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少婦小說  »  希爾瓦娜斯的乳房

希爾瓦娜斯的乳房

噠,噠,噠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聲音從身后傳來,由遠及近。已經跪了半晌的你迷迷糊糊的頭腦猛地一驚,趕緊調整好自己的跪姿,腦袋深深地低下去,不敢亂動一下。

  很快,腳步聲就到了你身邊,來者從你身邊繞過,走到了你的面前。一陣冰冷的沉默懸在空氣中,令你大氣不敢出一聲,生怕做出什么冒犯之舉。

  來者終于開口了。「起來,看著我。」你聞言猛地一哆嗦,不敢怠慢,立刻抬起身來,看向對方,沒想到這一看就讓你失了神。

  希爾瓦娜斯·風行者,幽暗城的女王,新晉部落酋長,此時正站在你面前,臉上帶著一絲捉摸不透的表情。雖然已經是亡靈之軀,她那令人驚嘆的美貌卻沒有絲毫減少。長長的秀發披散在肩頭,四肢修長而又肌肉飽滿,柔美的身體曲線蘊含著力量感,這是戰士的身體。然而你的眼睛只盯著她身體的一個部分——希爾瓦娜斯女王那肥大豐滿的雙乳。

  作為幽暗城的一名仆役,你也曾瞥過女王的圣容幾次過,然而距離都很遠,而且都是匆匆一瞥后便趕緊移開了視線。畢竟像你這樣的男性仆役若是對女王長時間注視,很可能會被認為是有非分之想,因此而受到嚴厲懲罰的不在少數。

  然而此時此刻,希女王就站在你身前,離你僅僅一步之遙,她那高聳的乳房仿佛都要碰到你的鼻尖了。希女王身著她最常穿的那身鎧甲,胸甲僅僅遮住了乳頭以及乳房的下半部分,一對巨乳的上半部分就那么毫無遮掩地暴露在空氣中,深深的乳溝仿佛勾人魂魄的深淵,散發出致命的誘惑力-「看夠了沒有?」希爾瓦娜斯冷冰冰地說道。你聞言猛地一驚,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竟然直勾勾地盯著女王的那對巨乳看了半晌,后背頓時冒出一片冷汗。

  「小人該死!小人該死!」你趕緊低下頭謝罪,渾身顫抖不停。這種無禮之極的冒犯恐怕不是關幾個月的禁閉就能抵的了罪了。

  「我讓你低下頭了嗎?趕緊給我把頭抬起來,我讓你看著我!」女王的聲音幾乎不帶怒意,但仍然讓你汗毛倒豎。沒辦法,你只得再度抬起頭,這一次盡量不去看希女王的那對巨乳,然而這幾乎是個不可能的任務。那對美好的乳房時時刻刻都在向世界盡情展示著自己那動人心魄的魅力,仿佛在挑逗著人們盡情地抓住它,讓那滑膩柔軟的乳肉在指間搓揉成種種形狀。

  「喜歡看我的奶子嗎?」希女王似笑非笑地發問。你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希女王在問我自己喜不喜歡看她的乳房?盡管震驚不已,你還是飛快而誠實地猛烈點點頭。

  希女王的嘴角不經意地上揚了一下。「很好,因為今天你可以看個夠。」你還沒反應過來,希女王的雙手便伸到了背后。幾秒種后她便解開了帶子,胸甲隨之落到地上,終于露出了下面那對驚人的巨乳。

  你的腦子仿佛「嗡」的一聲,接著便化作一片空白。視野里什么也沒有,只剩下那對無與倫比的巨大乳房。圓潤飽滿的巨乳油光閃亮,乳峰如同男人勃起的大雞巴一樣傲然挺立著,宣告著自己在性方面的霸主地位。深黑色的巨大乳暈中心,是腫脹肥大的巨型乳頭,乳尖還帶著些許不知為何的白色液滴。

  你的舌頭如同砂紙一般干燥,完全說不出一個字,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連眨都不眨。你的雞巴早已在褲襠硬的不行,怒吼著要沖破牢籠,要狠狠地在眼前這對大肉球上宣泄淫欲。

  「我吸引到你的注意力了?」你點點頭,但視線仍牢牢鎖定著希女王的乳房。

  「很好,那就給我聽好了。一般來說,這對大奶子每天都會產出好幾夸脫的乳汁,必須每天花一小時擠奶才能保證奶子不被撐壞。

  但最近兩個星期我一直公務纏身,實在找不出時間來擠,奶汁便一直積壓在我的乳房里。而昨天牛頭人部落的特使又來訪,點名要干我這對大奶子。為了維持我們之間的友好關系,我只好任由那十幾根粗大騷臭的牛屌在我的大乳頭里輪流抽插了七八個小時,最后他們一個個都在我的乳房里射出了一股股濃精。「希女王做了個鬼臉,當然你沒看見——你的注意力全在她的奶子上了-「其中有幾個常年野外修行的牛頭人德魯伊,胯下的大肥牛屌十幾年都沒射過,也沒清洗過,積攢了十幾年的腥臭精液和包皮污垢都一起射到我奶子里了。

  當時我忙著招待他們,也沒來得及處理,今天早上好不容易抽出時間想把積攢了兩個星期的濃厚奶汁連同昨天留下的精液一同擠出來時,卻發現我怎么擠也擠不出一滴奶來。」希女王看看仍然目不轉睛瞪著她巨乳的你。「你知道那意味著什么嗎?」

  你茫然地搖搖頭。「小人不知道。」

  「我乳房里那些積蓄了整整兩個星期的乳汁早已經發酵成半流質狀的酸奶了,本來要擠出來就得費不少功夫,再加上昨天牛頭人射進去的那些濃厚精液,徹底粘住了我乳頭內的輸奶道。所以盡管這對大奶子早已被乳汁和精液撐的鼓脹到了極限,卻還是一滴奶都流不出來。我必須先把輸奶道清理一下,這樣才能順利地擠出奶來。說到這里,你應該已經猜到我為什么要把你叫來了吧?」你已經隱隱約約有了些猜測,但實在不敢說出口,于是只能回答道:「小人不知,還請女王明示。」

  希女王指了指你那早已支起帳篷褲襠。「當然是用你這根賤雞巴插進我的大奶頭里,用你的肉棒給我好好疏通一下輸奶道。我說的夠清楚了吧?」「是!小人一定遵命!」你激動的不能自已,趕緊連向希女王磕了十幾個頭,褲襠里的雞巴也興奮的一抖一抖。自己竟然能把雞巴插進希女王那對性感的巨乳里,這簡直是你做夢都不敢想象的事情,然而就在眼前發生了。

  看著你那性奮不已的樣子,希女王冷冷笑了笑。「事先警告你,你到時可不要爽過頭了。我那對奶子里現在已經撐到不能再滿了液壓早已升到不知多少,你的雞巴一不留神可能就會被乳汁和精液的液流給沖的夠嗆。如果我是你,我可會額外小心些許。」女王邊說邊坐到了身后的一張椅子上,招招手示意你走過去。

  你立馬幾步小跑了過去,勃起的大雞巴在褲襠里晃來蕩去,女王看了不禁捂住嘴輕輕笑了笑。很快,你便來到了女王身前,陰莖正好和她的乳房在同一水平面上。 -女王揚揚眉毛,雙手放在椅子的扶手上。「還等什么?難道要等你的女王來親自伺候你嗎?」

  「小人不敢。」你聞言忙道,接著飛快地扒下了褲子。立馬,你胯下那根漲的發痛,青筋暴起的大屌便暴露在了女王的面前。你一只手扶起雞巴,再度看了女王一眼,得到了后者肯定的點頭后,便用另一只手扶起她腫脹的肥奶頭,顫抖著把雞巴插了進去。

  雖然已經做好了準備,然而在龜頭接觸到女王的大奶頭的瞬間,突然爆發的快感還是讓你從咬緊的牙關間悶哼出聲。女王嫵媚地看看你,玉手妖嬈地玩弄著發絲,用眼神鼓勵你繼續。你點點頭,再度咬住牙,將雞巴緩緩地往里送去。

  爽,爽,爽。一波一波,白熾化的快感從你的雞巴中如同洪潮一樣襲來,沖擊著你的近乎融化的大腦。希女王那緊致的乳穴死死地吸住了你可憐的雞巴,你陰莖上的每一寸敏感的皮膚,每一根暴起的血管,都被希爾瓦娜斯那富有彈性的乳肉死死地包裹住。希女王說的沒錯,她的輸奶管的確被堵的死死的,你插進去的雞巴早已被先前牛頭人射進去的濃稠精液所覆蓋,在你抽動腰肢的時候發出濕潤的噗啾噗啾聲,大奶頭與你雞巴接觸的地方冒出了一股股乳白色的泡沫。

  每抽插一次,你都能感覺到雞巴更往輸奶道里面頂了一些,而隨著堵塞的輸奶道一點點被你的肉棒所疏通,你的龜頭感受到的阻力也越來越大,乳肉肆無忌憚地擠壓著你的龜頭,讓你的雞巴在近乎折磨的絕頂快感中痙攣般的抽搐,你感覺自己堅持不了多久了。

  你死死咬住牙關,拼命地扭動著腰肢,雙手早已無所顧忌,用力的抓住希女王的大奶子前后推送著,乳肉在你的手中都被擠壓的變形了。希女王一邊享受著你肉棒和雙手對她奶子的服務,一邊帶著玩味的表情欣賞著你被快感所扭曲的面容,仿佛已經猜到了接下來會發生什么-終于,隨著你的最后一下沖刺,你的雞巴終于徹底頂穿了輸奶管。瞬時,你腫脹不堪的大龜頭便被壓力極高的精液與乳汁混合液體給包裹住了,這突如其來的快感差點就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你拼命咬緊牙關,才控制自己沒有當場在女王的大奶子里射出來。

  雖然希女王允許了你的雞巴插進她的奶子,但她可半個字也沒提過允許你在里面射精的事。希女王感覺到了你的成功,長長呼出一口氣。「干得不錯。現在,把你的雞巴抽出來,接著疏通剩下的那個奶子。速度快點,我可不想錯過今天上午的作戰會議。」

  聽到女王的命令,你忙不迭地就要把雞巴往外抽。事實證明,這是個致命的錯誤。在你的龜頭退回輸奶管的一瞬間,早已在女王的大奶子里膨脹不堪的乳汁和精液剎那間如高壓水槍般沖進了如今已經被雞巴疏通了的輸奶管,突如其來的快感讓你徹底越過了精關,隨著一聲絕望的哀嚎,你的睪丸一跳一跳,雞巴在痙攣中射精了。

  一切都發生在幾秒鐘內。就在你的馬眼被射出精液頂開的一瞬間,輸奶管內的高壓乳汁與精液找到了壓力宣泄口,頓時順著你的輸精管如子彈一般向里涌入,你的精液還沒有射出,就被女王乳房內的乳液和精液反推著強行擠回了你腫脹不已的睪丸里,緊接著,那憋了足足兩個星期,早已又稠又粘的濃厚乳液也隨著沖進了你的睪丸,你眼睜睜地看見自己胯下的兩個蛋蛋如同吹氣球一樣瘋狂地膨脹起來。

  一起涌入的還有牛頭人昨天射進去的極其腥臭粘稠的精液。你在絕頂的高潮快感中不僅一滴精液都沒能射出,反而睪丸里被灌滿了別人的精液,無與倫比的屈辱與快感讓你不禁發出了野獸一般的呼號。與此同時,終于派出了積攢多時的乳液,讓希爾瓦娜斯女王暢快地呻吟起來。

  終于,不知過了多久,隨著一股股精液與乳汁噴涌進你的睪丸和膀胱,希女王大奶子里的液壓總算達到了平衡。你虛弱地將腫脹的大雞巴從女王飽滿的乳頭中拔出,發出「噗」的一聲悶響,一絲粘液掛在你的龜頭和女王的乳穴之間。低下頭,你哭笑不得地看著自己現在漲的有如蘋果一般大小的睪丸,里面脹滿了別人的精液,感覺都要爆開來一樣。

  而你的輸精管則遇到了之前女王的輸奶管一樣的境遇,被粘稠的乳液、精液和龜頭垢堵的死死的。雞巴膨脹到了極限,你感覺血管里流的都不是你自己的血,而是女王的乳液和牛頭人的精液。稍微一碰,無比的快感與漲痛感便傳遍全身,讓你不禁悶哼一聲。

  女王揚了揚眉毛。「還等什么?」她指了指自己另一邊的大奶子。「動作快點,我還要趕時間。」她指了指自己另一邊的大奶子。「動作快點,我還要趕時間。」而這時希爾瓦娜斯腦袋一昏,感覺眼前模糊。「你……你做了什么?」「你怎么了大人?」我惶恐不安,悄悄地施展了法術來驅散剛才的事情,我的下面全都恢復了正常。好在希爾瓦娜斯此時已經沉浸在虛弱的痛苦之中,沒有關注到這些小事。

  「難道……是了,一定是這樣。」希爾瓦娜斯有些虛弱地捂著頭。最近她有些縱欲過度了,每一天都有無數人上過她的身體,干過肛門操過小穴,日過小嘴。

  而乳頭一只普通一只膨脹也讓虛弱的希爾瓦娜斯有些神智不清,在她的意識中,只有「下人」和「做愛做的事情的下人」兩種。而此時的我顯然慢慢的成為了后者。

  我站了起來,單手撫上了希爾瓦娜斯膨脹的那只巨乳。在我的法術下,虛弱的希爾瓦娜斯根本無法抵抗地沉迷了,而巨乳也恢復了原樣。

  「主人,操操我吧……」希爾瓦娜斯此時正跪在地上,雙眼迷離地看著我。

  此時在她的意識中是別人在說這話。而她才是高高在上的那個-「給我舔。」我指著傲然挺立的雞巴。希爾瓦娜斯毫不猶豫地一口吞進,用一只手撫著雞巴的根部,小嘴和小手都快速地幫我擼著。我也猛的挺身,長長的雞巴插入了她的喉嚨。「唔唔……不要停……」希爾瓦娜斯眼神有些迷離,在她眼神中她正在鞭打著自己的下人。而她的小手卻更快地幫我擼了,小嘴也努力地想要前后擺動,只是喉嚨被我插太深了。我抱著她的頭顱,腰部猛烈前后抽插。

  「唔唔……嗯嗯……」希爾瓦娜斯秀發搖曳,雙目緊緊閉著,嘴里不斷地噴出白色的液體。其中有我的精液也有她的唾液。

  值得一提的是此時此刻她的小手仍在快速地幫我擼著。「爽!」我一個深喉,狠狠地,完全插進去。希爾瓦娜斯此時翻著白眼,小手忍不住地顫抖著。緊接著,大量乳白色的液體從她小嘴里流了出來。噴濺地滿地都是。更值得一提的是,也許是宮廷藥劑師的功勞(也是為了他們自己插的更爽),希爾瓦娜斯的小內內已經濕透了,淫水不斷流到地上。飛流直下三千尺。

  「聽說了嗎?希爾瓦娜斯女王不見了。」聽著外面守衛的聲音,我笑了。此時無論聯盟和部落都在瘋狂地找著這個公交車,沒錯聯盟的將領們也都上過她無數次了。甚至有一次聯盟為了羞辱部落,還讓門口站崗的小兵來干她。而希爾瓦娜斯為了部落,也只能忍氣吞聲。額,也許不止一次?也許是好幾,甚至十幾個小兵輪著來的?-誰也不可能想的到,此時希爾瓦娜斯就在我的房間。沒人會蠢到去搜索一個仆役的房間的。希爾瓦娜斯正雙手被高高吊起,雙腿跪地,微低的腦袋,臉上滿是我的精液。秀氣的小嘴里面,不斷往下流著白色的精液。而小穴和后庭就更不用說了。一個本來就已經被操爛的小穴,此時外面已經被干的完全看不出這還是小穴了。只是畢竟是希爾瓦娜斯,小穴里面仍舊緊致的很。而后庭更是被我多次光顧,此時鮮血混雜著精液,不住下流。而希爾瓦娜斯一雙向后彎曲的美腿后面的墻壁上,也已經射滿了血液和精液。

  還是要感謝朋友帶來的試劑。我滿意地點點頭,這樣會噴出血的母狗才是好母狗。

  續二

  而希爾瓦娜斯一雙向后彎曲的美腿后面的墻壁上,也已經射滿了血液和精液。

  還是要感謝朋友帶來的試劑。我滿意地點點頭,會噴出血來的母狗才是好母狗。

  只屬于我的性奴母狗。

  在希爾瓦娜斯失蹤的期間,聯盟和部落產生了爭執。泰蘭德被迫被部落使者*奸,而部落血精靈也派出了十幾個血精靈美女去給聯盟高層輪番口交。很快部落首領就再次選出來了,是一個血精靈美女-「看見沒?你的本領一無是處。他們不過是想要一個肉便器罷了。」我削著蘋果,翹著二郎腿看著跪地的希爾瓦娜斯。我剛剛講述了最近發生的事,不過她好像并不在意。「唔,可悲的下人。永遠都只是雜役。」她高傲地抬頭,「對我來說,這種程度的做愛就只是吃頓飯,上個廁所而已。你那里小的不能再小了。」我沉默,四十多厘米的巨根在艾澤拉斯還真不能算上什么。沒看到那些被*奸的人類美女要么死了,要么就變的更加抗操了。更別說萬人騎希爾瓦娜斯了。

  「閉嘴,奴隸。」我將蘋果塞到她的嘴里,隨手擼了幾發便射出了精液,濃濃的精液掉落在她的玉乳上。「這就是你的能耐嗎?」她還不忘嘲諷。我看著地上的蘋果核,不禁笑了笑。希爾瓦娜斯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了。

  「這是我去朋友那里要來的新藥劑。」我舉著手中的藥劑說道。「又是給我的嗎?」希爾瓦娜斯玉體有些顫抖。希爾瓦娜斯已經很久是尸體了,哪怕在她是高等精靈的時候也被無數人操過,可尸體是沒有感覺的。而尸體的冷漠讓她沖淡了恐懼。直到我拿來了讓她流血,讓她疼痛的藥劑。她真的不想再來了。那是噩夢-「不不不,這個是給我用的。」我將藥劑打入了身體里面。「哇……」希爾瓦娜斯一下睜大了眼睛。

  我按著她的頭顱,將變大了無數倍的雞巴不斷在她嘴里抽送著。此時她雙手被繩子綁到后面,腦袋微微向上,被我操的不斷翻著白眼。

  希爾瓦娜斯有些模糊地說些什么,大概也是叫床吧。我沉默著,將我變大的雞巴狠狠抽送著,她翻著白眼,依稀看到了我的樣子。

  希爾瓦娜斯不斷翻著白眼,可這回我怒了,因為我分明聽懂了她說什么: 「可悲的愛情。」我將她的頭顱垂直90度抬起來,長長的大雞吧順著她的喉管插了進去,她跪在地上,而我彎著腰,努力抽送了兩下后,我想到了更好的。然后我自己不動了,轉變為雙手插入她的腋窩,將她的嬌軀一上一下地猛烈運送著。

  「噗。噗!」她翻著白眼,喉管里的精液直接噴到了我的臉上。「臭婊子!」我大怒,右手給了她一拳。而弱小虛弱的希爾瓦娜斯竟然就這么暈了過去。我不管不顧,將精液直接射進希爾瓦娜斯的肚子后,我又撫著她的嬌軀,將她凡是能奸淫的地方都奸淫了很久。巨乳,腋窩,脊椎……希爾瓦娜斯被我就這么奸淫了千千萬萬遍。當我發泄結束后,她的嬌軀倒在了地上。不過我知道,她一定還會再起來的。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乳房地毯 下一篇:暴露,成就了美艷的肉媚之香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另梅花四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