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虐狐

虐狐

看著雙手雙腳被拉成「大」字形地綁在床的兩邊,他不禁哀嘆出聲,想不到他修煉千年,居然會因為一時的迷糊而落到這種境界。抱著一絲希望拉動手腕但在感到傳來的灼痛感後放棄,果然那個人不會笨到只是用普通的繩索綁住他,因為那個人早就知道了他的身份不是嗎?又怎會讓他輕易逃脫。算了,反正也活了千年,還有什麼是見過的,他要殺要剮也就隨便他吧,畢竟這個是他欠他的。

  門吱地一聲被推開了,進來一個身穿獵裝的高大男子,他望著被綁在床上的人笑著問到,「我親愛的狐,你醒了啊,覺得身體還好吧。」假惺惺的語氣讓男子大翻白眼,「托你的福,我覺得『非常非常』的好,不過如果你肯解開這些鬼符咒的話我想我會更好。」綁在他雙手雙腳上的符咒抑制了他所有的法力,要不他怎麼可能呆呆地任人宰割。

  「呵呵,我親愛的狐,我這麼難才得到你當然想留住你一輩子啊,但我只是一介凡人,當然是要借助一些小小的工具啦,要不你哪天不開心想離開我那我可怎麼辦?我會心碎而死的。」聽著男子惡心巴拉的話語,狐精覺得狐皮疙瘩都掉了,「哼,呂仲炎,你不要說得這麼好聽,我知道你怨恨我奪走了你那未婚的妻子,但這個其實也不關我的事啊,是她自己先貼上來,我又不知道她有老公。你吃了五年的醋也夠了吧。」「呵呵,狐,你錯了,我才不管那個丑八怪呢,當初要不是我父母以死相避要我娶妻我才不會和她訂婚呢,你勾引她剛好給我個機會休了她,我還要多謝你呢。」「那這個就是你的謝禮嗎?還真是特別啊,追了我五年,你真是用心良苦!」「不不不,這個是我為了給你謝禮所做的一點點準備,真正的謝禮在後面呢。」「……」不知道呂仲炎想做什麼,狐精干脆閉上嘴巴來個以靜制動。

  「呵呵,狐,你這樣是準備好收我的禮咯。那我就恭敬不如從命啦。」五年了,他追了他五年,現在終於可以得償所愿了,五年前的第一眼他就愛上了他,不管他是修煉千年的狐精,也不管他勾走了他的未婚妻使他在人前丟盡了臉,他是要定他了。瞇著眼看著他緊閉的雙眼,呂仲炎將自己的唇貼上在夢中吻過千百次的嘴唇。

  感到唇上溫潤的觸感,狐精驚訝地睜開了雙眼,開口想問卻給了機會給呂仲炎侵入他的口腔,強迫他與他唇舌交纏。呂仲炎象國王巡視自己的領地一樣細細地用舌頭掃過他口腔中的每一寸地方,然後逮住他的舌頭強力的吸吮。半響,呂仲炎終於察覺到異樣。拉開身子怒氣沖沖地看著底下毫無反應的人(呃,應該是狐)。

  「你想挑起我的情慾嗎?沒用的,我修行千年,最起碼也可以做到控制自己的身體,更何況……,我對男人沒有任何興趣。即使你的技術挺好。」狐精嘴邊那抹勝利者的笑容深深的激怒了呂仲炎,但怒極反笑,表情看起來甚是詭異。

  「呵呵,狐,你以為你可以抵抗嗎?」

  「我會盡力。」

  「那就試試吧,本來我不想用的。但,是你不對,你不應該激我。」從身上的皮袋中拿出一個小小的瓷瓶,拔開紅色的瓶塞。

  「狐狂??!!」聞到竄到鼻間的味道,狐精也不禁驚叫出聲,臉上頓時變了顏色。

  「呵呵,狐,你的鼻子還是這麼靈。喜歡嗎?這個可是我專門為你準備的哦。」享受著狐精難得一見的驚慌,呂仲炎笑得甚是開心。

  「你,你怎麼得到它的。」看著呂仲炎手上那瓶堪稱天地間最為厲害的媚藥,狐精不禁懷疑身為凡人的呂仲炎是怎麼得到他的。

  狐狂,相傳是在狐精到處為惡,擾亂凡人世界的時候天帝為了懲罰狐貍精的荒淫無度而下令太上老君采九千九百九十九種天下至淫的藥物精練而成,即使是最擅長控制情慾的狐貍精在遇到這種媚藥的時候也只有發狂的份,天帝就要以其人之道還制其人之身,要以淫亂天下的狐貍精們也嘗試一下因情慾煎熬而亡的痛苦。想到這里,狐精的臉色更為慘白。

  「呵呵,狐,你不用怕,我并沒有想要你喝下去,因為這種藥實在太厲害,給你喝的話我擔心到時要是我滿足不了你的話可就糟了,我不不想和別人分享你美妙的身體,乖乖的別動哦。」一下子把狐精身上的衣服脫了個光光,小心翼翼地將瓶中的液體倒在他的胸膛上,再以手象按摩一樣把淡橙色的液體均勻地抹完他的胸前。來到兩顆紅色的蓓蕾上時,呂仲炎特別再將「狐狂」點在自己食指的指腹上,以指腹在紅色的頂端上進行圓周運動,并不時以指甲戳刺著頂端的,將液體送進那個小小的凹處。滿意地看到紅色的蓓蕾開始挺立,腫脹,續而翻開美麗的花朵。

  「呵呵,狐,這麼小小的刺激你就不行了啊,剛才不是還說要盡力的嗎?」深吸了一口氣,狐精決定忽略他惡意的挑撥,硬生生地把體內開始翻騰的情慾壓了下去。

  「呵呵,不愧是我的狐,這樣才有挑戰性嘛。要是一點點的狐狂就頂受不住那還真污了你的名呢,那我們繼續游戲咯。」倒滿了狐狂的手掌繼續下移,來到狐精的慾望中心。

  毫無遮掩地暴露在呂仲炎的眼光當中,狐精的自尊受到了沉重的打擊,從來都是他隨心所欲地操控別人的慾望,今天這種屈辱居然輪到他來嘗試,難道真是報應嗎?

  「嘖嘖,狐,你好漂亮,不論是形狀還是顏色都令人神魂顛倒。」低頭輕輕地在狐精的慾望上印上一吻後再把頂端含進口中,在吞吐一陣後呂仲炎又再輕笑,「嗯,狐,你還是要抵抗我嗎?那現在就來真的咯。」將手中的狐狂倒遍狐精的下體,再并攏五指握住狐精的慾望開始上下移動,右手手指挑開了龜頭上粉紅色的包皮,露出狐精極欲隱藏的鈴口,像是想保證它的暢通,呂仲炎輕輕地在那個小小的開口上吹了一口氣,再將瓶中的狐狂逐滴滴入,為了加速液體的流入,拇指也加入幫助行列在周圍摩擦著。

  「舒服嗎?有感覺了嗎?狐?」橙色的液體逐數被鈴口吸入後呂仲炎便暫時離開了狐精的身體。

  冰涼的液體流入體內勾起的是狂炙的慾火,狐精的分身不受控制的抬頭挺胸,顯示著它的存在。緊咬住下唇凝聚身體所有的力量想抵抗狐狂的藥力,狐精告訴自己不可以呻吟出聲,但,但慾望在下半身凝成一股火把,隨著血液的流動將熱力帶往四肢百骸,全身的細胞都在騷動著。不行了,不行了,「啊……」狐精終於壓制不住溢出了一聲呻吟,慾望頂端更是滲出了透明的淚滴。

  「有這麼舒服嗎?看,你這里都哭了,我幫你擦一下眼淚吧。」呂仲炎的雙手再次撫上狐精的分身,用手指掬起前端溢出的液體再摩擦著,還體貼地把底端的兩個飽滿的小球也放在手掌中揉搓,「啊,啊,恩……」抑制不住的呻吟一聲聲地從狐精緊閉的雙唇中逃出,看著底下已經不復冷靜的身體,呂仲炎的手開始向狐精的後庭進攻,沾滿了狐狂和狐精剛才流出的體液手指摩擦著狐精後庭的媚肉,并不時戳刺著那個緊閉的小洞。

  察覺到呂仲炎的意圖,狐精連忙收緊後股的肌肉,阻止手指進一步的攻城略地。

  「放松,狐。」

  「不,不要,你別想。」用盡了全身的力量,狐精才使得這短短的一句話不至於顫抖,但微弱的氣勢實在沒有起到太大的作用。

  「不要嗎?那就沒辦法啦。」毫不憐惜地用力分開收緊的股肉,再用力將手指刺入那個緊閉的小洞中。由於之前沒有得到很好的潤滑和用力過猛的緣故,被硬生生地撐開的小洞頓時流出鮮紅的血液。

  「痛……」後庭被撕裂的痛感使狐精冷汗直冒,臉色也變得慘白。

  「我本來不想讓你太痛的,但這個是你逼我的。」抽動著埋在狐精體內的手指,用另一指沾滿了狐狂後再送進他的體內,本來就狹窄的徑道哪里容得了兩跟手指的肆虐,狐精拚命都紐動著身體企圖把異物排出體外。

  「別再動,否則你會更痛。」呂仲炎用剩下的手按住狐精不斷蠢動的腰肢後便抽出手指,將瓶中剩下的狐狂悉數倒在手指上再刺入狐精的體內。

  剛為手指的離開而松了一口氣的狐精還沒來得及緩過氣來又再度被刺入使他差點就叉了氣。呻吟再度逃過雙唇的禁錮而溢了出來「啊啊……」而呂仲炎則是抽動著手指,將狐狂抹遍火熱的內壁後便退出狐精的體內。「好好感受狐狂的魅力吧。」邪惡的語氣吹拂著狐精的耳廓,他想到到狐精被情慾折磨的瘋狂。

  正在奇怪呂仲炎怎麼突然停下所有的侵略行為,體內的騷動就奪走了狐精所有的意識。

  「唔……」體內深處突然襲來一股沉重的痛感,白皙的身體如弓般挺起。熱浪從胸前、後庭涌到下腹處匯集成一股大浪再沖向全身,狂瀾般涌起的快感使得狐精的雙眼失去了焦距,一種從來沒有體驗過的混雜著尖銳的痛楚和沉重的快感,身體不斷的發熱滾燙,血液里流動的彷佛不再是血液也是無數只螞蟻在爬行,令人足以發狂的感覺。

  狐狂開始發作了……

  怪異的麻痹感和痛癢感從慾望中心和後庭處散發開來,侵入身體的所有細胞和腦神經,意識開始變得模糊,只可以大口大口地喘息著,瘋狂紐動著下半身的腰肢企圖通過摩擦來減輕後庭的痛癢。渾身充滿著絕頂的快感,慾望叫囂著要解放,但在體內四處亂撞的熱浪硬是找不到出口,反而變本加厲地在體內肆虐。

  「啊啊啊啊……」再也控制不住尖銳的呻吟,狐精現在只是想要得到解放。

  「很難受嗎?需要我的幫忙嗎?」手掌輕輕接觸到狐精的皮膚,意外地感覺到柔軟的絨毛觸感。

  冰涼的觸感緩解了狐精體內的高熱,自動地挺起身子向身邊的男人尋求安慰。

  「這麼想要嗎?那你求我,求我我就幫你。」被快感沖得迷亂的神志慢了幾拍才接受到呂仲炎的話語,狐精硬是自緊咬的唇間溢出激烈的叱責,「你……啊……,你,你,休想,唔……」激烈的感官刺激席卷著狐精,滾燙的身體和嘴里吐出來的話語背道而馳對呂仲炎的撫摩激烈地反應著。

  「呵呵,你的身體可不是這麼說啊,他說他很想要呢。」細微的絨毛同時也刺激著呂仲炎的情慾,將手伸往狐精的下半身,手指撫弄著早以充血挺立的慾望,「啊……」敏感不已的身體馬上對呂仲炎的觸摸報以熱情的反應,熱液如潮水般從頂端涌出。一股甜美的快感頓時竄過狐精的全身。

  「啊啊啊,別,別放開。」感覺到手指的撤離,狐精不禁哀求出聲。

  「這麼想要啊,好,那我就滿足你。」加重手掌的握力,加速在狐精的慾望上滑動,拇指指腹在鈴口處不斷地畫圈圈,另一只手揉按著兩個硬漲渾圓的果實。

  「恩恩……哈,啊…,唔……,好舒服……哈啊……」強力的抽動將狐精體內奔騰的熱量全部集中在滾燙的分身之上,在呂仲炎突然用力的一握下噴曬而出。絕頂的高潮暫時緩解了身體的需求,但狐狂的威力可不是這麼容易就消失,即使是剛剛解放過的身體馬上又感到另一股熱潮開始在體內聚集,後庭叫囂著需要某種東西來填補他的空虛。像有成千上萬的蟲子在啃咬著他的後庭,本來緊閉的小洞也不斷地開合著。

  「你這張嘴想要什麼啊?」惡意地將手指移到洞穴的入口處搔刮著「啊啊……,進去,求你,進去…」手指只是一味在洞口處徘徊硬是不肯滿足他,狐精屈服於身體的慾望哀求出聲。

  「進去?你要我進到哪里去啊?」空著的另一只手有一下沒有一下的逗弄著狐精胸前的蓓蕾,十足的釣人胃口。

  「嗚……」羞恥的話語怎麼也說不出口,狐精惟有繼續紐動著身體緩解身體的蠢動,但被束縛的身體卻無法達成他的愿望。

  「不講嗎?不講就不給你哦。」停下愛撫的手指,撤離所有的侵略行為。

  即使理智和自尊不允許,但肉體卻本能地知道惟有遵從眼前這個男人才能得到解放,「求…,求你,進…進入我的…,我的洞…,洞穴。」斷斷續續地說完,狐精羞愧得幾乎想馬上死去。

  「呵呵,你說什麼?太小聲了,我聽不清楚,再說一次。」「求你,進入我的洞穴。」可能是說過一次的關系吧,第二次并沒有那麼難出口。聽到滿意的答覆,呂仲炎便再度將手指移到狐精不斷開合著的後庭,「是這里嗎?」「是是,求你,快點進去。」擺動著身體貼近呂仲炎,媚藥的作用使得狐精理智全失。

  「好,見你這麼聽話我就給你。」狠狠地將兩跟手指刺入狐精的洞穴,比起第一次的進入這次是容易多了,火熱的內壁迫不及待緊緊地包住呂仲炎入侵的手指。

  「啊啊……,好舒服,好舒服,哈,哈,恩……」兩跟手指在體內奏出淫靡,黏濕的樂章。在激烈的抽插下,狐精身體的疼痛總算得到暫時的慰籍。全身漲滿愉悅的快感。在即將攀上高潮的時候呂仲炎卻再度撤離,硬是丟下慾望高漲的狐精。

  在即將到達最高峰的瞬間被人拋下,狐精狼狽得想收緊內壁極力想挽留呂仲炎的手指。

  「不,不要離開。」迷茫的雙眼盯著呂仲炎寬衣解帶,小嘗了歡愉的身體在看到男人露出的強壯體魄的時候升起更深的慾望,狐精不禁伸出粉紅色的舌頭舔了舔乾旱的唇片。這個動作也刺激呂仲炎的分身馬上漲大起來,「想要嗎?」低聲引誘著狐精,呂仲炎將自己滾燙的分身代替手指貼近狐精的後庭。有意無意地挑逗著。

  「要……」無意識地尊從身體原始的慾望,充滿情慾的雙眼迷醉地看著呂仲炎高聳的分身。

  「要的話,就叫我的名,求我。」

  「炎,炎,求你……給我,我要你。」隨著狐精的話一出口,呂仲炎立即將分身送入他火熱的內部。迎入比手指更是粗大幾倍的分身,狐精被媚藥灼得滾燙的腸壁卻是幸喜地蠕動著,肉體密合的包裹著男人的灼熱,狐精頓時化身為真正的淫獸,跟隨呂仲炎的律動擺動著腰肢。

  「啊啊啊……用力,恩,炎…炎……再用力,啊……,好,」被拖到情慾的泥陷中,被無盡的快感所顛覆。

  「喔喔恩,狐,你的里面好熱,熱得彷佛要融化了,又好緊,緊緊地咬住我,喔,好舒服。」改變著戳刺的角度,呂仲炎在淺淺地抽出後再深深地刺進去,不斷深入狐精的內部。在兩人間挑起更深的慾望。再一個深深的挺入後呂仲炎在狐精的內部達到了高潮。滾燙液體的射入也讓狐精在同時攀上了極樂。

  但狐狂的藥效依然,熱浪依然灼燒著狐精的身體,讓他自動地再次貼上呂仲炎的身體,藉著相互的摩擦來緩解慾望。狐精身上覆著那一層薄薄的絨毛猶如最寶貴的狐皮被褥,刺激著呂仲炎第二波的情潮。剛瀉過的分身輕易地再次腫脹起來。

  「呵呵,真是貪心的人,還想要啊,那麼你就自己來吧。」解開束縛著狐精手腳符咒後抱著狐精翻了身,讓狐精處於他的上方。突然轉換的姿勢使得呂仲炎的分身在自身的重力下更是達到另一個深度,新鮮的快感再度令狐精呻吟出聲。

  「想要的話就自己動吧。」想浸泡在熱水中的快感,狐精開始紐動自己的腰肢。

  「做得很好,狐,恩……,太棒了。」享受著狐精的服務,呂仲炎在狐精的腰肢落下來的時候再挺起腰桿,讓自己的分身可以更加深入。承受不了慾火的煎熬,狐精激烈地上下運動著,每動一下腰,呂仲炎的身身就更加深入一分,「嗯,恩,再用力一點,啊……」呂仲炎看準時機,雙手扶住狐精的腰狠狠地想下一拉,同時將自己迎上去,就這樣將狐精推上慾望的高峰,自己也同時得到了解放。

  「哈,哈,哈……」連續不斷的釋放使得狐狂的藥力開始減弱,狐精也因為身體過度承受歡愉而筋疲力盡,倒在呂仲炎的胸前喘息著。

  「嗯,狐寶貝,你滿足了嗎?我的服務很徹底吧。」呂仲炎伸手在狐精的背上輕撫,他喜歡那種絨絨的感覺。

  終於緩過氣來的狐精發現自己居然重獲自由後馬上想運用法力,但他卻驚訝地發現自己居然虛弱得只是可以勉強使自己保持人形,不要說想殺死這個男人即使是想逃離也是力不從心。

  「呵呵,狐,你太小看狐狂的威力了,你以為在幾次翻云覆海後還能運用法力嗎?你還是好好休息一下先吧,要不傷及元神我會心痛的。」溫柔地語氣讓狐精迷惑不已,這個男人……,一種陌生的情緒慢慢從心底升起,暖暖的,讓他覺得好舒服。望著呂仲炎深如大海的黑眸,狐精象被催眠一樣覺得昏昏欲睡了。

  「乖,休息一下先吧,狐狂對你的身體多少還是有損害的,好好睡一覺。」有如催眠曲一樣的溫柔,狐精撒嬌似地錘了呂仲炎一下,喃喃地說到,「還不是你害的。」「呵呵,好,是我不對,乖乖睡覺吧。」「嗯。」打個哈欠,狐精將頭枕到呂仲炎的肩上,找到一個舒適的位置準備去找周公。

  「狐,我追了你五年了,你始終不肯定告訴我你的名字,那麼現在可以告訴我嗎?狐,我想知道你的名字,告訴我。」趁著懷中的人防范底下,呂仲炎很是奸詐地詢問著他一直想要得到的答案。

  「紅愆。我叫紅愆。」像是含在嘴里的聲音,說完就倒在呂仲炎的身上沉沉睡去。

  「紅愆,紅愆,紅愆……」在嘴里重復念著,終於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呂仲炎緊摟了一下已經陷入深眠的紅愆,低頭在他額上印上一吻,「愆,祝你有個好夢。」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地府臨時工 下一篇:快樂島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另梅花四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