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倚天屠龍記拾遺

自從張無忌出生后,謝遜、張翠山、殷素素三人在島上便相安無事。張無忌百病不生,長得甚是壯健;三人中倒似謝遜對他最是疼愛。無忌八歲時由謝遜教授武功,夜晚也和謝遜一塊睡,殷素素慈母心態,總是放心不下。這晚她半夜醒來思念無忌,便信步走向謝遜居處。月光下只見謝遜盤膝坐在洞前巖石上,捧著屠龍寶刀,低頭沉思。她不想驚動謝遜,悄悄進入洞穴探視無忌后,便又輕手輕腳的退出;此時,巖石上已不見謝遜身影。

  皓月當空,照得大地一片清明,殷素素心中納悶:「半夜里大哥不知去了何處?」。此時她睡意全無,便隨意在島上漫步,順便看看有無謝遜蹤跡。走了一會,不見謝遜,她卻覺得內急,于是就近蹲在矮樹叢中方便。忽地謝遜高大身影,由前方巖石后冒了出來。他手揮屠龍刀,口中喃喃自語,走至殷素素左近不遠處便停步不前。殷素素雖知他雙目已盲,卻仍是面紅耳赤害羞無比,她大氣也不敢透,心中揣道:「大哥應該沒有發現我吧?」。她正狐疑謝遜為何止步,卻見謝遜松開褲紐,掏出龐然大物,花啦啦就是一泡長尿。殷素素是已婚婦人,知道男人那話兒的好處,如今見謝遜那話兒壘壘垂垂,又粗又長,她不禁俏臉生春,全身發燙。

  她成婚生子雖已將近十年,但真正的閨房之樂卻屈指可數。初時懷孕避忌,產后育嬰哺乳,及至無忌年齡漸長,夫妻親熱反而更不方便。直到無忌跟著謝遜一塊睡,夫妻倆方才擁有自己的私密空間。近年來,她對房事需求愈殷,興趣日濃;但為人母為人妻的她,又怎能不顧羞恥的主動向夫婿要求?況且張翠山師出名門,循規蹈矩,就連親熱時都不忘孔孟之道,在這種情形下,又怎么能期望他推陳出新,多施雨露呢?為了宣泄情欲,她開始有了千奇百怪的幻想,也無師自通的開始手淫。手淫、幻想疏解她高亢的情欲,但也帶來極大的罪惡感;在幻想中,她曾不止一次的和謝遜纏綿。但她怎么也沒想到,在現實中,謝遜的那話兒竟會如此粗大!

  謝遜走后半晌,她才面紅耳赤的起身復行。行至溪邊,只見溪流平緩,水面上飄浮著不知名的野花,真是香氣四溢,聞之欲醉。殷素素一向好潔,見水清花香,不禁興起沐浴之心。此時正值夏季,冰火島雖地處極北,但因有火山調節氣溫,因此她寬衣入水,只覺通體舒泰,并無絲毫寒冷之感。初至冰火島,她猶是十八歲的苗條少女,如今結婚生子,已螁變為二十八歲的成熟婦人。方才謝遜碩大黝黑的陽具,引發她幾許遐思,因此她雙手洗濯搓揉時,不免朝妙處多摸了兩把;敏感的部位受到刺激,她不禁心頭一蕩,泛起濃濃春意。昔日貴妃出浴,從此君王不早朝;今日殷素素洗澡,同樣是美不勝收。小子有詩為證:

  玉體潔白渾似雪,酥胸豐盈嫩又嬌;粉臂香肩膚凝脂,芳草暗掩風流穴。

  碧波戲水蕩塵埃,滌凈冰清玉潔身;落花紛紛傳情意,心頭波涌欲迎春。

  謝遜苦思屠龍刀奧秘,始終不得其解;煩悶之下,他脫得精光躍入溪中打坐,誰知殷素素此時竟至溪中沐浴。為免赤裸見面尷尬,他只得藏匿水中,不動聲色。

  最近他無意間將屠龍刀貼近雙目,竟意外吸出眼中銀針,雖然他目盲已久,但銀針既出,他仗持深厚內力,卻也恢復部份視力。但他城府極深,絲毫不露痕跡,因此張翠山夫婦竟完全被蒙在鼓里。他自四十一歲發愿復仇,便禁絕性欲,這些年來,倒也心無雜念古井不波。但如今目睹殷素素成熟豐滿,曼妙絕倫的赤裸胴體,他壓抑已久的生理本能,不禁蠢蠢欲動了起來。

  目盲之前殷素素在他印象中,是個美貌慧黠的少女,可愛有余,性感不足;恢復視力之后再看殷素素,她儼然已是個充滿風情的成熟美婦。已為人妻為人母的她,經過男性的滋潤,無論體態風情,均非未經人道的處子可比,她周身散發出的,是婦人獨特的成熟風韻。謝遜看著赤裸戲水的殷素素,小腹下方不禁升起一股暖流。他已有十多年未近女色,眼前的柔肌玉膚,勾起他壓抑已久的欲念,他不由自主握著勃起的粗大陽具,幻想著殷素素承歡胯下的猥褻情境。

  殷素素在水中悠悠蕩蕩,怡然自得,只覺神清氣爽,周身舒暢;突地一條滑溜溜的東西,鉆入腿襠。她大吃一驚,尚不及反應,那東西已飛快的溜進她的私處。她嚇得魂飛魄散,骨軟筋麻,但瞬間卻又覺得下體酥酥癢癢快活無比。她伸手一摸,觸手黏黏滑滑,竟是一條似膳似蛇的玩意。它的前端已鉆入體內,只剩下小指長短的一截,仍在胯間蠕動。殷素素想夾住尾部將那東西拽出,但那東西滑溜異常,竟是毫不受力。她嚇得不知如何是好,只有呆若木雞的站在水中。原本纖細的東西,在體內逐漸膨脹,剎那間其大小已不遜于夫婿陽具,至于蠕動之刁鉆靈活,則更勝過夫婿百倍。她又驚又怕,又被撩撥得春心蕩漾,瞬間下體傳來的快感,竟突然強烈的無以復加,她雙腿一軟,險些舒服得癱在水中。

  謝遜只見在水中洗浴的殷素素,突然靜止不動,她面上先是驚恐,既而又現出媚態;佇立片刻后,她恍恍惚惚的上岸,逕自仰躺在溪邊柔軟的草地上。驀地,她發出愉悅呻吟,赤裸身軀忽然瘋狂的扭動,白嫩大腿也開開合合,竟似與人交歡一般。謝遜看得血行加速,欲念陡起,但也深感詫異:「弟妹一向賦性貞節,怎會突然如此淫蕩?」。他悄然貼近,凝目一望,不禁大吃一驚。原來此時殷素素腳掌撐地,兩腿大開,臀部正向上一聳一聳的使力;她嫩紅的陰戶間,赫然竟有一截赤紅色的尾巴,在那狂搖亂擺呢!

  謝遜見聞廣博,腦中電閃下,突地想起『異物志』中曾有記載:「極北冰火同源之地有異物,名陰陽血蛇,其性極淫,喜鉆女陰吸食淫水。女子遭之,欲火焚身,非經數男強力交合,否則癲狂無救。血蛇入穴,飽食后自然退出,切忌強行拉扯,否則噬咬無解……治療陽痿陰虛有奇效……」陰陽血蛇在殷素素體內愈形脹大,鉆探愈為深邃,它張口伸出蛇信,戳刺殷素素敏感的花心,殷素素只覺麻癢酥爽,樂不可支,不禁發出媚浪的嬌喘。她雙手搓揉胸前白嫩的大奶,兩腿也交互緊夾,往來磨蹭。突地,洶涌的陰精奔騰而出,她啊的一聲大叫,嬌軀直抖,抽搐連連,猛然已攀上情欲的高峰。陰陽血蛇得嘗陰精后,奇妙的蜿蜒而出,轉眼間便鉆入溪中不見。殷素素只覺下體空虛,不禁發出難以割舍的嬌哼;她體內欲火方興未艾,迫不及待需要男性兇猛殘暴的入侵。

  謝遜雖是定力深厚,但目睹殷素素嬌媚萬狀的淫態,也不禁神搖意馳,怦然心動。殷素素玉腿修長,豐盈圓潤;豪乳雪白,碩大堅挺。她面容端麗,風情萬種,纖腰聳臀,肌膚光滑;謝遜若是看不見也就罷了,但偏偏他兩眼已能視物,硬是看得清清楚楚。他心中天人交戰,久久難下決心。弟妹有難焉能不救?但如若救治,日后又如何面對翠山、無忌?他赤裸站立的高大身影微微顫抖,胯下的長槍大戟卻已威風凜凜的昂然聳立。

  色欲攻心的殷素素,完全喪失了理智廉恥,她起身望著謝遜胯下之物,眼中滿是希冀渴求。她清楚知道眼前之人是結義大哥謝遜,也是愛子張無忌的義父,但她就是管不住自己。她顫聲嬌嗔道:「大哥,我好想要…你給我吧!…」。

  謝遜知道她淫毒攻心,身不由己,但卻也拉不下臉,主動和弟妹交媾。他愣愣的站著,還拿不定主意,殷素素已一躍而上,纏住他的身軀。她雙手環抱謝遜脖頸,兩腿夾住謝遜熊腰,她豐聳的香臀一送一迎,濕漉漉的陰戶已將謝遜粗大的陽具吞沒大半。她整個身體掛在謝遜身上,豐腴嫩白的臀部,不停的左右搖擺,上下聳動;那兩個柔軟白嫩的大奶,就像博浪鼓般,不斷撞擊著謝遜的面龐。

  久曠的謝遜乍逢美女送抱,觸手盡是棉軟嫩肉,饒是他文武皆備自持身份,同樣是興奮莫名樂不可支。他深知淫毒發作非同小可,因此氣行下體,以靜制動。

  他雙手托住殷素素渾圓飽滿的臀部,放任殷素素瘋狂的在身上馳騁。情欲激蕩的殷素素,渾身亂顫,大口喘氣,兩個飽滿白嫩的奶子,也隨著呼吸抖動搖晃。猛烈的套弄,使得粗大的陽具不斷撞擊她的花心,那種舒爽,簡直無法言喻;她舒服得簡直不知如何是好,竟哼哼唧唧的哭了起來。排山倒海的欲焰狂潮,一波波的沖擊二人,持續不斷的抽插反覆進行;謝遜雖勉力支撐,但也忍不住泄了五次。

  好在他禁欲多年,根柢雄厚,否則還真禁不起殷素素如狼似虎的折騰呢!

  每當謝遜忍不住泄精,陽具變軟,欲情未饜的殷素素立刻就攫住軟垂的肉棒,張口唆舔起來;只要陽具重新堅挺,她立刻又迫不及待的跨身而上,死命搖擺。

  沸騰的情欲,使她不自覺的放浪形駭,她柔軟的纖腰,快速有力的扭動,渾圓的香臀也不停的旋轉研磨;謝遜只覺陽具不斷的遭受肉璧磨擦擠壓,強烈的高潮終于再度來臨。沛然莫之能御的舒爽,使得謝遜也狂野起來;他滿頭金毛直豎,狠狠戳插嫩穴,死命搓揉大奶,那股咬牙切齒的兇悍狠勁,使得殷素素一再陷入希斯底里的狂潮。

  激情終于過去,悔恨、羞恥、愧疚一起涌上殷素素心頭;她低聲啜泣,目光也不敢正視謝遜,恢復理智的她,真恨不得一頭撞死。謝遜望著殷素素,只覺得楚楚可人的她,竟是異乎尋常的成熟、嫵媚、妖艷、性感。他警覺到欲念再度勃發,下體似乎又要硬起;他慌忙起身著衣,并肅然的道:「弟妹!你不必過分自責,你中了陰陽血蛇的淫毒,本就身不由己;大哥為了救你,也只得從權。再過一兩天,你和翠山、無忌便可返回中原,大哥留在島上,再也不會和你見面……你千萬記住,絕對不能讓翠山、無忌知曉此事……」。

  隔日海風大作,張翠山一家三口,順利搭乘木筏返抵中原。孤身留處冰火島的謝遜,由于為殷素素解毒,縱欲過度大傷元氣,因此再度失去原本恢復的部份視力。至于后續發展如何,請參閱金庸『倚天屠龍記倚天屠龍記拾遺系列——殷素素與謝遜作者:不詳

  ***********************************這個是兩個作者寫的兩篇關于殷素素與謝遜的H文。所以我把它們放在一起發了。但是第一篇的作者和文章名都找不到了,希望有知道的幫忙補上,謝謝***********************************元治年間,西域拜火教傳圣火令進入中土,成立明教。教主傳至楊頂天時,旗下率有光明使—逍遙二仙─楊逍與范遙,紫衫龍王、白眉鷹王─殷天正、金毛獅王─謝遜、青翼蝠王─韋一笑四大護法,說不得等五散人以及五行旗;再加上明教教主秘傳九式乾坤大挪移,著實令六大門派聞風喪膽。

  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楊頂天卻在無預景的情況之下暴斃身亡。明教中人為推舉出新任教主而搞得內部分裂。楊逍退隱,范遙失蹤,紫衫龍王出走,白眉鷹王自立門戶,金毛獅王失蹤,五散人亦散佚;明教上下只剩青翼蝠王韋一笑及五行旗撐起大局,局勢危急。此乃后話,在此不贅。

  話說金毛獅王謝遜為尋找師父混元霹靂手─成昆報滅門之仇,與武林各大門派結下不少梁子。于是,為制裁謝遜,武林各門派緊急招開「屠獅大會」。屠獅大會上,共患難而成情人的武當五俠張翠山以及白眉鷹王之女殷素素位列在席。

  突然,一聲獅吼,山谷中似乎跑出一只巨獅,金毛獅王謝遜出現于大會現場。

  武林各派見機不可失,欲殺謝遜,反被謝遜一招獅子吼,吼得各個成了白癡。逃過一劫的張翠山與殷素素,卻被謝遜給硬捉了去,會場上的屠龍刀亦被獅王搶了去。

  話說武當五俠張翠山、白眉鷹王之女殷素素和金毛獅王謝遜經歷了一連串的沖突,今天,為了屠龍刀,三人再戰于官船之上。一個不小心,船卻撞上了冰山,擱淺于冰火島上。

  雷雨之夜。

  冰火島這側的石洞內,殷素素汗流滿面,幾滴淚珠在慧黠的大眼中打轉,酥胸隨著急促的呼吸起伏,看來即將臨盆。為防謝遜來襲,張翠山手持慣用兵刃─判官筆守在一旁。屋漏偏逢連夜雨,禍不單行。果然,金毛獅王謝遜出現在兩人面前,不由分說,襲向殷素素與張翠山。

  張翠山見狀,運起內力,與謝遜展開大戰兩人交戰之際,殷素素產下一子;張翠山心系妻子,分神之下,被謝遜的獅王霹靂手狠狠擊中下體,昏厥一旁。謝遜一步步的朝著殷素素前進。殷素素方產下一子,雖已是筋疲力盡,但大敵當前,只得匆匆穿上衣服,用衣物包好幼子安置一旁,拾起判官筆準備應戰。謝遜卻以極快的速度飛身至殷素素旁邊,點了殷素素周身大穴,一把搶過判官筆。

  謝遜抓著殷素素的衣領,將她拖到石床床邊,讓殷素素跪坐著,獅王爬至素素身后,用口在她耳邊輕輕吹氣。由于自己的功夫,可說是讓男人敬而遠之,更別說讓男人在自己身上為所欲為了。此舉讓素素有著異樣的感覺,說不上討厭,可是身體又不自主的微微抖動。

  獅王開始用舌頭舔著素素的耳垂,企圖使她的情欲更加高漲;雙手不再客氣,從身后輕撫素素滑順的秀發,從她的腳趾摸向小腿,再停留再柔嫩充滿彈性的大腿,順著臀部滑向腰腹,最后雙手摸著粉頸向下游動停留再一對堅挺的玉峰上……開始摩擦她的胸部。

  謝遜那與外表不符的高超的前戲技巧撫摸著殷素素每一個敏感帶。素素只覺身體一陣陣的酥麻,由身體傳來丈夫從沒給過的快感,但貞潔的素素只覺得惡心。

  謝遜先隔著衣服從邊緣慢慢摸到中間,用畫圓的方式雙手齊下,揉捏素素的胸部,力道由小轉大,再由大變小。

  雖然并非自愿,但是身體是老實的,素素的乳頭已經像果核一樣明顯突起。

  見到這情景,謝遜對素素露出了不懷好意的笑容。素素對于自己身體產生的反應,本來是覺得十分羞恥,可是自己偏偏無力反抗,見到謝遜的笑容之后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

  果不其然,謝遜先用手指捏她的乳頭,然后用嘴去含著乳頭舔弄,雖然是隔著衣物,但是衣物的摩擦反而帶來另一種的刺激,那一種摩擦感,讓素素的身體開始扭怩作態,臉色也泛起了桃紅。謝遜起身,倏地一劍就往素素胸前揮去,一對豪乳登時彈了出來,素素雖然不愿意,可是又無力回天。

  不愧是成熟的女性,素素雖已臨產,卻無一般懷孕的女人浮腫,臉龐依然是清麗可人,肚皮一點皺紋都沒有,皮膚依然平滑細致;穿著衣服還不太明顯,但是一脫光……身材是那些小女生無法比得上的。

  素素此時覺得萬分屈辱,自己美麗的胴體正被一個陌生男人每一寸的欣賞,這是從沒遇過的事。謝遜一只手毫不憐惜的揉捏著素素的乳房,好比揉面團似搓揉著,彈性十足的雙乳,在謝遜手中改變形狀。

  突然,他一口含住素素的乳房,開始吸吮;還用舌頭靈巧的舔弄乳頭接著,再以舌頭在素素雙乳上畫圈圈,舔食素素的雙乳。直接接觸……自然是跟隔著衣服的感覺大不相同,謝遜手掌上的溫度搓揉時的力道和技巧,再加上乳頭所傳來了的酥麻感覺,對于素素來說,這又是一種未曾有過的體驗。

  獅王除了舔弄乳頭外,自然也沒忘了將乳頭含住吸吮。素素口不能言,身體又被制住,只能不停搖頭表示反對,可是對方怎么可能接納。

  獅王抱起素素,以破碎的衣物將素素雙手雙腳拉開分別綁在兩棵大樹之間。

  再解開素素穴道,只留下顎的一個穴道不解。

  素素覺得萬分恥辱,她知道大禍已將臨頭……獅王接下來的動作,暗自心想:「他……他一定是想……解開我的穴道是因為不喜歡在……的時候,我一動不動像尸體一樣,但又怕我會咬舌自盡,所以留一個穴道沒解……五哥……」「你……你不你……不要過來你……離你……離我遠點你……」由于手腳被制,素素全身無力做任何抵抗。雖然曾經試圖反抗,只可惜力不從心,完全無法抵抗謝遜的暴行……素素受制于獅王,只覺得謝遜的手已經超過了肚臍,移向她的下體,伸手欲褪去她的褲子,素素本能的想反抗,她瘋狂似的亂動,不想要讓謝遜得逞,但是這也是無謂的抵抗。謝遜蹲在她前方,強行用手去摸著她的大腿……然后滑向臀部,一把捏住。

  謝遜更大膽的隔著褲子,將頭貼在素素下部。一種發癢的感覺,讓素素的意識在一瞬間空白。趁這個機會,獅王一把將褲子扯掉。完美的身材曲線、大到無法讓人一手掌握的胸部、修長的玉腿、下體、倒三角型的陰毛平順的貼著,小穴里還流出了不少愛液……盡露無遺,肉香四溢。

  在此同時,素素恢復了意識,雖然想遮住自己的隱密處,可是碎布制住了她的雙腳,將其強行分向兩邊,整個私處就呈現在對方眼前……此情此景,讓素素不禁側過了臉,不敢去想像接下來發生的事。

  雪白的大腿……光滑無垢,配合著身體的修長,素素最隱密的私處,還可以看得到淡淡的陰毛,讓看到的人引起無盡的遐想。謝遜伸手過去輕輕的碰了一下,之前的愛撫已經讓那里透著淡淡的水氣,因此這一觸碰可以說是讓素素有如電擊,身體大大的抖動了一下。

  趁勝追擊,獅王索性用更加激烈的手法刺激,用左手從背后將素素抱緊,右手則對著小穴撫摸。素素被拉開的雙腳,完全暴露了她的私處,濃密而柔軟的陰毛覆蓋不住微開的花瓣。

  獅王見狀,卻更加興奮,兩只手指撥開素素貞潔的花瓣,大拇指按住陰蒂。

  強烈的刺激下,素素的身體跟著不停的抖動,呼吸也越來越急促,已經失去了思考的能力,開始主動配合謝遜手指的動作。一種酥酥麻麻的觸感,再加上謝遜用手指用力擠壓,素素幾乎瘋狂了。

  可是不是這樣就算了,謝遜手指還竄了進去,直接用手撫弄著素素的私處,手指還伸進去小穴,摳挖著柔嫩的肉壁。不停地翻攪和搓揉之下,素素早就身體本能的一陣顫動,嬌聲連連,不停的發出甜美的呻吟聲。

  獅王的手指開始在陰地上顫動,靈活的指尖在素素花瓣奉上不斷游移。

  挑逗持續良久,素素突然覺得一陣快意沖向腦袋,暗自悲想:「濕…濕了……」見到自己不爭氣的身體,不禁悲從中來。

  獅王將素素解開,推倒在床上,火熱的肉體壓在素素赤裸裸的美艷胴體上,接著又在素素的身體上下其手,用手去逗弄著小穴。到了這時候,素素也明白了接下來的事,想逃,可是,小穴一被挑逗,又強烈的把她的力氣打去。

  然后獅王將臉貼近素素的小穴像貓似輕輕的舔著小穴,偶爾還用舌頭輕插素素的小穴。女人的那里被男人這樣舔著、弄著,素素簡直是難過得快哭出來了,可是那種刺激,卻又讓她一直不停的發出甜美的呼喊,甚至完完全全無法思考,素素雙手頂著獅王的頭,整個身體隨著獅王的動作在顫動著。素素小穴里的愛液也隨著謝遜的動作更加的泛濫災……「啊……啊……不……不要……停……停止啊……啊……」素素眼角不禁淌下淚來,被謝遜剛才那樣一攪和,就連想開口呼救的力氣都剝奪了。

  見到素素如此的配合,謝遜冷笑了一下,似乎已經確定素素不會再有什么抵抗,于是便親吻素素的櫻唇,把舌頭伸進素素口中攪拌素素濕滑的舌頭。

  素素遭此打擊,幾乎快崩潰了,可是此時此刻卻是一點辦法也沒有,只能看著謝遜,任由他不斷的蹂躪自己的舌頭,盡情的吸取自己的唾液。素素扭動嬌軀,不斷地作掙扎。

  素素本想喘上一口氣,但是謝遜立刻封上了她的小嘴,激烈的相吻,讓她又有不同的感受。腦中又亂哄哄的,不知不覺開始配合著謝遜的舌頭,口中的作戰已逐漸升華,然后慢慢的分開……分開之后,謝遜又再一次和素素接吻,然后目標又吻回了她的身上。

  這個時候的素素已經沒有之前的反抗,配合著攻勢,謝遜慢慢將素素的束縛解去。雖然束縛已解開,可是她也沒有激烈的反抗,兩人又再一次接吻。謝遜讓素素跪坐著,然后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脫光了……站在素素面前,將她的頭微微上抬,然后提起了肉棒塞入她的口中。粗大的肉棒塞入了素素口中,頓時覺得有點呼吸困難。

  謝遜還按住了她的頭,開始前后進出著素素的小嘴。素素眼淚不停落下,畢竟粗大的肉棒不可能完全進入口中。可是謝遜并沒有憐香惜玉的心,大出大入的。

  無可奈何之下,素素根本無力反抗。對素素來說,這些動作都十分難為情,她先將肉棒含進去,然后口中深處又抽出來。接著又含住肉棒的前端而且,像是在劃小圓圈般地繞著不停地轉動。

  現在謝遜的肉棒沾滿了透明的黏液,有著鮮明的濃厚氣息,像是叨著奶瓶的小嬰兒一樣,素素吸吮了幾下之后,才能放松似喘一口氣。跟著素素用舌頭來回再舔著肉棒,她伸出右手在肉棒的基部,溫柔地握住脹硬的小球。極盡的羞辱素素的自尊心……將素素推倒在石床上,謝遜將素素雙腳分的更開,不理會素素的要求,將肉棒對準了小穴,挺立著的肉棒前端頂著她已經濕淋淋的小穴入口處,一股作氣的挺著腰猛插了進去。素素一陣嬌喊。小穴里意外的緊,有一種撐破了皮或肉的感覺,謝遜將肉棒緩緩抽出。

  交替的輪番攻勢下,素素已經呈現出無力的狀態,反而跟著謝遜的動作擺動她的身體配合謝遜的攻勢。謝遜將肉棒緩緩進出小穴。每一次的插入都讓素素發出了甜美的呻吟聲。

  隨著動作漸漸的加快,也如拓荒似的越插越深,堅挺的肉棒不停在柔軟的小穴中的進出,謝遜還用手揉捏著素素的乳房。香汗淋漓、忘情叫喊,這已經是現在的素素唯一能做到的事了。

  謝遜反覆的用力抽插著素素的小穴,的確也帶給素素興奮的感受,雖然給了她疼痛與羞恥感,可是這個候時她也扭動著自己的身體順從肉棒抽插的動作,頭不停的左右搖晃著。小穴里也一陣陣的收縮痙攣著,讓謝遜獲得更大的快感,為了使快感加劇,抽插的速度、次數還有動作,也都更快更大了。

  在女人的小穴中,不管是再怎如何勇猛的肉棒遲早都會臣服于女人的小穴里最深處更何況是如此的狂烈的抽送。如果繼續用這種速度抽插下去,或許爆發也只不過是時間上的問題。可是謝遜似乎沒有什么極限,兩人的下半身結合的更緊密,抽插的動作也一直沒停過。

  素素甜美的呻吟聲卻逐漸變小變弱,柔弱的身體已經承受不住了。高潮一波接著一波,謝遜還將體位由原來的姿勢換成坐姿,使用像觀音坐蓮似的由下往上強力抽送。不同的姿勢有不同的快感,無力的素素將手搭在謝遜的肩上。

  謝遜反將抱緊了她,如此一來,抽插的動作可以說每一次都頂到深處。痛感與快感并重之下,素素被送上了絕頂,意識完全模糊。

  而又抽送幾分鐘后,謝遜在素素的小穴深處里,射出了大量白色精液,一股作氣的如飛彈般不停射向最后的目標。承受謝遜強力的最后攻擊之后,素素全身無力的躺在床上。

  突然,「哇─!」地一陣嬰兒哭聲。

  謝遜聽到哭聲,如夢初醒。謝遜忙解開綁住殷素素的布條后,一個轉身,長嘆一聲,飛奔而去。殷素素緊緊的以破碎的衣物裹住自己的軀體,開始崩潰的流淚,百般的恥辱如割肉一般。

  「孩子……」

  之后,殷素素未曾向張翠山提起那晚發的事;在張翠山的提議之下,三人結成了異姓兄弟,謝遜并為孩兒取名無忌,收他為義子,約定由兩方輪流照顧一個月。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陸冠英智取俏黃蓉 下一篇:肉欲媚藥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另梅花四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