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亂倫小說  »  唯一牽掛的姐姐

唯一牽掛的姐姐

“是我,姐。”

  這是一張近乎完美的面孔,緊緊抿著的嘴唇浮現出海市蜃樓般的微笑,尤其是他的眼睛流動如山間的清泉,霎那間滋潤你饑渴的心田。

  他終于回來了,我親愛的弟弟。

  關昭的熱淚頓時奪眶而出,幾天來的委屈和痛苦隨著滾滾直下的淚水如翻江倒海般傾泄,她顫抖著豐潤的雙唇,身子一陣的發軟。

  關化抱著她搖搖欲墜的嬌軀,一股熟悉的滾燙,從手掌傳到他全身的每一根神經。

  她是他生命中唯一牽掛的女人,就算是遠在千里萬里,她依然是夢中最美的星辰,熠熠生光。

  他溫柔地吻著她精致的臉,她的眉毛,她的眼睛,她的鼻子,她的嘴唇,每一樣都是那么的熟悉,都是那么的甜蜜。兩人的嘴唇交接著,互相探索著,關昭整個身子都快要癱倒了,她感覺到他的手正在往下滑,摩挲著她豐滿的臀部,她忍不住呻吟起來。

  臀部和陰牝之間的肌肉因為敏感而緊張,天啊,這是多么熟稔,多么令人瘋狂的感覺!

  她柔嫩的陰牝因為他的愛撫已經瓣開,翹立的陰蒂堅硬地腫脹著,這瞬間,她全身敏感的器官都顯得生氣勃勃,“好弟弟,姐受不了了……”

  關昭全身感覺熱烘烘的,陰牝間的愛液不斷涌出,內褲已經全部浸濕了,而關化的舌頭仍然不停地向著她的舌頭和喉腔索取著,唾液流泄在關昭雪白的胸脯上。

  關化慢慢地把她的內褲脫下來,目光深情地凝注在她黑亮齊整的陰毛和微微起伏的陰戶上,“她屬于我,永遠都是我的女人。”他想,他跪了下來,把頭俯在她的雙腿之間,她的陰牝有一種潮濕的味道,他的舌尖輕輕觸摸著她兩瓣陰唇周圍,接著緩緩地伸進陰牝內壁,進出之間只感到陰道里奇妙無比,自有一番天地。

  關昭一陣的酥麻,美目輕閉,細致地享受著這陣陣的快感,唇間擠出似斷似續的呻吟,這真是太美妙了,她再次痙攣著,就好象電流行經她的周身。

  關化嘴里囁嚅著,好象在說著什么,然而他的舌頭并沒有停下來,仍舊在她美麗的陰唇上下左右游走不定,就好象在享受著美味佳肴一般的吸著她不斷涌現出的黏稠的淫液。

  關昭只感到全身的性神經都被調動起來了,她不斷的扭動著曼妙的胴體,身子越來越熱,在興奮之下,她的雙手也開始不自覺地往自己高聳挺立的豐乳揉搓著,“我要飛了,弟弟。”

  她的神志漸漸不清了,她無力地抬起柔若無骨的柔荑,“好弟弟,姐姐就要飛了,要飛了……”

  就在這時,關化捏了下她的美臀,然后雙手按在她的纖腰上,一扳,讓她的四肢支在床鋪上,每次相交,他總是要先從背后插入。

  關化擎出已然滾燙堅硬的陰莖,當碩大無朋的龜頭一接觸到她的陰唇時,她一陣顫抖,接著她感到疼痛,“啊!”她發出一種近乎天籟的聲音,刺入的陰莖就像刺入了她的子宮,太好了,我們終于又在一起了,我的好弟弟!

  他的每一次抽進抽出都是那樣的真實,在這種一出一進之間,關昭尖叫了。

  “嗯……啊……哼……好弟弟,再用力些,把姐的逼插爛……再快快……”

  就在她不停的叫喊中,關化也一往直前地沖刺著,他的陰莖忽而上下沖插,忽而左右攪拌,陰莖摩擦陰道內壁的快感是無法用言語表達的,陰莖已經膨脹得快要爆炸似的。

  關昭的小嘴咬著她的繡花枕套,香汗淋漓,粉紅色的乳蒂堅硬地膨脹著,“我不行了,不行了……”已經是關昭的第三次高潮了,她全身發軟無力,感覺就要虛脫了,而關化也體貼地感覺到了,他速度加快,頻率加劇,配合著他的姐姐又是一陣猛烈的沖撞才緊急地抽了出來,只見一股粉白的液體從她的陰牝處激射而出,在空中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

  “好弟弟,你真行,你真棒。”

  她氣喘吁吁地仰天而臥,她深情地看著他,而他的龜頭仍然高昂著,“姐用嘴幫你出來吧,好么。”

  關昭也不等他說,就坐了起來,伸出纖手撫摸著他滾燙的陰莖,她用食指和拇指環成一個洞把他的陰莖包在里面。她先是輕緩地套弄著,然后吐出舌頭輕輕地舔著他的龜頭,而伴隨她的舌尖吐進吐出,關化全身的毛孔都舒張著,真是太舒服太爽了,尤其是看到姐姐椒乳顫動,鳳目迷離的浪樣,他更是淫興大發。

  關昭從龜頭沿著長長的陰莖舔至睪丸,然后含著睪丸細細地吸吮著,而小手纖纖仍舊套弄著他包皮褪盡的陰莖。

  關化呼吸急促凝重,隨著她的動作加快,他的臉部肌肉也痙攣著,身子一陣抽搐著,“啊”的一聲,一股炮彈般的急流摜入了關昭的嘴里面,其量之多,使得她的小嘴竟然裝不下,依然有不少粘稠的液體從她的嘴里流泄而出,關昭伸出粉紅色的舌尖慢慢地舔著,其狀之媚之騷,饒是關化身經百戰也仍然心里一顫,“好姐姐。”
 關昭摸著他壯健豐碩的肌肉,自上而下緩緩的用細長的指甲輕輕劃著,一股快意涌上關化的心頭,他忍不住低下頭來親吻著她黑亮的長發,濃密的發間散發著紫羅蘭的香郁。

  “弟,姐已經買好畫展的門票了,聽說這次參展的有特地從盧浮宮借來的西萊斯、德加和雷諾阿的畫,都是你最欣賞的法國印象派繪畫大師。”

  “嗯,太好了,明天我們就去。”

  關化深深地吸吮著她豐潤的雙唇,有一種芝蘭香的味道。

  姬曉鳳仔細端詳著鏡中的自己,依然是那樣的花容月貌,冰肌玉膚,她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聞于斯不在,他說要出去走一走,只要他不叫,她就不跟,這是多年來在他們當中已經形成的一種默契。

  她把洗面奶涂在臉上,細細的研磨,然而閉目間滿是聞于斯堅毅的面容,他深邃而憂郁的眼神叫她回腸蕩氣。

  她感到異常的焦燥和不安,有一種末日般的感覺,這是一種幾天以來愈來愈強烈的感覺。

  十年來,他從來不曾帶她出門,而且還是出來旅游觀光,她一直默默地扮演著地下情人的角色。三天前,聞于斯突然來到了她的方正律師事務所,那天她正埋首研究江城市最大的國有獨資公司——江城天龍化工股份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崔志強貪污受賄一案。

  “鳳,過幾天我要去北京,跟我一起去吧。”他的神色一如往常,從容而又有些慵懶,那股略帶磁性的嗓音總能叫她的心弦為之一顫。

  “好,我吩咐助理把這案子理一下,咱們什么時候走?”

  她幾乎不假思索地就答應了,她發現自己的聲音竟有些顫抖,幾千個日日夜夜了,他從來沒有這般鄭重地邀請過她。盡管手頭的這個案子是如此的重要,但與跟他出游相比,那又算得了什么?

  “怎么了?鳳。”聞于斯輕輕地摸了下她微微泛紅的臉,她的眼里有淚花閃動。

  “我想看看畫展,你知道我一向對油畫情有獨衷。”

  就這樣,她跟他來到了北京。

  她想不起為什么內心會如此煩躁,她苦苦地思索,平時聞于斯跟她在一起,通常都是瘋狂地造愛,難得有交心的時候。

  但為什么這次,他會異乎尋常地和她談起了他的父母以及他對父母那種強烈的思念?她想,這就是自己煩躁不安的原因吧。

  她用力地甩甩烏黑的長發,沐浴后的姬曉鳳猶如出水芙蓉,清麗不可方物,雖然已經有一個十三歲的女兒了,但她自信還能足以打動聞于斯的心。沒有跡象表明,他有第三者,而且自己也不害怕,因為自己還是有實力的。

  她摸著細膩光潔的肌膚,豐乳高挺,小腹結實而沒有贅肉,陰牝緊窄處閃現著奇異的光芒。還有什么可憂慮的呢?

  正在胡思亂想時,她聽見了開門聲,聞于斯回來了,手里還拿著一大包的東西。

  “給你買了件大衣,試看看合身不?”他從袋子里拿出一件咖啡色的大衣,是法國巴黎JE SUIS品牌。

  “我喜歡它的品味高雅,清凈自然,鳳,你穿上去一定好看。”

  沒等他說完,姬曉鳳一把抱住了他,激動的淚水潸然而下,“聞,你對我真好……”她的一雙眼睛深情地凝視著,秀美的臉頰上飄浮著一抹醉人的酡紅。

  聞于斯雖然還是神色不變,但內心不免有些感動,只不過送一件衣服,她就激動成這樣子,看來以前對她真是關心太少了。他對男女情事一向不那么看重,尤其是對官宦子女更是有一種與生俱來的疏遠,當初看上姬曉鳳,只是出于一種男人好色的本能,壓根兒沒想跟她多糾纏,可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就這樣十年過來了。

  電視機里傳來蔡琴纏綿悱惻的歌聲,聲聲道盡無邊的濃情蜜意,情動的姬曉鳳踮起腳來,兩唇相接,丁香暗渡,心中灼熱難當,她需要,需要他堅硬的刺入!

  “聞,來吧,快來!”

  其實不用她說,聞于斯已是自然而然的抱起她火熱的身軀,往臥室里走去。

  聞于斯靜靜地躺在床墊上,看著姬曉鳳閉著眼睛騎在自己身上一起一落的,而陰莖被夾緊的感覺是如此的快樂,她的乳房隨著她的節奏也在上下左右的跳動著,“噗噗”的聲音是肉與肉相互撞擊的結果,而回蕩在房間里的還有她不時發出的奇異的浪叫,有時又像是從牙縫里擠出來似的,拖得長長的,更顯得奇詭淫縻。

  他也需要一場激烈的性交來擺脫內心中那種不詳的預感,“當你聽到嘟的一聲,請留言,我將以最快的時間給你回覆。”

  符載音的臥室電話留聲重覆著單調的語句,這是很異常的,符載音已經失去音訊多日了,無論是手提電話還是電子信箱,都沒有回音。

  剛才在北京街頭的公用電話亭打了他最后一次電話,他就絕望了,他知道,出事了!一種隱隱的痛霎那間鋪天蓋地而來,他的心強烈抽搐著,“一切都等回到江城再說。”他想。

  聞于斯突然把姬曉鳳掀翻在床上,騰身而起,堅硬的陰莖一舉摜入了她脆弱潮濕的陰牝內,直抵她的花心。

  姬曉鳳樂得全身一抖,恥骨相接的快感是難以言宣的,她忍不住把粉臀上揚,陶醉于這種有規律的挺動中。

  聞于斯有節奏地抽動著,然而在這種節奏中包含著一種瘋狂的失去理智的情緒,他一言不發,全身顯得僵直,絲毫不理會身下這婦人玲瓏曼妙的身段和柔膩的肌膚。

  姬曉鳳抑制不住陰牝處傳來的陣陣疼痛,雙腿盤曲著挎在他的腰間,淚水奪眶而出。然而她的臉頰卻泛著異樣的潮紅,星眸半閉,貝齒緊咬,臉上呈現出痛并快樂著的表情。她的全身輕飄飄的如在空中,花心處的酥麻和陰道內壁的痛楚需要她付出全部的精神和體力來迎接,經過一連串的抽搐后,她全身癱軟下來。

  但是,聞于斯仿佛永不停歇的樣子,仍舊是開足馬力拚盡全力地橫沖直撞,姬曉鳳在這種無休止的撞擊中已是泄出了陣陣淫水,高潮不斷使得她發出了氣若游絲般的呻吟和喘息,她昏迷了……

  聞于斯看著她赤裸的身子,呆視良久才打了個激靈醒了過來,他把陰莖從她的陰牝里提了出來,仍是陽剛十足,隨著陰莖的拔出,姬曉鳳的陰道口噴涌出許多粘白的淫液,一股接著一股,浸濕了胯下的床單。

  聞于斯從床頭柜子里拿出“三五”香煙,抽出一根放在嘴里,但他的思緒卻不在這里,在激烈的性交之后,他神奇的預感再一次光臨他的心頭,濃濃的擔憂籠罩在他思想的天空,使得他的心發緊,只要是關于災難的預感,對于他來說,百試不爽,這是他在法國外籍軍團轉戰中東和非洲時就已經得到過驗證的。

次日的凌晨下了些小雨,北京的溫度驟然下降了許多。主持人很快就宣布開幕,由一個文化部副部長剪彩,但可能是天氣的原因,來賓并不太多。

  聞于斯和姬曉鳳兩人一踏進會議中心時,就看到迎賓小姐的詫異和驚喜的目光,“歡迎光臨!”的話語是用中英兩種語言來說的,這次主辦方請來了外語學院的女大學生,專為中外來賓服務。

  過了一會,他們沿著由屏風構建成的走廊來到主展區,就在這時,他們眼睛一亮,看到了一對青年男女正站在荷蘭繪畫大師倫勃朗的作品面前,那份淡雅和嫻靜正宜入畫,他們霎時明白了剛才迎賓小姐驚訝的緣故了。
在一天當中,能夠看到兩對玉樹臨風般的愛人手挽手的出現在藝術的神圣殿堂上,也算是這次畫展的一道美麗的風景線。

  聞于斯能聽見那兩人的竊竊私語,語氣頗為輕柔婉約,他微微一笑。然而就在那女人側身輕笑的一瞬間,他的心突然感到好痛,那是一張多么完美精致的面孔,卻又那么熟悉,這張臉曾經在他的夢中無數次的出現過,伴隨他渡過許許多多的艱難歲月。

  剎那間,他感到呼吸困難,他用力地握住了姬曉鳳的手臂,她的手臂一陣奇痛,好奇地看著聞于斯,“聞,你怎么了?”然而當她看到他那慘白的臉色時,驚訝轉為關心,“你哪里不舒服,咱們去那邊休息一下。”

聞于斯把頭搖一搖,“不,沒什么,可能是早上吃多了,有點反胃。”

  多年的歷練使得他迅速從現實中醒來,怎么可能?在這世間竟有如此相像的人,連那份氣質也一般的清雅天成。

  “這是倫勃朗早期的作品,價值超過六百萬美元。”聞于斯和姬曉鳳也已走到外國油畫參展區,他故意和那對男女保持一定距離,“倫勃朗繪畫時使用一種獨特的技法,把油彩和清漆調和起來,使它們融為一體,這就是倫勃朗的畫中都帶有一種奇光異彩的原因。經過幾個世紀后,由于清漆和油彩之間的化合作用,便產生了一種似乎發自油畫本身的金燦燦的光彩。如果能讓你觸摸的話,鳳,你會感覺到它有巖石般的光滑細膩。”

  聞于斯極具內行的輕聲慢語還是引起了那對青年男女的注意,他們轉身向聞于斯走來。

  “對不起,剛才聽到您的話了,您真是行家,幸會幸會,我叫關化。”那男子伸出手,和聞于斯握在一起,彼此都感覺到手心的溫暖。

  “幸會,我姓聞,對此行我也只是愛好而已,見笑了。”

  聞于斯淡淡一笑,然而在他的內心畢竟還是微微一顫,為什么他對這個年輕男子也有這種熟悉的感覺,就如見了親人一般?

  “留存至今的大師杰作已如鳳毛麟角,而當代畫家的作品中,能夠躋身珍品之列的卻又寥寥可數,所以我珍愛這些碩果僅存的杰作,它們不僅僅是藝術,還代表著永恒的歷史,您說呢,聞先生。”關化一改平日內斂的個性,侃侃而談他對于藝術的感言。

  “不錯,關先生在哪里高就,學什么專業?”

  聞于斯帶著欣賞的眼光看著他,看他的年紀應該比自己小,但眉宇之間隱藏著一種咄咄逼人的銳氣。

  “哦,我在北京一家生物研究所工作,我學的是生物學,但打小就對油畫有偏好。”

  關化第一次見到這種氣質如此淡雅從容的男子,舉手投足間那份自信的大家風度決非一朝一夕能夠練就的,心中不由得生起惺惺相惜的感覺。

  而那邊廂的姬曉鳳和關昭已是談得甚歡,彼此互相欣賞,都對對方的出色感到驚訝和喜歡。

  “還沒請教聞先生……”

  未等關化問完,聞于斯就微微一笑,道:“相逢何必曾相識,咱們有緣就會再見,對不起,我還有些事要辦,就此別過如何?”

  他深怕自己克制不住,因為胸中一直涌動著一股強烈的欲望,他急需馬上解決。

  “弟,你要去江城?那不是太巧了,你姐夫正好在那兒。”

  關昭聽說關化要去江城,大感驚訝,她趴在桌子上,雖然已近冬天,仍是香汗淋漓。

  “是嗎?我這樣比姐夫插得深吧?”

  關化堅硬的陰莖再次挺入她的花心深處,龜頭緊痛,頓時感到一種神奇的吸引力從花心內傳來,帶著一股灼熱和滾燙,他猛烈地一沖,只聽到她“嗯”的一聲,陰牝內的肉壁翻滾,緊緊地包裹著那根細長而熱乎乎的陰莖,好似要融化它一般。

  關化忍不住哆嗦了一下,他把陰莖退出少許,緩緩地帶出紅浪般的粉紅色肉瓣,然后再沉了進去,重巒疊嶂般的陰牝夾得肉棒酥麻無比,快意無雙。

  他扶著關昭的粉臀一次次地用力撞擊,每一次都是那么細致周到,帶得桌子發出了吱吱嘎嘎的響聲。

  關昭顫抖著伏在桌子上,全身感到酸麻難當,仿佛全身的性神經都張著飛翔的翅膀,緊緊貼在桌上的乳房顯得格外的腫大,變形,子宮深處就像有一根鐵棒在里面攪拌著,她心癢難搔卻又暢美非常,她發出的叫喊都帶著一種極其淫蕩的意味。

  “弟,把姐抱起來吧,姐想換個姿式。”

  關化退出陰莖,只見關昭氣喘吁吁地把臉貼在桌上,烏黑的長發也是濕漉漉的,顯然她的全身上下里里外外已是濕了。

  關昭仰天躺著,將兩腿搭在關化的肩膀上,小腹下的那叢陰毛烏亮著,有白色的淫液正自細水長涓。

  他有些兒等不及了,“噗嗤”一聲摜入了她緊窄的陰牝內,這種姿式更利于陰莖的抽插,他的頻率加快,富有節奏的抽送不時發出“噼噼啪啪”的撞擊聲。

  關昭陰牝處粉紅色的陰唇肉瓣不時地外翻,隨著陰莖的插入抽出,濺出許多粘稠的白色淫液,與肥美的粉紅陰唇相映顯得更是奇淫無比。關昭把小手伸到陰牝處,趁著陰莖抽插的間隙摸弄著自己翹立的陰蒂,那種奇麻的感覺是無以倫比的,她的全身再次痙孿著,“啊,弟,你再用力些……啊,姐要受不了了……”

  肉棒此起彼伏的撞擊使得花心深處一陣的酥麻,快感接踵而至,一浪蓋過一浪,關昭扭動著曼妙的身軀,一只手緊緊地捏著自己的肥大的乳房,一只手捏弄著陰蒂,媚眼微閉,貝齒輕咬嘴唇,用嘴吸氣所發出的聲音顯得更是淫穢。

  這種騷浪樣使得關化的淫欲高漲,更是用力地撞著,臉上的肌肉痙攣,顯是有些失去理智了。

  “弟,早上看到的那女人漂亮嗎?想不想插她?”關昭的思緒已是輕飄飄地浮在半空中,時緊時松的肉壁夾得關化的陰莖酥癢暢快。

  “想!姐想不想讓那男人插你,我插你這小浪婦……”

  陰牝內的蠕動夾雜著淫液滾燙的沖淋,他的陰莖已是到了極限,他要爆發!

  “啊!”

  一股熱浪激烈地放射著,撞在了關昭的花心深處,也撞得她四肢酥軟,頭腦昏眩,她“嚶嚀”一聲,幾乎要死去一般。

  做愛后的關昭慵懶地斜躺在關化的懷里,一絲不掛的她全身肌膚白皙細膩,豐滿的乳房高傲地聳立著,上面鑲嵌著兩顆櫻桃般誘人的,發出粉紅色光暈的乳頭。

  關化忍不住低下頭啜吸著,有乳香和汗香交雜的關昭的胴體刺激著他,他本已疲軟的小蛇猛然顫了一下,關昭敏感的捕捉到了他的變化,她嬌嗔地打了他一下,“你這小色狼!”

  沐浴在愛河里的她嬌媚無雙,散發著特有的濃濃的女人味,眉宇間洋溢著幸福的神采。

  “姐,你真是太美了!”

  關化語出由衷地贊美著懷中的女人,一股火焰在心底燃燒,直竄到他神經的每一角落,他全身上下的性細胞在愉快地顫動,他的鼻翼里吸納的仍是室內淫縻的氣息,他的目光再次凝注在姐姐起伏不定的小腹處,那叢叢濃蔭掩映下的神秘的洞穴曾經是那樣的誘惑著年少的他一步步走進了亂倫的困惑之中。

  “姐,我還想要……”他用力的啜吸使得關昭的乳房有些痛。

  “弟,別……這樣……這樣,你會很傷身子的……”

  關昭抓緊他堅硬的臂膀,突如其來的快感像電流般行經她的周身,她修長的玉腿繃直成一條直線,而這快感是從乳頭處蔓延的,從血管噴發,直沖到腦間,她的陰牝深處不可抑制地滲透出些許暖濕的愛液。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嫂子我來晚了 下一篇:母女情深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另梅花四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