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十年一夢】(01)【作者:NOTGAY

字數:634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貴手點一下右上角的舉手之勞 。
  您的支持 是我發帖的動力,謝謝 !

      ***    ***    ***    ***
  1990年我出生在四川重慶的一個小縣城,父母都是鎮上一所中學的老師。
  母親周慧芝教英語,父親石常山教的是物理。

  父親和母親的婚姻其實并不幸福,母親并不是四川人,娘家在福建世代跑船幾代人都是奔波勞碌于海上。

  直到外公這一代,才上了岸。

  父親也不是四川人,父親出生在廣東湛江,典型老廣,現在上課都還時不時能聽出父親的口音。

  父親母親的相識源于一場意外,1989年父親剛剛師范畢業,被分配到四川這邊做老師。

  父親從小到大都還沒有出過省,再加上當時的交通還沒有現在這么發達。
  陰差陽錯,父親坐上了前往福建的大巴。

  到了福建才發現自己做錯了車,下車之后已經是夜里了,急急忙忙想打個電話回家才發現自己的錢包也丟了。

  身上的錢都不夠住旅社,百般無奈之下就睡在了車站。

  那時候外公還是車站的員工,看到父親這么可憐就接濟了他好幾天,還借給了他回去的車費。

  而且錯有錯著的認識了母親。

  父親對母親一見鐘情,然而母親卻對父親沒什么感覺。

  這也不奇怪,雖然母親容貌的并不算好看,但勝在身材高挑,皮膚白皙而父親雖然長得并不算丑,但是比較黑,而且身材不高。

  母親身高大概168左右,而父親卻只有160出頭。

  母親之所以會嫁給父親,還是因為外公的意外。

  那年外公在車站工作時,不慎被一輛大巴撞傷,傷勢很嚴重。

  手術需要3萬塊錢,外婆走得早,母親幾乎全是外公一個人拉扯成人,本來就沒有什么積蓄對母親來說簡直是個天文數字。

  還好父親的家庭還算富裕,爺爺早年間曾經開過一家茶樓。

  雖然后來倒閉了,但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爺爺還是有一些積蓄的。

  于是父親就幫忙墊付了這筆醫藥費,在照顧外公的過程中,父親展開了對母親的追求。

  一年后,外公康復,主持了母親和父親的婚禮。

  對于父母親的婚姻,我一直心存疑問,母親是不是真的愛上了父親,還是只是出于感激才以身相許。

  直到多年以后,我和母親突破了那層關系以后,母親才告訴我其實母親對父親的愛,更多的只是一種感激,愛情的比重并不大。

  1996年香港即將回歸,大量香港的商品開始流入內地,然而當時大陸對此還沒有放開管制。

  但內地人對香港商品的需求卻與日俱增。

  所以當時走私活動異常猖獗,特別是在廣東地區,從香港走私到大陸的各式商品幾乎隨處可見。

  這其中走私家電的利潤更是暴利,父親早就已經對一成不變的教師工作感到厭倦。

  96年底,回廣東過年的時候,父親不顧母親的極力反對辭去了自己老師的職務,與一個我叫她馬姨的同學一起開始從香港走私彩電大哥大到廣東。

  事實證明,父親的大膽嘗試是正確的。

  馬姨的丈夫是香港一個電器商場的老板,個子不高,矮矮胖胖的頭發稀疏,圓臉大嘴,總是笑瞇瞇的說著一口港普。

  與她丈夫的平常無奇不同,馬姨卻生得十分艷麗,與母親的淡雅打扮不同馬姨喜歡化妝而且緊貼當時的香港潮流。

  馬姨人高腿長,身高比父親足足高了一個頭,與母親的白皙不同馬姨的皮膚是小麥色的。

  眼睛很大,鼻梁高挺,瓜子臉,長頭發不是黑色,而是棕紅色的給我印象最深的還是馬姨的胸。

  有一次父親去香港談生意,我當時也鬧著要到香港去玩。

  父親坳不過我,把我帶到香港后就讓馬姨照顧我。

  我與馬姨才是第二次見面,但是馬姨對我卻是非常的溫柔體貼。

  當時我只有七歲左右,但我在母親的教導下,我也已經有了男女之間避嫌的意識。

  但是或許是因為觀念的原因,馬姨卻似乎沒有要避嫌的意識。

  或許是因為她覺得我還只是個小孩子吧。

  我印象最深的是那時候,馬姨帶我去海洋公園玩,回家的時候卻突然下起了大雨回到家時早就已經渾身濕透。

  馬姨招呼我去洗澡,我沒多想就去了。

  結果到了浴室才發現馬姨要跟我一起洗。

  那時的馬姨正值花信年華,雙乳高挺,大腿修長。

  坐在浴室里的一張小凳子上招呼過去,幫我洗澡。

  其實我已經自己洗澡很久了,并不是因為什么獨立性。

  而是因為父親母親的工作都很忙,所以事實上很多事我已經可以自己做了。
  我坐在另一張小凳子上,馬姨坐在我后面,幫我洗頭。

  雖然隔著浴巾,但是我還是能夠清楚的感覺得到馬姨的乳房在我背上擦過時的感覺。

  當時的我還只是一個小孩子,對于男女之事可以說是一無所知。

  但是男性的本能還是讓我感到一陣燥熱。

  幫我洗完頭,馬姨讓我到浴池里泡著,背對著我開始洗頭。

  我泡在浴池里一言不發,靜靜的觀摩著馬姨的身體。

  馬姨洗完頭過后,站了起來把身上的浴巾脫掉。

  就這么一絲不掛的轉過身來,跨進浴池里。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成熟女性的胴體,精制的鎖骨,飽滿豐碩的乳房纖細的腰身,還有,那片神秘的黑色恥丘。

  馬姨的乳暈不大,乳頭是棗紅色的。

  雙乳顯得飽滿而挺拔,但是我卻注意到馬姨的肚子上有一些很奇怪的疤痕。
  當時我不知道,后來我才知道那些是妊娠紋。

  我看得入了迷,突然卻覺得耳朵一疼。

  就聽到了馬姨的半開的玩笑聲音:「死仔包,仲睇!」我吃痛我急忙低下頭,不敢出聲。

  浴池是方形的,大概四平米左右,我和馬姨坐在對角。

  我泡在溫暖的熱水里,隔著蒸騰的霧氣,悄悄的觀察著馬姨。

  馬姨枕著著浴池邊緣,講毛巾掛在她的脖子上,半躺著在池里閉著眼一言不發。

  池水沒至她的鎖骨,隔著清澈的熱水,我能清晰的看到馬姨身體的全部。
  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看到成年女性的胴體,即使是在多年之后的今天,我仍然印象深刻。

  1997年是父親生意最好的年份,我記得當年的父親西裝革履,意氣風發走私所帶來的暴利,讓我的父親一下子成為了廣東老家的風云人物。

  我還記得我和他呆在廣東老家時。

  父親常常會帶我住在湛江海邊的一套公寓里,白天的時候無所事事帶我四處游玩,卻總是會在半夜時出門去,當時的我還不知道父親去干什么。

  后來長大了母親才告訴我,父親半夜出去是去收從香港走私過來的貨物。
  這些貨物基本上都是一些家電之類的,一臺彩電在香港賣兩千塊,這么一轉手在大陸能賣到六千塊。

  父親當時梳著油亮的大背頭,總是穿著一身西裝,開著那輛黑色的桑塔納。
  來往于廣州各大酒店之間,手里的大哥大總是響個不停。

  電話那頭總是這個張局,那個李總的。

  往日物理教師的模樣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油嘴滑舌,滿身銅臭的商人。

  母親從頭到尾都不曾支持過父親『下海經商』的決定,所以母親并沒有跟隨著父親來到廣東而是繼續留在了重慶做她的英語老師。

  長期的兩地分居,父親和母親之間總是聚少離多。

  通的電話也越來越少,兩個人的爭執卻越來越多。

  燈紅酒綠的生活之中,父親漸漸開始變了。

  他不再像以往一樣樸素沉穩,從內而外的開始變得浮夸急躁。

  他總是一身酒氣,夜不歸宿的次數也越來越多。

  放學回到家的我往往看到的就只是桌面上的錢和一張字條。

  到后來就只有錢了。

  我越來越想念母親,當初剛剛跟著父親來到廣東的新鮮感早已不復存在。
  終于在一個父親又是沒有回家的雨夜。

  我撥通了母親的電話,讓我沒想到的是這個電話也成為了父親和母親之間徹底分裂的最后一根稻草。

  母親知道了我情況之后,在電話里與父親大吵了一架。

  父親是在陽臺接的電話,雖然與我的房間隔著兩個房間,

  但是我還是清楚的聽到了父親說出的那句話:『離就離吧』。

  當時父親的語氣我聽不出半點悲傷,仿佛這就只是一件無足輕重的事情一樣。
  一個星期之后,我和父親回到了重慶。

  回到了那個曾經溫馨的家,我又見到了熟悉的母親。

  我撲倒母親的懷里,感受著母親白襯衫上熟悉的味道。

  母親抱著我,看著父親,一言不發。

  我扭頭看了看父親,父親眼里閃過了一絲猶豫,但稍縱即逝。

  父親送我回到重慶的第二天就回廣東了,父親和母親并沒有辦理離婚手續,但我知道這段婚姻已經名存實亡。

  從那以后,我開始跟著母親生活,我從廣東轉回了重慶,到母親任教的中學附小就讀。

  父親的身影從這里開始,越來越模糊……離開了父親之后,我的生活也開始變得正常了起來。

  每天跟著母親一起去上學,母親下班之后就過來接我,有時候她工作比較忙我就在她的辦公室等她。

  與父親由內而外的改變不同,母親還是跟以前一樣。

  馬尾辮,鵝蛋臉,鼻梁上掛著一副金絲眼鏡。

  一如既往的白襯衫,黑色齊膝百褶裙。

  母親不喜歡穿高跟鞋,她說磨得腳疼。

  所以她總是穿一雙白色的平底布鞋。

  每天準時七點半帶著我騎車去學校。

  母親做事情總是有條不紊,無論是家里的東西還是辦公室里的桌面,都是整整齊齊的。

  而我卻總是丟三拉四,沒少被母親數落。

  98年底,還有幾個個星期就快到春節了,我和母親回到了廈門老家。
  外公知道我回來了,非常開心,變著花樣的給我做各種好吃的。

  外公家里里海邊不遠,我常常會在晚飯之后和母親一起到海邊去散步。
  我在母親的前面跑著,時不時追下海邊的小螃蟹,時不時撿起腳下的貝殼。
  而母親卻總是很少說話,一個人靜靜地走在沙灘上。

  帶著一點腥味的海風吹亂了她的頭發,而她卻只是木然的望著遙遠的海平面,就好像她心中所有的問題大海都有答案。

  外公一直都沒有在我面前提到父親的事。

  直到有一天晚上,我半夜起來上廁所,才偶然聽到外公和母親在客廳的對話。
  外公一直在咒罵著父親的不負責任以及忘恩負義,說他是個拋棄妻子的混蛋。
  而母親的回答卻總是:「我早就知道他就是這種人。」

  原本我和母親打算是在廈門老家過年的,卻在幾天后被父親突如其來的一通電話而打亂。

  母親接通電話之后,靜靜地聽了幾分鐘,只說了一句:『好,我明天就過去。
  『我問要去哪里,她只是笑著說:「不去哪,只是你爸爸找媽媽有點事」第二天母親就坐上了前往廣東的火車。

  我留在外公家,外公的臉色卻越發陰沉。

  后來我才知道,原來父親的公司被查封了。

  香港回歸之后,大陸對香港的商品進出大陸開始規范化。

  父親的貨物屢屢被海關查獲,從前稱兄道弟的什么張局李處的電話,此時卻總是打不通更有些已經直接變成了空號。

  父親也因為涉嫌走私,已經被公安批捕。

  而母親前往廣東,則是應父親的請求,企圖為父親疏通關系。

  而這終究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父親最終還是鋃鐺入獄,判刑八年。

  在父親入獄之前,我和母親去見了父親最后一面。

  曾經無限風光的石總,山哥,如今木然的坐在接見房里。

  隔著厚厚的鋼化玻璃,父親看著我,再看看母親。

  終于忍不住痛哭失聲。

  直到現在我還記得父親當時的哭聲,我不知道他是幡然醒悟,還是心感愧疚但我能感覺得他哭聲中的痛苦。

  母親卻只是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2002年,我升入母親所在的初中。

  或許是母親太希望我成才,所以我被安排到了母親的班。

  母親這幾年變得開朗了許多,不再像以前那樣少言寡語,有空的時候還會帶上我一起去郊外去寫生。

  盡管我并不會畫畫。

  但是在課堂上,母親卻還是比較嚴肅的。

  很少會開玩笑。

  同時也是在這個班級。

  我認識了阿波。

  阿波這小子家里挺有錢的,他父親在廣東有個成衣廠,母親好像是個全職太太每天的工作就是買菜做飯,打麻將。

  阿波這小子全名叫黎波。

  長得尖嘴猴腮的,人不高挺瘦,戴著一副無框眼鏡。

  整天都是樂樂呵呵的。

  當時我只是覺得這小子是個樂天派。

  長大了以后才知道像他那種人有個專屬名詞叫做:富二代。

  黎波這小子人不壞,但就是喜歡鼓搗一些奇奇怪怪的東西,有時候是他爸爸的煙斗有時候又是不知道哪來的什么望遠鏡…特別皮,上課幾乎都是趴著。
  要么就是看小人書。

  為此沒少被我媽媽罵。

  我和這小子私交不錯,他有什么新鮮玩意兒也都拿給我看看。

  但是有段時間,黎波上課卻開始老實了。

  別的什么也不干,就一直在看一本封面都沒有的破書。

  每次我問黎波這小子在看什么,他總是神神秘秘的不告訴我,這本書也就巴掌大小他總是隨身帶著。

  知道后來有一天,放學回家之后,我拿出我的數學書,卻發現書里還夾著一樣東西。

  正是黎波的那本舊書,他總是喜歡把這本書夾在教科書里上課看,我翻看數學書的扉頁一看歪七扭八的寫著黎波兩個字

  估計是剛剛數學科下課之后這小子急著去玩把我的書拿錯了。

  我拿出那本破書,端詳起來。

  這本書沒有封面,扉頁上歪歪扭扭的寫了幾個字,字跡非常潦草我看了很久才看出來寫的是什么《欲海偷香》。

  雖然我知道黎波這小子看的絕對不是什么好東西,但是還是忍不住想看看這里面寫的到底是什么。

  具體的故事寫的是什么我已經記不清楚了,只是記得寫的是一個采花賊的故事。

  和我當時所見的其他武俠小說不一樣,這本小說里對性場景的描寫非常詳細且粗俗。

  通篇都是奶子,小屄,操之類的字眼和許多的省略號。

  我還記得里面有一段是寫這個采花賊在學輕功的時候,勾搭上了他的師娘兩個一起在書房里偷情的場景。

  當時的我對師娘這個角色印象非常深刻,一個風騷入骨,半老徐娘的熟婦和她的徒弟在書房里偷情的場景

  看的當時未經人事的我是血脈噴張渾身發熱。

  書中的女性角色并不少,可不知道為什么,我卻對這個角色情有獨鐘。
  長大了以后我才意識到,這或許也是俄狄浦斯情節的一種表現吧。

  你們要是以為我看了這本黃書就會對母親產生什么想法,那我只能說你們黃色小說看多了。

  我并沒有因為這本書而對母親產生任何的非分之想。

  雖然當時的我也會經常產生許多的性幻想,但是母親卻從未是我幻想的目標。
  在我幻想中出現得最多的,是馬姨。

  自從父親入獄后,我就再也沒有見過馬姨。

  這個時髦嫵媚的女人,似乎一下子憑空消失了,我曾經試圖從母親的口中問出關于馬姨的消息

  但得到的回應卻總是一句「不知道」或是母親的沉默以對。

  我想母親應該是知道馬姨的下落的,只是出于某種原因,她并不愿意告訴我。
  幾次過后,我便打消了再問的念頭。

  我并不清楚母親和馬姨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直到現在我仍然沒有答案。
  2004年底,我和母親再次返回廈門老家過年。

  這一次并沒有再出現什么意外,我們在老家度過了一個愉快的春節。

  大年三十晚上,母親帶我來到離家不遠的一片海灘。

  不大的海灘人卻不少,人來人往,好不熱鬧。

  海灘上到處都是各種各樣的小地攤,這讓第一次來這的我十分好奇,拉著母親不停的逛來逛去。

  母親也一改往日的話少,不斷的給我說著這些我眼中的「新鮮玩意兒」。從母親臉上的笑臉可以看的出來,她真的很開心。

  母親開始給我說起她小時候的事情:「媽小時候每次過年最喜歡的就是來這看煙火,那時候也沒什么錢東西也買不起,但也像你一樣喜歡逛這些小攤子。最開始的時候是你外公陪媽媽一起來,后來變成了你爸。」

  說到這母親的臉色突然有些暗淡,「但是現在你外公的老了,你爸又成了那個樣子也不知道以后媽老了,誰會陪你媽再來這里。」我拍拍胸口:「這不還有我嗎?以后你兒子陪著你。」

  媽媽笑著捏了捏我的耳朵:「小孩子家家油嘴滑舌的。」

  我故作疼痛狀,母親見狀也佯裝要捏我另一只耳朵。

  這時,周圍的燈光卻突然都熄滅了。

  遠方傳來幾聲尖銳的鳴聲,緊接著就是一朵朵色彩斑斕,形態各異的煙花綻放在這漆黑的夜空之中。

  煙花還在不停的燃放,明暗交錯之間,我看到了母親臉上的笑容。

  我問母親:「媽,你有什么新年愿望嗎?」母親轉過頭,

  伸手摸了摸我的頭:「媽沒別的愿望,只希望你能夠快快長大,多聽我的話少跟我頂嘴。」

  我不知道該說些什么,一時語塞,一把媽媽抱住,趁著媽媽還沒反應過來我不知道哪來的勇氣,直接吻了吻媽媽的嘴唇。

  然后說了一句:「媽媽,我愛你。」

  媽媽一時愣住了,反應過來后也輕輕的抱住了我:「媽也愛你。」

  黑暗中我看不清母親的表情,卻能清晰的感受到母親懷抱的溫暖。

               (未完)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夜蒅星宸 金幣 +8 轉帖分享,紅包獻上!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另梅花四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