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狩獵奸魔

狩獵奸魔

早已硬漲充血的陰莖迫不及待的直插入少女的陰道盡頭,被我緊按在床上的少女痛得失神慘叫著。我留意到沿著肉棒留出的血絲,興奮地叫著:“蔡健雅,你的處女是我的了。”同時抓著蔡健雅的秀麗長發,更賣力地抽插著。蔡健雅用盡氣力地扭轉嬌軀掙扎,可惜不單未能擺脫深入體內的陰莖,更變本加厲地以處女穴套弄著我那火熱的肉棒。

  蔡健雅的雙手無意識地向后亂推亂抓,希望逃離惡魔的狎弄,但是卻給我看準機會抓著她的一雙玉臂,借勢加速抽插著。

  如火車頭般粗壯碩大的陰莖冒出熱氣,一分一寸的迫開蔡健雅緊窄的陰道,開發著蔡健雅體內未經人事的深處。蔡健雅的體力隨著不停的哭叫掙扎而消耗用盡,最后無力地倦伏床上,任由奸魔淫辱著自己本應貞潔的處女軀體。

  我雙手穿過蔡健雅的腋下,抓著少女豐滿動人的乳房,出盡氣力地揉動著。

  雪白柔軟而富彈性的乳肉在我的指掌間扭曲變形,展現出片片瘀青。我以手指緊夾著蔡健雅的乳頭,瘋狂地拉扯拔弄著。同時龜頭已直插入蔡健雅的子宮之內。

  蔡健雅發出了一記響亮的慘叫聲,淚水同時自俏麗的臉上滑下。

  我抱起蔡健雅直走到鏡架前,以抱女孩小便的姿勢交合著,我要蔡健雅看著我的陰莖在她的嬌穴內抽插著。鏡中的蔡健雅兩片陰唇淫穢地開合著,吞吐著我那粗大硬碩的陽具,無數的愛液沿著我的肉棒流滿一地。每當我的陰莖深插入蔡健雅體內,她都會配合地響起了慘叫聲。

  無數的屈辱令蔡健雅只能手按鏡子,看著我的陰莖一下一下無情地進出她的陰道之內。我隨即坐在旁邊的椅子上,改為迫蔡健雅自己扭動腰肢,套弄著深入體內的陰莖。蔡健雅看著自己嬌嫩的陰唇,淫穢地吞下男人粗大的肉棒,還流下無數情欲的分泌,徹底沾濕了倆人的性器,不禁難為情得哭叫起來。

  我一手揉弄著蔡健雅的乳房,另一手翻看她開合著的陰唇,找出已發情硬突起的陰核,五指如錐地揉搓挑逗著,快感令蔡健雅加快了腰肢的扭動,陰道忘情地吞噬著我的肉棒。蔡健雅緊窄的陰道內壁死命地夾緊我的炮身,肉紋不斷收縮磨擦著我的陰莖,子宮腔內更榨緊著我的肉棒,緊緊地咬著我敏感的龜頭,穴心更不停吸啜著我的馬眼,迫使我作出射精的決定。

  但蔡健雅的精神上卻陷入幾乎崩潰的局面,自己的處女被男人以強暴的方式奪去,而自己的身軀竟屈服在男人的狎玩之下,不斷作出高潮的反應,肉體更慢慢自動地配合著男人的抽插,甚至發出愉快的呻吟聲。兩種極端的思想令蔡健雅的眼淚流過不停,意識上明明想阻止男人的強奸,但身體做出的反應則變成緊密地配合著男人的抽插,甚至有為男人懷孕的沖動。

  奸女無數的我也留意到蔡健雅的情況,于是將被蔡健雅夾緊的陰莖猛然地抽出,失去依場的少女陰唇仍忘情地開合著,顯露出蔡健雅的欲求不滿。我將陰莖再次抵在蔡健雅的陰唇上,淫笑著問:“蔡健雅,你還要我干嗎?”

  蔡健雅努力緊捉著最后的一絲理智,但少女的生理反應已徹底出賣了她。只見蔡健雅的陰唇淫穢地吞吐出更多又濃又稠的愛液,大量的淫水分泌更沾濕了我怒漲的陽具。我的龜頭不斷磨擦著蔡健雅濕透了的恥縫,沾滿了一絲又一絲的愛液。

  “蔡健雅,你嘴里說不要,但你看你的妹妹多需要。”說完陰莖已再次直插入蔡健雅的體內。

  純白的床單在激烈的交合中被蔡健雅撕成了布條,我運腰力重重一頂,龜頭直撞入蔡健雅的花心。蔡健雅終于發出了甜美的呻吟聲,我加快了抽送的節奏,將蔡健雅推上一波一波的高潮。

  也是時候該給蔡健雅一份永世難忘的記念品了,我將枕頭放在蔡健雅的香臀下,以托高蔡健雅的陰道口,此舉能令精液集中流向蔡健雅的子宮,隨之以傳教士式再次進行著奸淫。

  蔡健雅也留意到我的狀態,拚命哭叫著:“我今天是排卵日,求求你不要射進去。”

  我冷笑一聲后回答:“我正是要蔡健雅你為我懷孕,不然我墊高你的陰道干什么?你還是乖乖為我們的小孩想個好名字吧。”說完便將抽送推到最高峰。

  蔡健雅用盡最后的力氣想推開我,無奈我早已進占有利位置,反把蔡健雅越抱越緊。“我要你一生體內都藏有我的精漿。”隨即是噴射前的倒數,蔡健雅已放棄了所有的掙扎,默默地流著淚,等待著悲慘命運的降臨。

  五、四、三、二、一……隨之是全力的一頂,碩大的龜頭硬頂入蔡健雅的子宮內,積存已久的精液毫無保留地噴射而出,奶白的精水柱打在蔡健雅的子宮壁上。蔡健雅感受到男人陰莖的脈動和自己子宮內的暖流,知道男人已將精液泄射進自己的子宮內,但男人意猶未盡,仍將精液一浪接一接地灌注進自已的體內。

  萬念俱灰的蔡健雅無助地躺在床上,知道自己已逃不過因奸成孕的悲慘命運。

  徹底發泄了獸欲的我滿足地躺在蔡健雅的嬌軀上,軟掉了的陰莖仍插在蔡健雅的陰道內,讓更多的精液流入蔡健雅的子宮內,我足足維持了這姿勢五分鐘,才滿意地抽出了蔡健雅體內的陰莖。

  “舉高雙手,別動!”身后傳來了一把甜美的女聲和極不相襯的子彈的上腔聲。全身赤裸的我迫于無奈的照辦,心中正急著想出脫身的方法;“慢慢轉過身來,記著別耍花樣,月夜奸魔。”我再次無奈照辦。

  眼前是一名年約廿一、二的美貌少女,有一頭野性的長曲發,均衡美滿的良好身段。大煞風景的是她手中正握著的軍用手槍和受過正統訓練的射擊姿勢,令我清楚明白到她不是說笑的。

  美女接著說:“月夜你這禽獸!可知多少少女的清白被你這人渣沾污了,上頭本應有命一捕獲即時將你槍決。但你放心,我要你活著承受自己的罪。”說完看了看床上的蔡健雅:“我們的情報科本已猜到你的下個目標是蔡健雅小姐,無奈慢了一步,令受害者加添一位。不過放心,這是最后的了。”說完羞紅著臉,卑視著我軟垂下的陰莖。

  我努力使自已的聲音保持平穩:“我能知道自己敗在誰的手上嗎?”

  美女警花嫣然一笑:“可以,我叫程嘉惠,是負責今次“獵魔行動”的高級警官,你現在滿意了吧!”說完拋出一副手扣:“自己鎖起來吧。”

  我看看地上散亂的衣物,終于計上心頭:“我能不能先穿回衣服?”

  程嘉惠看了看地上的衣服,退后了五、六步后點點頭:“可以,但記著別弄花樣,這可不是空槍。”我心里直罵著,若這是空槍的話我一定將你一并奸了。

  我慢慢走向地上的衣物,同時計算著我倆的距離。突然,我假裝被蔡健雅的衣服一勾,失卻重心的掉前,同時以腳跟將衣服勾起,令衣服笠前擋著程嘉惠的視線。而我乘著這千萬分之一秒的機會直沖向右手邊的窗臺,越窗而過。槍聲向起,我感到右肩一陣火辣,但人已成功逃離屋內。

  我以不跑輸世界冠軍多少的速度穿過窄街,落荒而逃。同時心中想起程嘉惠的說話,并許下承諾:“這并不是最后,而只是我們的開始,我不但要奸更多的美媚,而且終有一天程嘉惠你也會成為我月夜奸魔的獵物。”
深夜二時許,小雪家中的大門被我粗暴的撞開,身穿睡袍的小雪被噪音驚醒了,慌忙走出來查看。只穿著一條破爛長褲的我艱難地倒入小雪的懷里,小雪看見我的樣子,不禁嬌呼道:“主人,為什么弄成這樣子?”雖然身體所倚之溫香軟玉令我不想起來,但我仍不忘吩咐小雪:“先別說了,去把我留在屋外的血跡抹干凈。”所以小雪雖關心我的傷勢,仍急忙出外辦理。

  小雪足足忙了半個小時才返回屋內,而我則剛把彈頭取出體外。“真危險,若再打過少許的話恐怕會逃不了。”小雪一邊忙著為我包扎傷口,一邊聽著剛才發生的事情。

  “程嘉惠這婊子美是夠美了,但是心狠手辣,真是想起她就發火,總有一天我會插爆她的嫩穴。”剛收拾好東西的小雪如小貓咪般靜伏在我的大腿上,聞言輕輕嬌笑:“主人不要為這種人生氣,讓奴婢為你出火。”說完,已拉下我的長褲,親吻著我因程嘉惠而怒漲硬 的陰莖。

  小雪伸出嬌柔的香舌,一下一下地舔弄著我的龜頭,玉手則溫柔地愛撫著我的春袋,期間不時吸啜著我的馬眼又或深喉式的套弄著我的炮身,令我得到皇帝式的享受。

  來而不往非禮也,我隨即將手伸進小雪的睡袍之內,揉弄著她的一雙嫩乳,小雪當堂舒服得呻吟起來,媚眼如絲的喘息著。

  “小寶貝你想我嗎?”小雪即時點頭回答:“奴婢想主人想死了。”

  我淫笑著拉起小雪的睡袍,分開她那雙雪白嫩滑的大腿,再扯下她早已濕透了的T-Back內褲:“既然今晚我只能與蔡健雅來了一次,就讓我用多余的精液好好地喂飽你吧!”說完陰莖已深深的直插入小雪的嫩穴內。

  小雪整夜也瘋狂地呻吟著,熱情地回應著我每一下的抽插,我足足在小雪的陰道內泄了四、五發之多,才滿足地相擁而睡。

  我舒舒服服地一睡至天明,醒來時小雪已先一步起床,并弄好了早餐靜候著我。我先哄小雪服下避孕丸,才一同品嘗她為我精心炮制的美味早餐。其實由于師父的往例,我只會要我討厭的女性為我懷孕生育(如朱茵),反而有好感的女性(如小雪,麗奈等)卻需要從事避孕功夫,以免犯下師父一樣的毛病。

  我好奇地打量著忙于收拾碗筷,溫柔得像我的小妻子般的小雪。“小寶貝,你今天不用工作嗎?”小雪隨即有些泄氣地回答:“本來今天有個化妝品廣告要拍,但是工作臨時被人搶了,所以今天能待在家中。”

  我愛憐地撫弄著小雪的面頰,“是哪個婊子欺負我的小寶貝如此可惡?”小雪顯得氣憤難平:“就是關芝琳那婊子,明明已年老色衰,我真不明白為何會爭輸給她,說不定她和高層有一手,才能接到這廣告的。”我一邊揉弄著小雪動人的軀體,一邊安慰道:“小寶貝莫生氣,讓主人替你好你教訓她。”

  小雪聞言當堂喜形于色,嬌笑道:“如何教訓她?”我吃吃淫笑道:“就是這樣操她,直干得她死去活來。”同時陰莖已直插進小雪的嫩穴內。小雪按著洗手盤吃力地呻吟著:“就是這樣,主人你一定要幫我奸死她。”說完已投降在我的狎玩之下。

  ***    ***    ***    ***

  我足足在小雪家中將養了三、四天,直到傷勢好了七七八八,才離開了小雪西貢的家。

  我先撥了一個電話給灰狼,由于我失蹤了三、四天,灰狼正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接到我的電話才松一口氣。灰狼告訴我,美女刑警槍傷月夜奸魔的消息已天下皆知,而師父驚聞我受傷的消息也不禁暴跳如雷,一方面下令收集那女警的資料,另一方面當手頭上的工作完成后,立即趕來助我一臂之力。并吩咐我,暫不要惹那婊子,待準備妥當才大舉反擊。

  對于師父的厚愛我不禁感動莫名,由于師父的運動用品公司投得2002年日本世界杯體育用品的代理權,所以近日來師父也忙得不可開交,現在竟抽空來助我報仇雪恨,當堂令我的勝算大增。正所謂奸魔報仇十年未晚,我一于暫時放過程嘉惠這婊子,暫以關芝琳來泄泄我的怒氣。

  ***    ***    ***    ***

  抵達關芝琳的家已是黃昏的時候,我以百合匙打開門,神不知鬼不覺的潛入屋內。我一邊四周打量,一邊架設著攝錄機。直到工作完畢,足足花了我大半個小時,看來關芝琳非常注重日常的護膚保養,因為我在她的家中竟發現了一房間的乳霜及各式各樣的美容產品,算算也要花費不少金錢。

  十時許,關芝琳推開了家中的大門走入屋內,回身輕關上門,順步便走入廚房之內倒了一杯牛奶來喝。我心恨這婊子欺負我的小雪,所以下手毫不容情。我先沖到關芝琳的身后,重重一拳抽到她的小腹上,拳力令關芝琳不由自主的將胃內的鮮奶狂噴而出。我再抓著關芝琳的短發直把她拖出客廳之外,順手一揮將她推得直撞墻上。

  關芝琳發出了慘痛的呼叫聲,我隨手兩巴掌抽刮在她的俏臉上,接著再來一個膝銼,最后加上一個龍虎亂舞。令關芝琳短短數分鐘已吃了三十多下重擊,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

  可惜遇著毫不憐香惜玉的我,我一把抽起關芝琳亮麗的短發,明亮鋒利的尖刀已抵在她的面頰旁:“他媽的臭婊子,要不要我在你的臉上劃個大十字?”

  關芝琳隨即嚇得花容失色:“求求你不要,你要錢的話即管拿,我是不會報警的。”

  我見嚇唬關芝琳的目的已達,于是收起利刀,吃吃淫笑道:“我錢也要,人也要,不然如何叫“劫財劫色”?若我干得滿意自然會放過你,若你服侍得大爺我不舒服的話,我會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隨即大喝一聲:“明白嗎!臭婊子。”只嚇得關芝琳忙不迭的亂點頭。

  “現在限你五分鐘內脫光所有衣服。”關芝琳猶疑了一會,終于屈服地解著身上的衣鈕,隨著衣物一件一件的滑下,露出了雪白幼滑的肉體。雖然已脫個清光,但關芝琳的雙手仍不忘擋在重要部位上,我狠狠地再抽了她一把,迫令她將雙手放在身后,關芝琳才萬分不愿的勉強就范。

  難得關芝琳的雙乳仍能維持堅挺,而她的一雙乳頭已是成熟的鮮紅色,兩片陰唇松散地靠合著,顯示內里已受過男人的洗禮。不過既然關芝琳曾離過婚,我也不指望她仍是處女一樣,只要內里不是松得路邊雞一樣已算是不錯。

  我掏出早已硬脹的小弟弟,輕遞到關芝琳的面前:“限你五分鐘內將他吹得射出來。”關芝琳隨即雙眉輕皺,顯然驚訝我的家伙如此巨大,令我不禁得意地笑了起來。只見關芝琳熟練地以雙手套弄著我的炮身,同時伸出了舌頭,一下一下的舔動著我碩大的龜頭,更不時深喉式的吸到喉深處,明顯不曾只為我提供這項服務。

  我興奮地拍拍關芝琳的面頰:“技術相當不錯,是劉先生教導有方吧!”

  然而只得五分鐘的時間,關芝琳當然沒法令我泄射出來,只見她不斷拚命地深吸淺吹,甚至用香舌與我的肉棒磨擦交纏,意圖加快我的泄射。而我卻氣定神閑地捏玩著她的一雙乳房,指尖更不停扭動著關芝琳的乳頭。

  關芝琳足足花了十多分鐘才令我有射精的沖動,我拍拍她的面頰:“你超過了時間整整十分鐘,所以要接受懲罰。”說完便抽出關芝琳咀內的肉棒,直抵在關芝琳的面前,任由奶白混濁的精液對著關芝琳的一雙明媚的大眼睛噴射過去。

  由于事出突然,關芝琳還未清楚發生什么事情,便被我以精液噴了個一臉俱是,無數精漿更直噴入關芝琳的眼里去,痛得關芝琳直流著淚。

  我將滿臉也是精液的關芝琳推到攝錄機前,先完整地拍下她的羞態。再拉著她的秀發直把她拖進浴室之內,看到浴室內的豪華設備我也不禁嚇了一跳:“是鮮奶浴池嗎?”關芝琳痛苦地點點頭,“你這婊子真豪華,讓我們來個鴛鴦牛奶浴吧。”說完便將關芝琳的頭狠狠地壓入池內,以鮮奶洗凈她面上的精液。

  足足洗了三、四次才大致清洗干凈,幾乎缺氧的關芝琳痛苦地倚在池邊,大口大口地喘著氣。我再從旁用力一推,關芝琳已整個跌進浴池之內,我脫去身上的衣物,踏入了溫暖的浴池之內。關芝琳想從我的身邊逃開,可惜卻被我緊緊捉著。我用力吸啜著滿布她胸前的鮮奶,咬著關芝琳那白里透紅的乳肉,雙手也毫不憐惜地扭弄著她身體的每個部分。

  直到我充分發泄了手足之欲,我才將關芝琳推向池邊:“婊子,張開你的雙腿,讓大爺我好好 你。”說完已將關芝琳緊緊按在池邊,讓我那硬直的陰莖來一個盡根而入,隨著關芝琳的慘叫,我直頂到她的子宮盡頭。

  關芝琳明顯有不少的性經驗,因為我感到除了最深入的一小段外,她的陰道也頗為寬松,所以我改為抓著她的一雙乳房,集中全力密集式地狂轟插著她的子宮。快速的密集抽插令關芝琳流出一絲絲又濃又稠的愛液,混和在牛奶的當中,關芝琳的雙乳亦在我的掌握下變得一片瘀青,我的五指深陷入她的乳肉之中,極盡殘暴地揉弄著,間中以巨力硬生生地拉出她的乳頭,再以指尖夾緊扭動。

  我大力的抽頂了幾下,一股微溫的暖流泄射到我的龜頭上,憑經驗我已明白到關芝琳已泄了出來。我吃吃淫笑道:“小淫娃你爽到高潮了嗎?是不是未嘗過如我般勁的家伙?也是時候給你記念品了,人們說水中性交是不會受孕的,不知奶中性交會不會,就讓我們來實驗證明。”說完,已將抽插的速度推到最高峰。

  關芝琳感到正在子宮內猛烈抽插的陰莖越來越灼熱,令自己的身體產生了莫名的空虛感,更明白到身后奸污著自己的男人正打算直接泄射進自己的子宮內,看看會不會受孕成功。

  但那子宮內越來越強烈的空虛感不期然左右著自已的思緒,甚至希望自己的子宮盡快被男人的精液徹底注滿。

  “我要你一生體內都藏有我的精漿。”關芝琳聽到男人在耳邊說出這話,隨之便感到無數灼熱的液體在自己的子宮內四散飛射。“他竟真的直接在我的子宮內射精。”關芝琳才剛升起這念頭,便同時感到無數的精液已打在自己的子宮壁上,而隨著男人陰莖的每一下脈動,更多更多的精液已飛濺進自己的子宮之內。

  我緊緊抱著奄奄一息的關芝琳,陰莖仍深插入她的體內,直到我以精液注滿她的子宮。我滿足地將她抱到化妝間內,再將關芝琳大字型的吊起,一絲奶白的精液由關芝琳的陰戶慢慢流出,再沿著大腿滑落地上。

  我取出相機對著關芝琳的陰戶拍攝著各式各樣的大特寫,我從照片中挑算了最喜愛的幾幅,作為挑戰書寄給程嘉惠那婊子,并用紅筆在照片背后寫著:“親愛的美媚警花,又多一個受害者了,猜猜她是誰?月夜奸魔字。”保證能將程嘉惠這婊子氣過半死。

  忙完了工作之后,接著便到玩樂的時間了。我從身旁的一大堆乳霜中取了一團,推成雪球狀便朝關芝琳這人靶扔去。乳霜球狠狠地打在關芝琳的乳房上,再沾滿她的一雙乳房。我終于體會到扔雪球的樂趣,于是接二連三的將乳霜球一個接一個的扔在關芝琳的身上,尤其對準她的乳房、陰戶等敏感部位。

  整整十多箱的乳霜不到半小時已消耗盡,而關芝琳幾乎被活埋在乳霜之中,我取過最后一樽乳霜,輕輕抹在關芝琳的菊穴上,便不理關芝琳的掙扎反抗,陰莖已硬擠進她的后庭之內。關芝琳發出了一下驚天動地的慘叫聲,隨即便昏倒過去。

  由她肛門流出的血絲證實了我已奪去她的后庭處女,我攬著被我摧殘了一整天的嬌美女體,終于滿足地在她的后庭內注滿精液,我抽出軟掉了的肉棒,解下仍昏睡中的關芝琳,便任由她獨個赤裸地睡在地上,心滿意足地離開。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鐵道奸淫 下一篇:弄假成真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另梅花四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