
  『我來了!』我興奮道。
 
  我一挺腰把粗大的小弟弟插入了藍星緊密的私處。
 
  喔~好緊~好熱~好爽呀~
 
  「R~密語認證,正確,O~DNA認證,正確,O~腦波認證,正確,M ~終極武器啟動鑰匙認證,正確。」藍星無意識的道。
 
  『藍星天使號終極武器--死光炮,目標鎖定,鎖定成功,發射倒數中。』 全艦通告著。
 
  我慢慢抽送起來。
     
   『180』敵艦似乎發現了不對。
 
  「R~艦長,不要亂動了…」藍星試圖反抗著我的動作。
   
   「………」輕慢活塞運動中。
    
   『120』敵艦試圖回避著。
  
   「OO~身體變得好奇怪呀…」藍星停止了反抗。
    
   「………」中度活塞運動中。  
 
  『60』敵艦停止了攻擊。
 
  「M~好熱!好熱呀!」藍星的玉手在自己身上不斷搓揉著。
 
  「………」強力活塞運動中。 
 
  『30』敵艦停止了移動。
   
   「RR~艦長,用力點。」藍星的腰配合著我的動作扭擺著。
 
  「………」超強力活塞運動中。
 
  『1』敵艦增強防護罩完畢。
 
  「MM~我好像快融化了~」藍星用力抓著我的背。
 
  『發射!』一片紅光閃過。
 
  「RRRRR~~~」藍星達到高潮了,高亢地呻吟著。
    
   「啊!我也射了。」我也達到高潮了,大聲叫道。
 
  艦長座位上,期間,藍星的長發跟天使號的發炮同步著,藍色的長發自動編 成一條主辮子和十數條小發辮。
 
  外太空中,藍星天使號的副發辮炮的能量紛紛射向主發辮炮集中著,然后發 射出一道巨大的紅色死光直向海盜船而去,輕易地就擊穿了對方的防護罩,跟著 又擊穿了海盜船。
 
  一連串的爆炸,海盜船被擊毀了。
 
  「耶!勝利了。」指揮室里只回響著織田香的歡呼聲。
 
  看著小香好奇的走近艦長座位,我和藍星趕緊穿好防護衣。
 
  藍星突然一把吻住了我。
 
  好火熱的唇呀~
 
  我也熱烈地回應著。
 
  唇分。
 
  「你怎么這么主動了?」我奇怪的問道。
 
  「唉,你一定不肯重設生體鑰匙的,既然,以后每次發射終極武器都要跟你 那個一次,我還不如試著喜歡上你,你并不讓我討厭。而且,跟你那個的感覺滿 好的,反正是我命苦。」藍星楚楚可憐又無奈的道。
 
  「我以后可不可以叫你星兒。」我感動的道。
 
  藍星很開心地笑了,反問道:「你不怕織田隊長吃醋嗎?」
 
  亂感動一把的。
 
  「把這單向隔離膜撤掉吧!」我道。
 
  「是,艦長。」藍星答。
 
  看著充滿疑問的小香,我飛快地迎了上去,吻著。
 
  好軟的唇呀~
 
  小香被我如此親密的動作嚇住了,被我親了好一會,才不好意思的把我給推 開。
 
  「小萊,還有別人在呢?」織田香以勝利的眼光橫了藍星一眼。
 
  「報告艦長,捕捉到敵艦的逃生艙,俘虜一名,已確認是海盜艦長。」藍星 平淡地道,臉上還潮紅著。
 
  「好,先關起來,到太空港口后,看能不能換賞金。」我心虛著。
 
  「報告艦長,繳獲能量幣一千萬度。」藍星喜道。
 
  我大為高興,沒想到星際海盜這么地有錢途。
 
  「小萊,給我發獎金,等到太空港口后,我要去逛街。」織田香抱著我的手 ,用胸蹭著要求道。
 
  那對36E,好大好軟呀~~
 
  「嗯,這個,我想,關於艦上人員的福利,必須用謹慎嚴肅的態度來對待, 身為艦長,我一定會好好的仔細研究這個方案,相信不久就會有讓大家滿意的答 案,這次的戰斗,大家辛苦了,星兒,一會整個一萬度的菜來吧,大家好好慶祝 一下。」
 
  我堅決抵抗住了36E的誘惑,讓我自己覺得自己真偉大。
 
  「小萊,你叫她什么?」小香松開我,生氣道。
 
  「這個…這個…」我在想該如何解釋呢?
 
  「我讓艦長這么稱呼我,可以增進彼此的信任度,織田隊長,你也可以這么 叫我的。」藍星平淡道。
 
  「你…你…你…誰要這么叫你呀!」小香手指著藍星道。
 
  最后,我一人給了一百萬度的獎金,讓小香消氣,讓藍星異常開心。
 
  然后我們就各自回房休息去了。  
 
                            第三章 眷族 
  我才回到房里,剛躺下來休息沒多久,就有人急切地按著房門的呼叫鈴,為 保護個人隱私,成員的房間內即使是藍星和光腦也不能隨便的出入。
 
  「艦長不好了。」藍星透過話機在門外急道。
 
  「艦長我很好呀。」我起身開門道。
 
  「是緊急事件!」藍星見了我,劈頭就道。
 
  「啥?!」我不解,猜想難道又是海盜來了。
 
  「是關於捉到的海盜艦長。」藍星接著道。
 
  「不會給他跑了吧!」我緊張著。
 
  「不是,比跑了更麻煩,她是眷族。」藍星強調了一下。
 
  「她?眷族?!你是說這個海盜艦長是女的,還是個眷族,這個眷族不會是 號稱受到星星的眷愛的那些長得像精靈,俊美無比,天才過人,而且在星際中還 擁有強大勢力的一個帝國吧。」我一副「不會吧」的表情。
 
  「艦長,你怎么知道,我記得沒跟你提過這方面的資料啊。」藍星吃驚道。 
  「有看過那部卡通的都知道。」我說。
 
  「艦長決定如何對待她?」藍星問道。
 
  「星兒,你有什么看法。」我問道。
 
  「殺了她!」藍星用堅決的語氣道。
 
  「什么,這么漂亮的女人,就這么香消玉損,你怎么忍心下手,這還有天理 嗎?還有王法嗎?」我大吃一驚道。
 
  「那是絕對不行地,被查到的話,我們全艦就,死--定--了--」藍星 喘了口氣接著異常認真地道。
 
  「……那把她給放了吧。」我給藍星嚇到了。
 
  「但是,她的脾氣好像不太好,一看就是那種睚眥必報的人,絕對會回來報 復我們的。」藍星分析道。
 
  「……」
   
   「……」
   
   「……那我親自去見見她好了,看看有什么辦法沒有,唉!」我無奈道。 
  「我把她關在刑求室了,艦長你在地球買的刑具都給我放在那了。」藍星高 興道,像幫我做了件好事。
 
  「刑具?!我買的什么刑具?」我疑惑道。
 
  「就是你在上面標註絕對不能打開的那一個貨柜,在剛才戰斗時受到沖擊, 把里頭的一些東西給掉了出來,還有一匹奇怪的木馬,我都給艦長放到刑求室去 了。」藍星說著。
 
  「你…你…你…」我結巴道。
 
  「艦長不要擔心,就這么一個沒固定好,其他貨柜的沒事,連半點擦傷都沒 有。」藍星報告著。
 
  「好…好…好…」我還是結巴著。
 
  「艦長不用夸獎我了,人家會不好意思地,只要你對人家好一點就行了。」 藍星不好意思道。
 
  「……算了。啊!有沒有什么星際俘虜條約之類的。」我問著。
 
  「有!」藍星又給了我一個肯定的答案。
 
  「哦~」我心里有點失望。
 
  「但是,對星際海盜可以不必特意遵守,所以艦長你大可以放心地對她做任 何事。」藍星又接著道。
 
  「任--何--事--」我確認道。
 
  「對,任---何---事---」藍星非常確定道。
 
  「快快快,擺駕去刑求室,還有,絕---對---不能讓織田隊長知道這 件事,免得她多操心。」我急道。
 
  「是,艦長。」
 

  來到刑求室前,我說道:「星兒,我感覺到,你對星際海盜好像有很深的怨 念。」
 
  「絕對沒有,雖然在我二百多年的生活中,有一百多年,將近四分之三的日 子都在逃避星際海盜,但是我對他們是絕對沒有半點偏見的。」藍星陰陰地道。 
  「………」我知道了。
 
  「報告艦長,電擊器我都充好電了。」開門前,藍星道。
 
  「星兒,放輕松點,等我見到人再說。」我道。
 
  進到刑求室,里頭佈置著有些昏暗,墻上用鐵煉鎖著那個眷族,呈大字型。 全身包著盔甲看不見長得如何。
 
  「這鐵煉牢固嗎?啊!你怎么換這樣的衣服。」我看到星兒把防護服轉換成 了一件超性感的紅色皮衣,雙乳呼之欲出,吊帶襪,踩著及膝的馬靴,跟我設計 的軍裝一比差不到那去,還是讓我的口水流了一地。
 
  「鐵煉我加固過了,絕對掙不開地。衣服是我從刑求大全上看來的,就是這 些刑具附的DVD說明書。」藍星晃了晃手上的皮鞭跟一張光碟道。
 
  藍星來到俘虜面前,揮著皮鞭,用星際通用語道:「可惡的海盜,這位就是 我的偉大艦長。」
 
  我正準備想用星際通用語自我介紹著:「這位海盜小姐你好,我是藍星天使 號的萊操艦長,很高興認識你,多謝你對本艦一千萬的補償,聽說你是一位眷族 的……」
 
  這時對方的突然頭盔收了起來。
 
  哇!好美呀,一頭紫色的頭發,尖尖的耳朵,白皙的皮膚,美麗異常的臉, 藍色的大眼睛,眼神充滿了不屑。
 
  她打斷我,用星際通用語道:「卑賤的人類,趕快把本公主給放了,吾乃精 靈帝國草電王家順位第一萬零八百七十二位的繼承者,茜.達文公主,命令你速 速放本公主離去,不然的話,你將遭受精靈帝國的通緝。」
 
  藍星在一旁跟我解釋著精靈帝國不論是皇家、王室和家族的名號都是以一種 植物配一種自然力量來冠名,當上皇帝、國王或族長的才能用名號當姓。 
  原來是王室公主,難怪逃生艙里帶有那么多的能量幣。
 
  「精靈不是生育率低下嗎?但是看起來這個帝國的人口很多呀。」我問道。 
  「報告艦長,星際時代,大家都用人工授精了,才能生出優質寶寶,所以精 靈帝國才這么強大,星際間有句順口溜『眷族不滿萬,滿萬不可敵。』」藍星答 道。
 
  「原來如此,啊,我剛才直接播種在你那里,沒問題吧?」我突然想起道。 
  「沒問題的,艦長,忘了跟你說,你跟織田隊長及我身上植入的晶片,有奈 米結紮的功能,平常鎖定,可以隨時解除。所以艦長不用擔心到處留種的。」藍 星臉紅著補充道。
 
  我心想,星際時代,果然方便。
 
  該辦正事了。 
 
  「我把你放走的話,你會如何對待我們?」我問。
 
  「當然是調王家精銳的護衛艦隊,把你們都捉上帝國法庭,判一個對王室不 敬的罪。」達文茜理所當然道。
 
  「………」
 
  「你怎么會當星際海盜的。」我再問。
 
  「這…這是王室的秘密,你不配知道。」達文茜隱瞞著。
 
  「………」
 
  「星兒,開始吧,不要給我面子了。」可惜手上沒皮鞭,不然我就一鞭子打 下去了。
 
  「是,艦長。」藍星說完,興奮地用力一鞭打下去,鞭上閃著電光,看來也 被她改造過,我在地球上買的沒那么有「炮兒」。
 
  達文茜連忙把頭盔闔上,電擊鞭完全無效。
 
  「哈哈哈,這是草電王家的專用防護服,你們是沒有辦法的。」達文茜把頭 盔透明化,露出得意的笑容道。
 
  「怎么辦?」我問。
 
  「沒關系,只要把防護服的能量耗光,就是一件普通的衣服了。」藍星眼光 閃著興奮,又用力地揮了一鞭。
 
  「哼,你不怕我自爆嗎?」達文茜無所畏道。
 
  「哼,在生命金屬制成的艦體里,你認為你的腦波思維能逃出去嗎?」藍星 動作不停道。
 
  「哼,我寧死不屈!」達文茜倔強道。
 
  「哈哈哈,你認為你還能如愿嗎!剛才你打開頭盔的時候,我的奈米機械人 已經跟你的自爆系統同歸於盡了,沒人教過你絕對不要在敵人面前打開防護服的 嗎!即使你咬舌自盡,你的防護服也會替你急救的。」藍星得意道。
 
  「哼哼哼!」達文茜視死如歸般。
 
  「去,公主,我呸,打你長得那么美,打你是眷族,打你生在王室,打你是 星際海盜,打你讓我逃了一百多年,打你追擊我,打你把我擊落了,打你害我被 艦長強奸,打你讓艦長用陽具當生體鑰匙又把我強奸一次,打你讓我被強奸還有 
性高潮,打你讓我喜歡上強奸我的艦長,打你讓織田隊長對我沒有好臉色,打你 讓織田隊長的胸部比我大,打你…打你就是要打你,打你我高興,打你我開心, 打你我興奮,哈哈哈……」藍星有點語無倫次,每說一句就打達文茜一鞭,強大 的電流在防護服上激起了四散的火花。
 
  「這個…這個,星兒,你先忙,我就不打擾你了,等你把她的防護服解除后 再通知我過來。不要作空間跳躍了,我們慢慢的飛,飄個一兩年也沒關系。還有 這張刑求大全,我拿回去看了,你好好地發泄,把一百年多的怨恨給釋放一下, 我先走了。」我道。
 
  「是,艦長,快走吧。」藍星看也沒看我道。 
   
   我連忙離開了刑求室,回房間去。
      
   
   藍星天使號里模擬了地球的時間和日夜變化,以免乘員產生煩躁。
 
  地球時間晚上,首戰勝利慶祝宴,出席的只有兩人,我跟小香。
 
  織田香知道藍星不來吃飯顯得很高興,藍星待在刑求室不想來,我只好讓圓 盤把一些吃的給她送過去。
 
  小香表現的出奇的溫柔,氣氛很好,有點甜,吃著、吃著,變成喂著、喂著, 你一口來,我一口的,把東西都吃完了。
 
  多年來的感情,被激化了,在此刻發酵、變化著。
 
  慶祝當然少不了香檳酒。
 
  「來,我們喝杯交杯酒。」我調笑道。
 
  「嗯,萊君……」織田香臉紅著,很紅。
 
  我的另一只手不自覺地摸上了小香的36E。
 
  好大~好軟~好有彈性呀~就是這個觸感,我從小摸到大,好舒服~~ 
  小香沒有給我一記香香鐵拳,反而把手心放在我在她胸前的手背上,羞道: 「萊君的手好溫暖,每次都摸得我…我好舒服。」
 
  我想:「多年來的等待,終於要得償所愿了。」
 
  「小香,你…你是愿意跟我來一發了。」我期待道。
 
  「嗯!」織田香輕輕地點了頭。
 
  「那還等什么,我們回房吧!」我興奮道。
 
  「等我十八歲生日的那一天,香姬就把自己送給萊君。」織田香用日式的稱 呼,很正經地道。
 
  「啊!不是現在呀,沒關系,再等三個月就是小香的十八歲生日了。」我依 然很興奮地想。
 
  「萊君,我背棄了家族,跟你私奔,星際間就只有我們兩個地球人相依為命, 你可千萬不要辜負我呀!」小香深情地道。
 
  「小香,我絕對不辜負你的。」我信誓旦旦地道。
 
  「不許跟那藍星那么靠近。」織田香要求道。
 
  「好!」先答應才說,而且不能猶豫。
 
  「不許再叫她星兒。」織田香再要求道。
 
  「這個,我已經答應她了,突然反悔,對我這個艦長的信用來說,不太好的 吧!」我流汗道。
 
  「不管,不管,我就知道你不是真心愛我的。」小香使性子道。
 
  戀愛中的女人都這么多變嗎?不像以前的小香了。
 
  「這個…你換個要求吧,我都答應你。」我暴汗道。
 
  「好,把繳獲的八百萬都給我,男人有錢就會去使壞。」
  
   「這個…這個那都是艦上的錢,不是我個人的呀。」我狂暴汗道。
 
  「哼,小氣,我只是跟你開玩笑的啦,一試就試出來了,整艘船還不是你的。」 小香皺著鼻子道,好可愛喔!
  
   「我就知道我的小香最好了,胸部最大了。」我連忙賠笑道,雙手齊上,捏 了捏。
 
  好大~好軟~好舒服~~
 
  「討厭啦~每次都那么急色,真不知道我怎么會喜歡上你,連家族都背棄了, 不過,你真的不許對藍星有壞念頭喔。」小香默許我的動作,羞紅道。
 
  「我發誓絕對不會對藍星有任何壞念頭的。」我都用做的,而且已經做了。 
  「小萊………」
 
  「小香………」  
  
   於是我倆依偎著,靠在透明化的墻上,看著外面的星空,聊著小時候的事, 直到凌晨,我們才依依不舍地各自回房。
 
  接下來的日子,我過的很滋潤。
 
  藍星天使號依然慢慢地在宇宙中飄向目的地,藍星大部分時間都待在刑求室 發泄她的怨念,我跟織田香的感情一直在升溫,好得如膠似漆,小香還把不得任 意傳授的查克拉的修練方法跟一些忍術教給我。
 
  查克拉(chakra)也是人體能量的一種叫法,修練的方法比氣功簡單 多了,只要記住中脈七個關竅,由下而上,分別是第一輪(海底輪)、第二輪( 臍輪)、第三輪(太陽神經叢)、第四輪(心輪)、第五輪(喉輪)、第六輪( 第三眼)、第七輪(頂輪),以冥想法增加它的量。
 
  忍術就是集中查克拉運用手印,產生各種不同的效果,真是好容易學…… 
 
   地球時間一個月后……
 
  「報告艦長,幸不辱命,在我連續一個月的鞭笞之下,終於把那個敵酋的防 護服給解除了。」藍星重新穿回黑衣性感軍裝,單獨地找我道。
 
  「星兒,做的好,快快快,擺駕刑求室,還有千萬別讓織田隊長知道,給她 用你的名義派一個臨時性巡邏吧。」我喜道。
 
  「是,艦長。」 
 
  快步來到刑求室,藍星先我一步進去,她立即換上了那件紅色女王裝。 
  「艦長,我覺得你也換一下衣服比較好。」藍星很有氣勢的道。
 
  迫於星兒的壓力,我也換上一件從刑求大全上參照的露奶黑皮國王裝。 
  墻上大字綁著的達文茜,緊閉著雙眼,身上的盔甲防護服已經不在,身上算 是赤裸著,晶瑩剔透的肌膚閃閃動人,只是,正如大家知道的,精靈大都是貧乳 的,正常之下,她的胸部也不例外的很小。而且,達文茜全身佈滿了綠色的奇異 花紋,在雙乳和秘處覆蓋著翠草形成的內衣。
 
  「這是什么?」我伸手想試著摸摸那草制文胸。
 
  「啊!艦長,不要碰,危險。」藍星出聲阻止道。
 
  吱一聲,我的手給電了一下,雖然有防護服,還是讓我很吃痛。看著好像「 別人的痛苦就是我的快樂」的星兒,我心里想:「你應該先喊『危險』而不是『 啊』一聲的吧!」
 
  藍星解釋道:「這是草電王家的直系血統者才擁有的草電之力,因為很久很 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在眷族還沒強大的時候,是星際間最受歡迎以及最貴的奴 隸,然而,不知如何,眷族中的八個家族得到了某種神秘的力量,從而建立起現 在的精靈帝國。八個家族、八種不同的力量,分別以家族的名號命名,最大功用 在於守護自身,不受他人的侵犯,而且,那力量防護服都擋不住,這也是外界稱 他們為被眷顧的種族的原因之一。」
 
  「你…你…你怎么不早提醒我。」我頭疼道。
 
  「艦長,你不是從什么卡通上瞭解過了。」藍星很無辜地看著我道。
 
  「我是一時沒想到另一部卡通。」我無奈。
 
  這時,達文茜睜開眼睛,高傲地看著我們,得意地道:「哼哼哼,怕了吧, 還不趕快把本公主給放開,將本公主送回家。」
 
  「這…把你送回去,你就不會跟我們計較了?」我抱著不大的希望問道。 
  「哈哈哈,本公主怎么可能放棄對你這個卑賤的人類和那個下流的爛船的計 較。」達文茜公主狠狠地道。
 
  「來,上電擊鞭。」我手攤開道。
 
  「報告艦長,草電之力,顧名思義,電就是指電能量,電擊是無效的。」藍 星還是把皮鞭遞給了我。
 
  「那我狠狠的給她抽。」我揮了一鞭道。
 
  「報告艦長,草電之力,顧名思義,草在植物中是最能受踐踏的,物理打擊 的效果不大。」藍星很有信心道。
 
  「實證勝於理論,不試試看怎么知道呢?」我手上的皮鞭不停。
 
  「嘻嘻嘻,在給本公主搔癢呀。」達文茜嘲笑道。
 
  「報告艦長,通知你來之前,我就強力的實驗過了。」我聞言,停下了動作, 看著藍星興奮的眼神想:「難怪你說的那么有信心。」
 
  我再想了一下,道:「好吧,先給她餓幾天再說。」
 
  藍星道:「報告艦長…」我打斷她的話,沒好氣的道:「行了,在刑求室這 里,你不用加報告了,直接說吧。」
 
  「是,艦長。」藍星停了一下,接著道:「這一個月來,我都沒給她喝過一 滴水,沒給她吃過一粒米,然而,她的草電之力,可以行光合作用,供給她自身 養份,而電本身就能提供光源,再來,要不是生命金屬作的鐵煉有自我修復的特 性,不然早給她的草電之力給腐蝕掉了,但是,她也從生命金屬里吸收到了必須 的水份。」  
     
   想不到藍星這么狠,我要重估她百年來的怨恨了。
 
  「我頭好痛,你有什么好辦法嗎?」我問,看了一眼達文茜,她又閉上了眼 睛。
 
  「這個,我想把刑求大全里的招數一一試看看。」藍星渴求道。
 
  「也只有試看看了。」我無奈道。
 
  「是,艦長。」藍星大聲道。
 
  我跟藍星紛紛用細針在達文茜的指甲縫刺了好一會,無效,一開始還不小心 被她的草電之力給電了一下。
 
  然后,看看時間,小香的臨時巡邏也快結束了,我必須要走了。
 
  「星兒,你好好發泄吧,記住,有我在場的時候才可以試新玩樣。」我吩咐 著道。
 
  「是,艦長,你快走吧!」藍星又沒看我道。
 
 
   見了小香,她不免又抱怨了藍星幾句,我心不在焉地哄著她,心想:「接下 來的幾天,你都會有臨時性的巡邏任務地。」
 
                            第四章 秘術 
  接下來的幾天里,我都抽出三個小時的空檔,跟藍星在刑求室里對著達文茜 一一試著刑求大全里的方法。
 
  電擊,反效果。
 
  鞭打、針刺等等所有的物理打擊無效。
 
  滴蠟,還沒碰到就被草電之力氣化了。
 
  坐三角木馬,她騎的很開心。
 
  水淹,讓她充滿了活力。
 
  灌腸,針打不進。
 
  捆綁,柔軟度超高,可擺出各種高難度的姿勢,只是她睡著了。
 
  冰火九重天,數據顯示在草電之力之下,保持著恆溫。
 
  獸辱,本艦未攜帶其他動物。
 
  化學藥劑,針打不進,她進入龜息,毒氣無效。
 
  催眠,人家根本不理你。
 
  腦波控制,沒反應。
 
  奈米機器人,被草電之力氣化。
 
  人彘之刑,在草電之力的加持下,很神奇地一下就長回來了。
 
  以上種種一一失敗,讓我有點心灰意冷,藍星倒是很樂此不疲,有時她用那 種興奮異常的眼神看著我,讓我有點心驚膽寒。
 
  「艦長,刑求大全上的格言『除了屍體,沒有調教不了的對象,只有錯誤的 調教方法。』我們一定可以成功的。」藍星鼓勵我道。
 
  「對,你說的好,我們試一下心理壓迫。」我恢復了一點信心道。
 
  「是,艦長。」
 
  我吩咐藍星,把這七天來的刑求片斷給投影出來。
 
  「嘿嘿嘿,達文茜公主,看看你這些樣子,多么的淫蕩,多么的下流,多么 的不堪,要是把這些影像給散播在星際間,你這個公主一定會讓草電王室蒙羞, 你的繼承人身份一定會被取消,到時,嘿嘿嘿,你的下場就不用我多說了,還不 乖乖地聽我的話。」
 
  達文茜的嬌軀一抖。
 
  我心想,有門,格言就是有道理,果然沒有調教不了的對象,即使是精靈也 一樣被我弄倒。
 
  「哈哈哈哈哈---你這個白癡人類,不知道精靈帝國的第一任女帝曾經是 一位性奴嗎!所以帝國憲法規定所有帝國公民必須尊重這樣遭難的家族成員,并 且對施虐者進行毀滅星球級的追殺,你要是把投影放出去,很快帝國的艦隊就會 開往你的出生星球去毀滅,而且本公主也會被擢升為第一順位繼承人,所以,本 公主求求你,快把影像給散播出去。」達文茜嘲諷著,狂笑不停道。
 
  我臉色發白地看著星兒,想得到確認。
 
  「這個…艦長,好像真的是這樣。」藍星的臉色也不太好。
 
  「星兒,為什么不事先提醒我有這種法令。」我問道。
 
  「這個…人家一時忘記了。」藍星答道。
 
  心理壓迫,完全失敗!!!
 
  我提前離開了刑求室,不知如何地回到了房間。
 
  艦長室里,我煩惱地在床上滾來滾去,想著要如何逃過星球毀滅級的通緝, 難道我的星際冒險生涯就這樣劃下句點了嗎?
 
  不經意間,看到了辦公桌上,閃著指示燈,我隨意地用語音點了開來。 
  一張藍星的虛擬投影面孔出現,說道:「親愛的萊操艦長,您所要求的古代 卷軸已經破釋完成,檔案在此,請查看。」
 
  我心中大喜,有種直覺這是我的救命稻草,連忙開啟了檔案觀看。
 
  大概游覽了一下內容。
 
  「哈哈哈!天不亡我!天不亡我!」我仰天放聲長笑。
 
  織田家的古老秘術卷軸記載著:
 
  『-他化自在如意術-』
 
  簡稱如意術。
 
  說穿了就是淫術。
 
  里面記載秘術種種,但是所有施展的基礎都必須要有一個媒介--淫蟲。 
  召喚淫蟲的方式有很多種,我挑了最合乎我目前狀態的方法。
 
  『以汝契約者之性欲為種,擇汝異性之怨念養之。欲盛,種盛;怨強,種強。 七日育種,七夜養種,雙七之后,種破蟲生,如意術可成。』
 
  我不正是性欲強嗎!藍星不正是怨念深嗎!
 
  我立即實施第一步,取得蟲種。
 
  身上修練不久的查克拉,剛那么好的讓我勉強可以施展。
 
  「通靈之術-」
 
  結印,畫五木瓜紋,召喚----第一次,失敗……
 
  「通-靈-之-術-」
 
  結印,畫五木瓜紋,召喚----第二次,失敗……
 
  「通--靈--之--術--」
 
  結印,畫五木瓜紋,召喚----第三次,失敗……
 
  我心里疑惑,怎么一直失敗。
 
  把說明看仔細,再來一次。
 
  我,屏氣,凝神,一切動靜,都在呼吸之間,一呼,一氣,將其他六輪的查 克拉都集中在第一輪海底輪上,閉氣屏息,張口大喝:
 
  『他---化---自---在---如---意---術---』
 
  手中連結七回通靈手印,畫查克拉凝結為五木瓜紋,召喚--成功!!!! 
  我手里憑空出現了一卷古老的淫蟲契約卷軸。
 
  趕緊打開來,我一看,卷軸上的第一位是知名的第六天魔王,第二個是那位 六指的猴子,難怪都那么色,他倆蓋的手印拿回地球賣,一定很值錢,當然只是 想想而已。
 
  我接著把契約卷軸展開,沒蓋手印的都是些煉金師跟魔法師,果然是殊途同 歸呀,一直拉


相關鏈接:

上一篇:【天使賤長】 下一篇:【痛哭的幽靈】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另梅花四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