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傲世女神調教】3(完)

隨著尾巴的插入,嫣翎也搖晃臀部,好讓它能夠順利進入,嘴巴也不停發出
「嗯……」的淫聲。
  「終于成功了,我孫鍇的第一個狗奴隸出現了。哈……」孫鍇看著搖晃屁股
的嫣翎,心里自豪的想著。
  終于尾巴完全的進入了嫣翎的屁股里,那種充實的感覺讓嫣翎的慾火稍微平
息。
  「怎么樣?好色的母狗,舒服多了吧!看看妳自己的陰戶吧,流出那么多的
淫水,還要否認妳是被虐待狂的事實嗎?」
  嫣翎看著自己的下體,從陰戶流出的淫水還不停流著。「啊!我真是一個好
色的女人,被強迫當母狗還會興奮。」嫣翎自暴自棄的想法,反映了她現在的處
境。現在的她身上沒有任何遮蔽的衣物,脖子上戴著狗環,四肢著地,再加上那
條尾巴,簡直就是一只不折不扣的母狗。
  孫鍇蹲下來對著搖晃屁股的嫣翎說∶「再多動一下,這樣才會更舒服的!」
  那尾巴的球狀部分已經完全的進入了嫣翎的屁股里,只要嫣翎每動一下,就
會在屁股里滑動,進而摩擦著雙丘,刺激著嫣翎的神經,挑逗著性慾. 此時嫣翎
的性慾已經燃燒起來,她忘我的搖動著身體,尾巴也隨著身體的擺動而有節奏的
搖晃,嫣翎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因為尾巴的插入跟自愿當狗的羞辱而性感起來。現
在她不但是屁股搔癢難忍,連陰戶也熱起來,兩片陰唇一開一合的期待著大陽具
的插入。她不自覺的用手撫摸著陰戶,口中忘我的發出浪聲,但是手淫卻無法滿
足她的性慾,反而更加刺激著。
  「啊……嗯……我……好癢啊……我好想要……」嫣翎不顧羞恥的要求著。
  孫鍇早就把身上的衣服脫掉,露出巨大的陽具,站在嫣翎的前方,嫣翎雙眼
充斥慾火注視著孫鍇的陽具,雙唇早已乾燥,她不停用舌尖舔舐嘴唇。
  「是不是很想要我的大陽具啊!如果要的話就慢慢爬過來。」
  孫鍇的話像催眠的咒語一樣,讓嫣翎不自覺的照他說的話做。她慢慢的爬到
孫鍇的面前,堅挺的乳頭已然說明了現在的她性慾燃燒到最頂點,全身充滿了慾
火。
  「嗯!很乖,現在用妳的舌頭替我服務一下吧!」
  嫣翎早已迫不及待的伸出舌頭舔舐著孫鍇的大陽具,她先從龜頭部份輕輕的
吻起,然后慢慢把整個陽具吞入嘴巴里,讓粗大的陰莖在口中有節奏的進出。
  「唔……嗯……唔……」的聲音刺激著孫鍇:「表現的很好,看來妳常替人
這樣服務吧!」
  對于孫鍇的話,嫣翎完全沒有聽進去,因為她現在正專心的品嘗著大陽具。
  雖然這是嫣翎第一次的口交經驗,但是表現出來的技巧完全不像個新手。
  「果然有成為奴隸的天份,跟云奴一模一樣。都是個被虐待狂、暴露狂。」
  孫鍇在心里想著。
  他已經勾勒出未來讓兩人見面之后的計劃:「讓她們兩個白天在公司里讓我
凌虐,晚上再到我的舞廳里表演,替我賺錢,哈……」
  隨著粗大的陰莖在嫣翎口中進出,孫鍇終于達到了高潮,滿足的射出精液在
嫣翎的嘴里,嫣翎也毫不排斥的吞下。
  雖然孫鍇才剛剛射精,但是馬上又再雄赳赳的勃起。而嫣翎早已忍不住了,
紅腫的陰唇和充斥著淫水的陰戶,已經讓她的慾念完全的散發出來。她不斷的搖
擺插著尾巴的屁股,表達著她的慾望。
  「快一點嘛……嗯……」嫣翎不停的挑逗著孫鍇。
  「做的不錯,值得好好嘉勉!背對著我,下賤的母狗!我要給妳最喜歡的大
雞巴!」
  嫣翎高興的轉過身,高高的把臀部挺起。孫鍇看準了目標,用力的插入。
  「啊……嗯……好舒服啊……」嫣翎馬上發出滿足的聲音,身體也隨著孫鍇
的抽插而前后搖晃。孫鍇更在抽插的同時,握住尾巴摩擦著嫣翎的屁股,讓她感
受到來自肛門跟陰戶的雙重刺激。
  「嗯……啊……我……我受不了……我……我要丟了……」終于在孫鍇的賣
力抽插再加上尾巴的刺激,嫣翎達到了高潮。
  高潮后的嫣翎無力的趴在地上,孫鍇穿上衣服后,把狗鏈重新扣在狗環上,
再拿出一個手銬跟腳鏈把嫣翎綁住。
  「你……你在做什么?」
  「沒什么,我只不過讓妳做母狗吧了。」
  因為手銬跟腳鏈中間有一根鐵棒,剛好撐住嫣翎的身體,讓她無法站立,必
須像狗一樣趴在地上或是半蹲著。
  「你……你太過份了!」嫣翎羞憤的幾乎哭出來,但這只是孫鍇的第一步計
劃而已,在往后的日子里會更多的殘酷手段等著她!
             第七回大街上的暴露
  自從嫣翎屈辱的接受了尾巴之后,孫鍇便開始了調教的過程。在這個幾坪大
小的調教室里,孫鍇用他的大陽具跟皮鞭徹底的征服了嫣翎。
  孫鍇利用一次又一次的凌虐與羞辱,挖掘出潛藏于孫嫣翎心底深處的變態慾
望,讓嫣翎不自覺的掉入被虐待的地獄里。
  對嫣翎而言,在這里她已不是處處受人尊重的警官跟吸引男人目光的美女,
她只是孫鍇的奴隸,一個沒有自我意識跟自尊的母狗奴隸。更讓嫣翎害怕的是,
她居然慢慢習慣成為孫鍇的奴隸,甚至渴望成為被虐待的奴隸。
  這樣的轉變不禁讓嫣翎開始相信自己正如孫鍇所說的,是個不折不扣的被虐
待狂跟暴露狂,當初果決的抵抗孫鍇的信心也在不斷的在被虐待的過程中消失殆
盡。深藏于內心的變態慾望正一步步的侵蝕她的道德堤防,摧毀她的理智,讓她
由內心承認自己是個不折不扣的奴隸。
  終于七天過去了,孫鍇知道是該放嫣翎回去的時候。
  孫鍇了解到自己的初步調教已經成功了,現在的嫣翎已經對他服服貼貼,完
全把孫鍇當作主人而自己是個奴隸。
  走在往調教室的走廊上,看著兩旁自己的成就,孫鍇滿意的評估自己的調教
成果:「能把這么漂亮的女警訓練成我的奴隸,嘿嘿!真是愈來愈佩服我的手段
跟眼光了!哈!!!」
  孫鍇一邊走一邊想,很快的就到了調教室。他一推開門,就看到嫣翎跪在地
上,身上仍然只有一件皮內褲遮住陰戶,乳房四周也用繩索捆綁著,脖子上帶著
狗環,恭敬的對孫鍇說:「淫蕩下賤的母狗奴隸向主人請安!!」
  這句話是孫鍇強迫嫣翎說的,但是現在嫣翎已經很自然的說出這樣的話,并
不會感到羞恥。
  「果然這幾天的洗腦非常成功。」
  孫鍇不但強迫嫣翎早上要說出自己是下賤的母狗奴隸,連晚上都強迫她說:
「我是孫鍇主人的母狗奴隸。」
  這樣的話,嫣翎開始很反抗,但是現在已經不覺得難為晴,就好像是很平常
的話。
  「好色的母狗奴隸,今天是妳離開調教室的日子,妳也該回去上班了。孫大
警官!!」
  聽到孫鍇的話,嫣翎心中為之震驚。
  「是啊!七天已經過了。」她回想起這七天來的過程,想到自己不但被孫鍇
奸淫,還成為他的母狗奴隸,心中不禁百味雜陳。
  「我要怎么面對我的同事跟長官呢?難道我真的要做孫鍇的奴隸!!」
  而孫鍇胸有成竹看著嫣翎若有所思的表情,心中早已經盤算著以后的計劃,
「不用再想了,妳已經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孫鍇在心里想著。
                 5
  ……
  嫣翎坐在孫鍇的敞篷跑車里,看著窗外呼嘯而過的車子,嫣翎想到該怎么面
對警局的同事跟長官。
  現在的她上半身穿著幾乎裸露半邊乳房的黑色薄紗低胸禮服,里面當然沒有
胸罩,只要一沾水,那粉紅色的乳頭便若隱若現,下半身則是穿著超短的黑色迷
你裙,裙子的下擺只能勉強遮住黑色森林,自然孫鍇也要求她不穿內褲,再搭配
上黑色的絲襪與高跟鞋以及如舞女般的濃妝,任何男人看到嫣翎都會忍不住亢奮
起來。
  「哈!下賤的奴隸,這樣暴露的裝扮才能滿足妳的變態慾望吧!!」
  孫鍇一邊開車一邊撫摸著嫣翎的乳房,孫鍇的手從乳房開始,有節奏的慢慢
挑逗著嫣翎,口中還不停說著淫蕩的話來刺激著嫣翎。
  原本嫣翎極力克制自己,不讓自己產生性感,但是已經被孫鍇挖掘出的性慾
卻不自主的讓自己慢慢產生性感,「啊!啊!……嗯!……」在孫鍇的挑逗下,
嫣翎不自主的發出哼聲。
  在調教室里,孫鍇已經徹底的擊垮她的道德防衛,讓她全身都成為性感帶,
只要男人的手% DAC就會不自主的發軟,產生慾念。
  「啊!好舒服啊!!主人再快一點!……嗯!!……」嫣翎在孫鍇的手指刺
激下,已經漸漸要達到高潮,陰戶的淫水也漸漸流到大腿根。
  孫鍇把插入在嫣翎陰戶的手指拔出來:「好色的奴隸,看看妳分泌出的淫水
吧!才不過幾分鐘而已,就流出這么多的淫水,妳還想否認妳是個變態的被虐待
狂和暴露狂的事實嗎?!」
  原本期待高潮的嫣翎,突然間身體感到空虛,她看著孫鍇的手指上面沾滿了
她的淫水,身體的慾念卻還不能獲得解放,陰戶的淫水還在汨汨的流。
  「啊!!不要欺負我了,主人快讓我解放吧!!」慾火焚身的嫣翎撒嬌般的
對孫鍇要求。
  但是孫鍇卻在此時一言不發,只是專心的開車,如此反常的舉動讓嫣翎感到
納悶,心中原本高漲的慾念也瞬息消弭了大半。
  終于孫鍇的車子到達警局的門口,當嫣翎正準備開門下車的時候,孫鍇卻叫
住了她:「好色的奴隸,剛剛為了行車的安全,所以沒有給你我的大陽具,現在
來對它打個招呼吧!」說完就把他的巨大陽具掏出來。
  「在……在這里?!」嫣翎疑惑的詢問著孫鍇:「就在警局的門口,現在又
是上班上課的時間,萬一被人看到或是被同事看到,這……」
  「哼!妳以為妳能反抗我的命令嗎?不要忘了,在調教室里親口發誓要忠心
的作我的奴隸的人是妳喔,現在敢反抗我,我看你很想成為全國男人都知道的A
片女主角。」孫鍇不留情的打斷嫣翎的話。
  「更何況,其實妳的潛意識里不也希望表現妳的淫蕩模樣,在這里最多人看
到,不正符合妳暴露狂的本性嗎?!!哈!!」
  其實當孫鍇說要在這里口交的時候,嫣翎就已經產生莫名的興奮。幻想著在
人來人往的街道上作出如此淫邪的行為,嫣翎的陰戶就不自覺的搔癢起來,慾火
也被點燃了,又看到孫鍇的巨棒,這七天來被訓練凌虐的身體自然的產生性感。
  所以一聽到孫鍇的威脅,再加上本身的慾望,嫣翎便走向孫鍇,蹲下來就要
為孫鍇口交。
  「慢著!!」孫鍇卻阻止了她:「妳不能蹲下來,要把妳的大屁股裸露給他
們看,這才符合妳的暴露狂本性嘛!!」孫鍇指著街上的行人對嫣翎說。
  「啊!不要這樣折磨我吧!好……好羞恥喔!」嫣翎哀怨的對孫鍇說,但是
還是聽從孫鍇的話,其實她心中也分不出到底自己是被強迫或是自愿的。嫣翎把
迷你裙的裙擺往上撩,露出自己的修長大腿與白皙的臀部。
  「嗯!這樣不是很好嗎!看看妳的淫蕩模樣,真讓人精神亢奮!我的肉棒已
經忍不住了!快來吧!!」孫鍇催促著嫣翎。
  嫣翎扭著24的柳腰,用非常挑逗的姿勢走向孫鍇,她看著孫鍇堅挺的肉棒,
腦海里閃過這七天來的調教畫面,一幕幕都讓嫣翎意亂情迷。
  「就是這巨大的肉棒,害我受到無情的凌虐。」嫣翎雖然心里如此想著,但
是她的身體已經變成被虐待狂跟暴露狂的淫亂身體,再也離不開孫鍇的巨大肉棒
了。
  她慢慢的把頭低下靠近孫鍇的肉棒,胸前雙峰立刻展現在路人面前,那粉紅
色的乳頭早已因為孫鍇的愛撫跟暴露的羞恥感刺激下而挺立,陰戶更流出淫水到
雙股之間,在陽光下閃閃發亮,增添了幾分淫靡的氣氛。
  她伸出了丁香小舌,緩慢而有節奏的舔著孫鍇的龜頭,慢慢的將孫鍇的肉棒
往口中伸入,另一方面,嫣翎感覺到陰戶也搔癢難當,手指頭不自覺的撫摸著陰
部,口中發出「嗯……嗯……」的聲音,孫鍇也閉上眼盡情的享受嫣翎的服務。
  嫣翎忘我的舔著孫鍇的肉棒,一只手握住孫鍇的肉棒,讓它在嘴巴里一進一
出,另一只手的手指頭則在陰部不停的撫摸,配合著口交的節奏,撫摸著自己的
陰唇。此時嫣翎已經忘記自己是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腦海里只想著讓自己能夠
達到高潮。
  終于嫣翎完成了對孫鍇的服務,自己也達到了高潮,殘留在雙股間的淫水,
彷彿提醒著嫣翎,自己是個變態的事實。嫣翎拉下迷你裙的裙擺,整理了一下身
上的衣服,讓她又成為受人注目的美女。
  「哈!好色的奴隸,剛剛是不是又達到高潮了啊!看看妳的淫蕩模樣,真是
個淫亂的身體啊!」孫鍇看到嫣翎拉下迷你裙,非常不悅的說:「誰叫你把裙子
拉下的?我還有更重要的東西沒給妳呢!」
  嫣翎聽到孫鍇這樣說,心里產生了一種不祥的預感:「是……是什么??」
  嫣翎帶著恐懼的語調詢問著孫鍇,她的直覺告訴她不會是什么好東西。
  孫鍇頗有深意看著嫣翎,從車子的前座拿出了一支有電動裝置的假陽具,形
狀非常特別,除了原本又粗又大的假陽具外,又多了一只比較短的陽具,而這兩
只假陽具卻是附著在一件皮制內褲上,上面有一個像小型發報機一般的接收器。
  「哈!!知道這是做什么的嗎?」孫鍇故意詢問嫣翎。
  其實經過七天來的調教,嫣翎幾乎閉著眼睛就會想起假陽具插入自己陰戶的
情境,而且只要想起這樣的情境,陰戶就不自覺的流出淫水。所以當她看見這支
又粗又大的陽具,就知道是要插在自己的陰戶里來折磨自己。
  「不……不知道!!」雖然如此,但是羞恥心與道德感還是讓嫣翎說不出它
的用途。
  「怎么會不知道呢?真是枉費我的教導!」孫鍇故意以老師教學生的口吻責
備嫣翎:「它每天帶給妳酥麻的快感,讓妳達到高潮,代替我讓妳的陰戶流出淫
亂的花蜜,妳居然不知道它的用途,現在我要懲罰妳,拉起妳的裙子!」
  嫣翎哀怨的看著孫鍇,但是卻不敢反抗他,順從的拉起迷你裙的裙擺。
  「要……做什么!?」嫣翎詢問著孫鍇。
  「哈!!妳今天上班,裙子里如果不穿內褲,那可是會被長官責備的,這件
就是我為妳準備的內褲啊!現在我要妳穿上它去上班,知道嗎?!」
  「要在這里穿!?」雖然已經習慣了這樣的暴露,但是在大庭廣眾下,做這
樣的羞恥行為還是頭一遭,嫣翎不禁漲紅了臉,但是從大腿根部分泌出的蜜汁,
卻證明了其實她內心深處期待著如此大膽的行為。于是她慢慢的拉起裙擺,露出
那濃密的黑森林,忍受著路上行人的異樣眼光。
  「真不愧是警局第一淫女,連陰戶的形狀都這么淫蕩,真讓人忍不住想干一
次。」
  其實孫鍇這些話是故意在大街上講給嫣翎聽的,目的是要測試她是否已經完
全沉溺在暴露跟淫亂的快感里。結果讓孫鍇很滿意,因為光聽到這些話,嫣翎就
已經陷入意亂情迷的狀態,胸口不停的起伏,乳頭也堅挺了,更別提從陰戶流出
的淫水了。
  「嗯!現在用妳的手指頭撥開妳的陰唇。」
  「是的!主人。」嫣翎用一只手拉住提起的裙擺,用另一只手的中指跟拇指
撥開那兩片陰唇。
  孫鍇拿起假陽具,慢慢的往嫣翎的陰戶里推送。
  孫鍇故意的以慢動作來挑逗著嫣翎,他先以假陽具在陰唇附近畫圈圈,刺激
著嫣翎,然后再慢慢的插入她的陰戶里。
  隨著他的動作,嫣翎忍不住發出「啊!!……啊!!」的淫聲。
  終于假陽具順利進入她的陰戶。
  「很好!現在轉身,然后將屁股撐開。」
  聽到孫鍇的命令,嫣翎幾乎嚇了一跳,雖然幾天來的調教,嫣翎的屁股已經
能習慣陽具的插入,但畢竟還是個處女地,是承受不了假陽具的折磨的。但是孫
鍇嚴厲的眼神不容許有任何的懷疑,于是她轉過身來用雙手撥開屁股的雙丘,孫
鍇在那只較小的假陽具上抹了潤滑膏,好幫助它插入嫣翎的屁股里。
  在孫鍇完成了動作之后,將皮制內褲的扣環扣上。孫鍇滿意的看著嫣翎,兩
支假陽具同時插入奴隸的陰戶跟屁眼,還是他第一次的嘗試,現在看起來效果還
不錯。
  「好色的母狗奴隸,感覺怎么樣啊?」
  嫣翎早已經因為假陽具的插入而產生奇妙的感覺,這是以前從來沒有過的。
  「好了,妳現在可以去上班了。記住!不準脫下妳的內褲,我會來接妳下班
的。」
  「是的,主人。」嫣翎就往警局大門走去。
  孫鍇看著嫣翎的背影,心里正盤算著下一步的計劃……
             第八回警局的羞辱
  進到警局的嫣翎立刻就吸引住大家的目光,同事們看它的眼神包含著疑問、
不解、……但是卻有更多的淫邪。
  大家都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的美女,那幾乎遮不住隱密私處的迷你短裙,剪
裁合身充滿挑逗的黑色薄紗禮服,再加上濃妝,讓警局的男同事眼中都噴出了熊
熊慾火。
  在往辦公室的路上,嫣翎滿腦子想到的都是大家看到她的淫蕩打扮,「啊!
他們一定都看到我的身體了。」這樣的想法充斥在她的腦里。
  嫣翎一邊想,一邊手卻無意識的撫摸自己的胸部,隔著薄紗禮服撫摸自己的
乳房,手指頭也在挺立的乳頭上慢慢畫圈。另一只手也在那迷你裙的深處不停撫
摸,兩眼充滿著挑逗的眼神看著警局的男同事,舌頭舔舐著嘴唇。
  她不知道為什么自己會作如此大膽的行為,她只知道當大家都看著她時,彷
彿有一種無法抗拒的力量支配著她,讓她毫不羞恥的做出淫蕩的行為。
  就這樣子一路走到自己的辦公室,那被假陽具插入的陰戶早已分泌出陣陣的
淫水,全身已陷入亢奮的狀態。甚至當她坐到椅子上的時候,面對窗外的同事,
腦子里還充滿著淫靡的想法,久久不能平復。
  在這個時候,嫣翎桌上的電話響起了,打斷了她的冥想。
  「喂!請問那位?」嫣翎很自然的接起電話。
  「哈!!!淫蕩的母狗奴隸,我現在正在窗外看著妳。」
  一聽到這個聲音,嫣翎的心中立刻有不祥的預兆,馬上起身到窗邊一看,看
到孫鍇正向他揮手致意。
  「讓大家看到妳的身體一定很爽吧!妳的淫亂小穴一定流出陣陣的淫水!」
  「你想怎么樣?這里是警局,不要亂來。」嫣翎故作強硬的對孫鍇說。
  「嘿嘿!!叫我不要亂來,妳以為妳有資格跟我說這樣的話嗎??不要忘了
你可是我的母狗奴隸呢!!」
  「你不要再威脅我了,我……已經決定要擺脫你的控制。」嫣翎彷彿下定決
心的對孫鍇說。
  「哈!!妳不會的,因為沒有任何女人在被我教育以后,能忘得了銷魂的快
感,尤其是像你這樣暴露狂的女人。如果妳想擺脫我的控制,在你進來以后就會
把插在你陰戶的假陽具拿開,但是你沒有這樣做,因為妳離不開假陽具給你的快
感,忘不了它帶給你如潮浪般無窮無盡的愉悅,妳更無法否認自己是個淫亂的變
態女人,所以妳永遠都離不開我,永遠都是我的母狗奴隸。」
  「你……你不要再說了!」
  嫣翎的決心在孫鍇的這一番話下瓦解了,她急忙的掛下電話,像是要逃離孫
鍇的魔掌,但是這一番話卻一直在她的腦中盤旋不去。
  「我真的是個淫亂的女人嗎?是個有變態慾望的女人嗎?」雖然她很想擺脫
這樣的想法,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行為,就無法說服自己。
  突然間,嫣翎覺得從自己的下腹部傳來異樣的感覺,原本插入在陰戶的假陽
具開始轉動起來,慢慢的律動刺激著陰戶的最深處。
  感受到假陽具刺激的嫣翎,那稍微喘息的慾火又延燒了嫣翎的全身,從大腿
根的最深處開始,一直蔓延到全身,酥麻的快感不禁使嫣翎從嘴巴里發出淫靡的
哼聲,手也不自覺的伸往大腿的深處。
  「啊!怎么會……啊!嗯!……」慢慢地,陰戶里的刺激越來越強烈,她的
聲音也越來越大。
  「啊……不可以在這里……啊……」
  陰戶分泌的淫水順著皮制內褲的邊緣流下來,雙腳也因為假陽具的震動而張
開。
  假陽具不停的轉動,電話又再度響起,嫣翎知道是孫鍇打來的,她急忙的拿
起話筒。
  「哈!哈!……淫蕩的奴隸,妳忘了我為了恭賀妳第一天上班,特別替你穿
上的內褲了嗎?!大陽具的感覺如何?」
  「你……你……快關掉開關啊……啊……」嫣翎對孫鍇說。
  「關掉開關?妳舍得嗎?我現在才把開關開到第二級而已,還沒有到最強力
的級數,妳就已經受不了了嗎?」
  嫣翎已經無法回答孫鍇的話了,因為孫鍇在講電話的同時又把開關加強到第
二級的威力,加快了轉動的速度。
  「怎么樣啊?雖然比起我的大肉棒還差一點,但是已經足以讓你流出淫靡的
浪水了吧。哈……」
  孫鍇不斷的說些淫蕩的話刺激著嫣翎,讓原本在假陽具刺激下已經快要瘋狂
的嫣翎,此時更是幾乎忘我的發出淫聲。
  「不行啊!……我不可以在這里……」
  雖然嫣翎告訴自己不能在神圣的警局做出下賤的行為,但是辦公室外手下們
的視奸讓她已有了放浪的想法,再加上陰戶里的假陽具抽插下,嫣翎的理智幾乎
到達潰堤的邊緣。
  隨著假陽具的轉動,嫣翎也越叫越大聲,她已經到達忘我的境界,手上的話
筒也掉到桌上,只想著迎接高潮的來臨。
  但是此時原本高速轉動的假陽具卻停止動作,讓一心期待高潮的嫣翎立刻若
有所失的樣子。
  她拿起桌上的話筒,卻發現話筒的另一端早已經掛斷。嫣翎心中感到疑惑又
失望,在即將達到高潮時,它卻停止了動作,讓嫣翎可是從云端掉落地面,只能
撫摸自己的身體細細回味。
  「叩!叩!叩!」
  「誰啊?」
  突來的敲門聲,打斷了嫣翎的思緒,
  「長官!外面有人找您。」
  「喔!請他進來。」
  嫣翎整理了一下服裝,可是當他看到進來的人時,卻受到了極大的震撼。原
來進來的人正是孫鍇,他決定要讓嫣翎徹底的解放自己,讓她了解自己的處境。
  「你……你怎么會來這里?」嫣玲的語氣充滿著訝異跟不安,她隱約的覺得
自己已陷入不利的情境里。
  「哈!剛剛的假陽具一定插的妳很爽吧!不過可還比不上我的肉棒。」孫鍇
順手將門帶上,一步步走向嫣翎。
  當孫鍇的目光掃向嫣翎的身體時,嫣翎就感覺到一股電流穿透而過,她想起
了那七天的調教,想起自己淫蕩的動作跟他的肉棒,身體自然而然的產生反應,
陰戶也分泌出了淫水。
  「這里是警察局,如果你敢亂來,外面我的手下可不會放過你的。」
  嫣翎出言警告孫鍇,一方面是掩飾自己的惶恐,一方面也是希望能讓孫鍇有
所顧忌。
  「喔!那妳放心,我不會亂來的,你可是我最愛的母狗奴隸,我怎么會亂來
呢?!不過如果你想讓大家都看到這些照片的話,妳就大聲叫吧!」
  孫鍇把他帶來的牛皮紙袋丟在桌上,里面的相片馬上散落出來,都是一些淫
亂的照片,有幫人口交的,有張開雙腿自慰的,也有繩子捆綁后的照片……里面
的女主角都是嫣翎。
  嫣翎急忙收起這些照片,更馬上放下百葉窗隔絕外面的目光。
  「這樣子妳還能離開我嗎?我只要把這些照片往外面一丟,你馬上就……嘿
嘿……」
  「你到底要怎么樣才肯放過我?」嫣翎無助的對孫鍇說。
  她現在就像是無助的羔羊對邪惡的豺狼求饒,卻不知道自己已經一步一步陷
入墮落的深淵。
  孫鍇走到嫣翎身邊,低下頭吻著她的耳垂,「剛剛是不是覺得很舒服啊?」
  孫鍇在耳邊以帶點魅惑的音調對嫣翎說。
  「沒……沒有。」嫣翎像是被窺破心事般急忙否認。
  「喔!是這樣嗎?那再來一次吧!」
  「別……別……啊……」
  嫣翎還來不及阻止,孫鍇就按下了手上的開關,隱藏在嫣翎身體里的假陽具
馬上震動起來。
  「啊……嗯……啊……你……你快住手啊……」
  「怎么樣啊,是不是很舒服?」孫鍇一邊在嫣翎的耳邊說,一邊還輕輕的在
她的乳房上撫摸。
  這使得原本稍稍冷卻的慾火,此時不但再度被點燃,更如野火燎原般迅速蔓
延至全身,原本極力抵抗的心態也軟化。
  「嗯……嗯……」嫣翎已經顧不得自己的身份,只知道身體的刺激一次比一
次更猛烈,讓她不得不叫出來聲音。
  「很舒服吧!感覺很棒吧!說,妳很舒服。」
  「嗯……啊……很……很舒服。」
  嫣翎在假陽具與孫鍇的挑逗下已經全心全意沉浸在淫慾里,
  「那……是哪里舒服啊?」孫鍇又誘導性的問嫣翎。
  「是……是……不要逼我了!」嫣翎略為遲疑。
  「快說,不然我就停止它。」
  「不……不要停,是……是陰戶很舒服,啊……」
  看到孫鍇作勢要按下停止的按鍵,沉溺在淫慾里的嫣翎急忙說出令孫鍇滿意
的話。
  「這才是我的乖乖奴隸嘛,不過妳要說是妳的淫賤浪穴很舒服。」
  「是……是我的淫賤浪穴很舒服……啊……嗚……」
  假陽具仍然不停的轉動著,嫣翎也一次又一次的靠近高潮的頂點。她的理智
已經瀕臨潰堤,全身發軟的依靠在孫鍇身上。
  孫鍇仍然不停的撫摸著嫣翎的身體,先從乳房開始,用指甲慢慢的在乳頭四
周觸摸著,然后向下延伸到腰際,再到大腿,每一個動作都那么富有韻律,具有
挑逗性。漸漸地,孫鍇的手指往大腿根伸去,撫摸著被皮制內褲包住的私處。
  「啊……」
  孫鍇的手指在皮制內褲外不停的搓揉,讓震動的假陽具更深入的撞擊嫣翎的
肉壁。
  「啊……嗯……嗯……」嫣翎的叫聲不斷的迴蕩在辦公室里,交織著假陽具
的馬達聲,完全不像在嚴肅的警局所應該出現的景象……
  此時的嫣翎正雙目微閉享受著刺激,但是孫鍇卻停止假陽具的轉動,讓嫣翎
突然失去了快感的來源,她張開眼睛看著孫鍇,充滿著疑問的眼神。
  「主人……為什么停下來?」嫣翎不解的問孫鍇。
  「剛剛是不是很舒服啊?」
  「嗯。」嫣翎紅者臉點點頭。
  「那想不想再來啊?」
  已經嘗過兩次從云端跌落地面滋味的嫣翎,當然不想再錯過。
  「不要再欺負我了。」嫣翎撒嬌似的對孫鍇說。
  「如果妳還想要,就要聽話,先坐到辦公桌上。」
  嫣翎聽話的坐到辦公桌上,面向著孫鍇。
  「很好!現在把雙腳打開。」
  「啊……不行我辦不到……」似乎察覺出孫鍇想法的嫣翎不停反對。
  「哼!妳難道不想要這個嗎?」孫鍇拿起手上的控制器對嫣翎說:「何況妳
還有資格拒絕我嗎!?」
  聽到孫鍇的話,嫣翎知道自己是反對不了,也或許在她心里正期待這樣的暴
露機會才不反對。
  她慢慢的將雙腳打開,剛剛流出的淫水讓那黑色的皮制內褲更顯淫亂。孫鍇
走到嫣翎的面前,扒下她的裙子,嫣翎的下半身立刻顯露出來,脫下他的黑色薄
紗禮服,那堅挺的雙峰立刻裸露在空氣中,粉紅色的乳頭顯得突出,現在的嫣翎
已經幾乎全裸只剩下黑色的絲襪與皮制內褲而已。
  「主人……你想怎樣?……」看到孫鍇的動作,嫣翎心中充滿著疑惑。
  此時孫鍇又拿出預藏的繩子沿著嫣翎的雙峰到雙手綁起來,讓原本就豐滿的
胸部更顯突出,雙腳也用繩子固定在桌腳。
  嫣翎看到孫鍇的舉動,心里從疑惑轉為恐慌,畢竟這里是警察局,自己工作
的地方。她感覺到孫鍇似乎有一種特別的企圖:「如果在這里,我被……那怎么
辦!?」
  嫣翎不敢想像這樣的下場,「你……快放開我啦!快……」嫣翎不斷的向孫
鍇祈求,但孫鍇仍然繼續著動作。
  「嗯,終于完成,現在要讓妳達到高潮的天堂了。」孫鍇看著雙腳張開,隱
密私處因此暴露出來的嫣翎自言自語著,不禁滿意自己的杰作。
  「你……你到底想怎樣呢?」嫣翎的心里充滿疑慮,
  「我想讓妳達到快樂的頂峰啊!」孫鍇富有深意的對嫣翎說。
  接著他便按下控制器的按鈕,從最弱的一級開始,坐在桌上的嫣翎馬上感覺
到從自己的陰戶傳來熟悉的律動。
  「嗯……」嫣翎感受著假陽具的震動,口中也不自覺的發出呻吟聲,腰部也
不禁扭動起來。
  漸漸地,那假陽具的動作越來越加快,嫣翎的腰部也隨著假陽具的加速加快
的扭動的頻率。
  「啊……嗯……啊……」嫣翎不停呻吟著。現在的她早已被陰戶的假陽具弄
得淫聲不斷,嫣翎感覺到快感不停的侵襲著她,一波又一波,讓她完全沒有招架
的能力。
  就在嫣翎沉溺在快感里的同時,本來在旁邊欣賞的孫鍇卻走向窗邊。
  「怎么樣啊?是不是快要洩了?」
  「啊……啊……我不行了……」
  在假陽具一陣陣刺激下的嫣翎,終于快要達到高潮的頂峰。
  「如果說讓外面的人看到你現在這個模樣,一定讓妳很過癮吧!」孫鍇若有
所指的說。
  「不……不要啊……啊……我……我……啊……」
  聽到孫鍇的話還來不及反應,嫣翎就看到垂下的百葉窗被拉開,而辦公室外
的人看到幾乎全裸的嫣翎都詫異不已。嫣翎也在大家的注視下達到了高潮,只剩
下假陽具的馬達聲在「嗡……嗡……」的響著……
            第九回(終)真相大白
  看到窗戶外大家驚訝的表情,孫鍇不禁得意的笑了出來,他走到孫嫣翎的身
邊,解開她身上的束縛。
  「是不是很興奮啊!!在同事面前羞恥的暴露身體,還達到高潮的感覺怎么
樣啊?」
  「我……我……」嫣翎已經沒辦法說出她心里的感覺,整個身體靠在孫鍇的
身上還沉迷在剛剛的高潮余韻中無法思考。
  「不要浪費時間了!」
  嫣翎一臉狐疑的看著他。
  「在這么神圣的警局里暴露出自己變態的身體,妳還能否認自己是個變態狂
嗎?」
  嫣翎似乎明了孫鍇的意思,她低頭看看自己完全暴露的身體,從陰戶流出的
淫水沾滿了桌面,電動假陽具還插在陰戶里。
  「讓大家看到我這樣的行為,我還能再待在這里嗎?」嫣翎腦中不停的思考
著,理智告訴她,應該要繼續抗拒,但是身體最誠實的感覺卻讓她深陷其中。
  「妳還考慮什么?!妳已經沒有第二條路可以走了。」孫鍇溫柔的在她耳邊
說,雙手不停的撫慰她的乳房:「乖乖的作我的狗奴隸,才能讓妳到達快樂的天
堂。」
  「是啊?我還有第二條路能走嗎?」屈服的想法慢慢的在腦海中擴散。
  「看看妳自己的身體,淫水已經沾滿了桌面,讓大家都看到妳淫蕩的一面,
不要再反抗了,乖乖的跟我走吧!!」
  孫鍇拿出預先準備的狗環與鏈子:「還記得這些東西吧!它們可是妳的身份
像征喔!」
  當嫣翎看著孫鍇手上的鏈子與狗環,那七天的調教又出現在她的腦海里。想
到自己在一次次被凌辱、虐待,卻又不自覺的到達高潮的過程,想起自己早已被
開發成奴隸的身體,嫣翎知道自己已經離不開面前的主人,也改變不了成為奴隸
的命運。
  「請主人為我戴上狗奴隸的項圈。」彷彿已下定了決心,嫣翎擺出像狗一樣
的姿勢。
  「終于覺醒了,不枉我的調教啊!!」孫鍇一面自我陶醉,一面把狗環套在
嫣翎的身上,打開曾經屬于嫣翎的辦公室,牽著爬行的她走出警局大門,只留下
許多人的驚訝與疑竇……
  坐上了孫鍇的車,嫣翎回頭看著警局的大門,許多同事都對自己指指點點,
想起自己曾經引以為傲的工作與身份,對照現在的淫蕩模樣,不由得一陣傷感,
但是她已經回不了頭了,也許從她被綁架的第一天起就注定了成為奴隸的命運,
無法逃避的結果……
  從那一天開始,嫣翎就開始了奴隸的生活。她搬進了孫鍇的住處,住在孫鍇
為她安排的房間里,接受孫鍇的調教。
  孫鍇首先把嫣翎僅存的道德感與自尊給摧毀,要她徹底的接受自己是個狗奴
隸的事實,是自己的寵物。他命令嫣翎全身赤裸的住進狗籠里,只有在屁股裝上
尾巴,用狗鏈鎖住限制她的行動。每天晚上還用繩索跟鞭子調教她,讓她不斷貪
婪的追求被虐待的快感而越陷越深,為了要達到身體的高潮,只好服從孫鍇的調
教,直到她僅存的自尊被完全擊潰。
  經過了一段時間的調教,嫣翎已經完成的屈服于孫鍇的魔掌之下,不同于之
前的服從,現在的嫣翎已經是從心底徹底的屈服,她的價值觀與思想被孫鍇完全
改變,換言之,她已經接受了狗奴隸的身份。只要是孫鍇的命令,她都會完全服
從。
  為了驗收自己的調教成果,孫鍇特地在自己的別墅里安排嫣翎替他的手下與
朋友「服務」,其中包括曾經栽在她手中的黑道老大。
  當他們聽說孫鍇已經成功的將嫣翎馴服,變成他的奴隸之時,都是一臉不相
信的表情,可是看到嫣翎全身赤裸,還用繩索綁在雙乳跟陰戶,脖子上還戴著狗
環,被孫鍇牽著爬出來的時候,每個人都充滿驚訝的表情,大家都不敢相信那位
曾經高高在上又是精明干練的女警,現在居然會不知羞恥的露出淫蕩的身軀,還
變成黑社會老大的奴隸。
  每個人都迫不及待的掏出自己的肉棒,盡情的凌虐著嫣翎。有的人強迫她口
交,有的人拿起皮鞭鞭打著她,在這里舉行著淫亂的宴會,大家都彷彿置身在淫
蕩的殿堂里。而嫣翎狂野放蕩的表現,更為這次的盛宴增添了許多的色彩。
  當天晚上,嫣翎已經不知洩了多少次,赤裸的身軀、尖挺的乳房、修長的大
腿……身上的每一寸雪白肌膚都沾滿了男人的精液。
  看著因為縱慾過度而昏睡的嫣翎,全身上下都散發出妖魅的氣味,孫鍇滿意
的笑了:「這真是曠世的杰作啊!接下來,該是讓她們見面的時候了。哈!!」
  隔天,孫鍇就帶著全身疲憊的嫣翎前往屬于他的城堡,也是調教他奴隸的地
方。嫣翎仍然是戴著狗環,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絲質襯衫,那碩大的乳房與粉
紅色的乳頭若隱若現,下半身只穿著一件超短的迷你裙,如此暴露的打扮吸引了
來往人潮的目光,少部分是疑惑,其中還包括同為女人的嫉妒眼神,但是絕大部
分是男人野獸的渴望。
  坐在孫鍇車里的嫣翎其實早已習慣暴露的裝扮跟旁人異樣的眼光,甚至平常
時候還有些興奮的感覺,但是現在的嫣翎卻覺得心事重重,彷彿有什么事要發生
似的。
  終于車子到達了目的地,嫣翎看著這間別墅,心中感覺奇怪:「這……這里
是……?」
  「這里是要進行最終調教的地方,就是在這里要妳完成作我的狗奴隸的最后
程序,哈!!!」
  嫣翎突然恍然大悟。孫鍇下車拿出鏈子示意嫣翎下來,嫣翎雖然滿腹疑惑,
卻不敢違背他的命令,打開車門下車,雙膝跪地,兩手也趴在地面,做出像狗一
樣的姿勢。孫鍇就把鏈子扣上,牽著她走入別墅。
  一進到別墅里面,嫣翎打量了一下環境,里面的裝潢跟一般的透天厝相差無
幾,并沒有什么特別的,很難讓人聯想這里是充滿淫邪的地方。
  孫鍇帶著嫣翎進入一個小房間:「母狗奴隸,妳乖乖的待在這等一下。」孫
鍇說完就打開門出去,只留下疑惑的嫣翎。
  嫣翎看著小房間里的擺設,在房間的內側擺著一個單人床,靠近門的地方有
個柜子,與一般的客房相當,惟一比較奇怪的是里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香味,讓
人覺得心神蕩漾。就在嫣翎四處打量的時候,房間的門打開了。
  「主人您回來了。」嫣翎馬上向進來的人問好。可是當她看清楚進來的人是
誰的時候,卻是大吃一驚!!!!
  原來走進來的竟是她的好友─洛云。她身上穿著剪裁合身的洋裝,襯托著她
的曼妙身材,慢慢的走到她面前。
  「好久不見了,孫大警官,喔!不!應該叫妳變態的狗奴隸!!」
  洛云的話讓嫣翎驚異萬分:「妳……妳怎么會在這里?」
  第一次在她的好友面前做出暴露的打扮,讓嫣翎好不自在,再加上她的一番
話,更使她不知所措,似乎有些她不知道的內幕。
  「是主人派我來的。」
  「主人?!!難道妳也……」
  「不錯,我也是孫鍇主人的下賤奴隸,其實,早在我搬家之前就發誓要成為
主人的忠實奴隸了。」
  「搬家之前?那妳被孫鍇擄走也是假的囉!!」
  「沒錯,這只是一個引妳入圈套的陷阱,目的是要調教成妳也變成主人的奴
隸。」
  聽到這樣的話,嫣翎幾乎崩潰,她無法相信自己百般維護,甚至因此遭受凌
辱的好友,竟然跟別人一起算計她。
  「妳為什么要這么做?妳知不知道害得我好慘!」
  「一開始我也百般掙扎,我不想把妳拖下水,但是看到主人調教妳的情形,
我就發覺其實妳在正經的外表下,隱藏著跟我一樣的變態血液,都期待著被人虐
待的刺激,只是世俗的道德感與本身的羞恥心,掩蓋了妳的本性,現在主人只是
發掘出我們的本來面目而已。」
  「妳胡說!」嫣翎連忙反駁洛云的話,雖然她早已承認了自己是個淫賤奴隸
的事實,但是在多年好友面前,而這個好友又是陷害她的同謀,讓她又激起些微
的羞恥心。
  「喔!!是嗎?只可惜不管妳怎么反駁都無濟于事,看看妳的打扮,這樣暴
露的衣著,一定吸引了不少好色的目光吧!!」洛云一邊說,還一邊伸出手撫摸
著嫣翎的乳房:「嘖嘖,乳頭都硬起來了,看來下面也濕了吧?」
  「不……不要這樣……啊……」嫣翎想要阻止她的舉動,可是剛剛在路上,
路人的視奸已經挑起了她的慾火,而房間里的香味又帶有催情的作用,再加上洛
云只輕輕的撫摸乳頭的四周,讓嫣翎全身酥軟,絲毫沒有反抗能力。
  洛云輕扶著嫣翎躺下,動手脫下她的襯衫跟迷你裙,雪白的身體立刻身無寸
縷,洛云慢慢的撫摸著嫣翎,從乳房、腰部、最后到達大腿的根部,溫柔的刺激
著那濕潤的陰部,配合著手部的動作,洛云的嘴巴也不停的親吻著嫣翎,不斷的
挑逗著她。
  嫣翎在洛云的動作中,漸漸的瓦解了抵抗的意志,盡情的享受她的撫慰……
  此時洛云卻停止了動作,走向小柜子,從里面拿出了一條繩索,嫣翎也起身
看著洛云。
  「妳要做什么?」看到洛云手上的東西,嫣翎疑惑的問。
  「這繩索主人吩咐我要幫妳戴上的」內衣「。」
  「內衣?!!」
  「對,身為主人的奴隸,就一定要將乳房用繩索捆綁,我也是一樣。」
  說完洛云就把身上的洋裝脫掉,露出玲瓏有致的身材,果然在乳房的四周都
用繩索捆綁著,而身體還看得出有淡淡的鞭痕,下半身穿著一件絲質的內褲。
  「這是主人調教我后所留下的紀念,讓我在不斷的凌辱與虐待中達到真正的
高潮。」洛云對著曾經是好友的嫣翎,說出了這些話。
  「來吧!主人還等著我們呢!!」
  嫣翎看到洛云滿足的表情,再想到過去在孫鍇調教下的情形,心里不禁開始
期待著當奴隸的時光,她乖乖的站起來,讓洛云在她的乳房戴上了「內衣」。
  洛云仔細檢查嫣翎身上的繩索,確定沒有問題,「走吧!!」就牽起嫣翎的
手走出房間。
  走出了小房間,來到了別墅里的地下室,孫鍇早已在那里等候。
  「終于要完成最后的工作了。」孫鍇看著洛云帶領著全身赤裸的嫣翎走下階
梯,心中驕傲的想著,每次調教出一個奴隸,都有像完成一項工程的成就感。
  「主人的下賤奴隸向主人請安。」洛云帶著嫣翎跪在孫鍇的面前,對孫鍇問
好。
  孫鍇將嫣翎扶起:「怎么樣,看到自己的好友跟妳一樣都成為奴隸的感覺如
何?云奴!」
  「是!!」
  「讓她看看妳的烙印!」
  「是的,主人。」洛云站起來脫下身上的內褲,露出自己的私處。
  當嫣翎看到洛云的下體明顯的印著「云奴」兩個字的時候,想到自己也會成
為這樣的情形感到十分興奮。
  「妳以后也要像云奴一樣印上這樣的字,以后妳就沒有名字了。」
  「是的,主人!」嫣翎并沒有一絲的害怕,相反的還期待著手術的來臨。
  「妳以后就叫」翎奴「。」
  「多謝主人!!」
  孫鍇示意嫣翎躺下,以預先準備好的麻醉藥讓她昏迷,再拿出刮胡膏涂抹在
她茂密的森林之上,用刮胡刀完全的清除掉,回頭拿著被燒的通紅的烙鐵,慢慢
的在她身上完成最后的烙印……
  后記:在這之后,孫鍇知道了云奴,翎奴的真正身份,驚喜的得到了鳳凰集
團和國際刑警組,成為世界第一人。哈
               (全文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姑娘不要急】1 下一篇:【傲世女神調教】2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另梅花四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