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亂倫小說  »  戀母情難禁

戀母情難禁

第一回子戀母情難禁夜探床笫母愛子宅心仁假寐獻貞


  有一天慕容潔瓊問阿偉:「現在有沒有合意的女孩子做物件?」


  他說:「媽咪,我也想過這個問題,但一直未遇到過合意的。」


  她說:「前個時期到咱們家的女孩子中,有幾個是很出色的,我見猶憐,你難道一個也沒有看上嗎?」


  他說:「沒有一個是我滿意的。」


  她大吃一驚,這個小傢夥真是眼比天高,那么好的女孩子竟也看不上,難道他要找個仙女不成。便對他說:「阿偉,金無赤金,人無完人,天下哪有十全十美的人。不可過于苛求。」


  他聽她說完,眼里閃爍著異樣的光彩,看著她說:「誰說天下沒有完人?媽咪就是一個完美的人。你的美貌、你的身材、你的風度和氣質、你的品德和學識,都是上乘的。你身上根本沒有缺點。」


  她聽了心中一熱,甜孜孜的,心想:「小東西果然有眼光!但是,天下象我這樣美的女子能有幾個!如此癡想,恐怕你一輩子也難遇上。」但又不好直接說出來,怕傷了他的自尊。于是只好繼續開導他道:「傻孩子,媽咪也是有很多缺點的呀!只是你從小跟著我長大,對我敬愛有加,認為我的一切都是好的。俗話說:子不嫌母丑,你大概把媽咪的缺點也當成了美好的東西了。」


  他反駁道:「不對,媽咪就是沒有缺點,我絲毫沒有奉承的意思。我就是要找一個各方面與媽咪一樣的女孩子作妻子,否則,我寧愿終生不娶。」


  「天啊,真拿他沒有辦法。」她想,于是只好繼續勸他:「世界上哪有兩個完全一樣的人。你不可癡想,不然會誤了你的青春年華的。」


  他點頭,但心里仍然下了決心:我的標準決不會改變的!


  后來,阿偉在媽咪的督促和幫助下,終于交了一個女朋友。那個女孩子,各方面都是出類拔萃的。慕容潔瓊見過幾次,很喜歡。但阿偉與她處了一個多月,不知什么原因又分離了。


  慕容潔瓊問他為什么斷了關系?他也不肯說,情緒非常低落。


  在一個炎夏的晚上,他們坐在家中花園的椅子上聊天。


  他突然問她:「媽咪,你的婚姻幸福嗎?」


  她不知他問這話的用意,只好說:「這怎么說呢?有你們三個孩子陪伴我,自然是很幸福的。」


  他見她答非所問,便憂郁地說:「我覺得,你嫁給父親太委屈了你。」還未等她回答,他接著長嘆一聲自言自語道:「唉,天公不作美,使我生不逢時。」她詫異地問:「小小年紀,哪來這么多憂傷和失望?」


  他說:「媽咪,我在想,假若我能早生十幾年、二十年,我一定要娶你為妻子。可惜我生得太晚。」


  她被他的異想天開逗得哈哈大笑:「我的乖兒子,不要想入非非了。要從現實出發,多考慮你的未來。我很奇怪,天下有的是年輕美貌、聰明活潑的女子,你為何偏偏愛上了象我這樣的老太婆!」


  「不!媽咪說得不對,媽咪一點也不老!你那婀娜的身材、姣美的容貌、聰慧的眼睛,看起來仍然是豆蔻年華;再配上你那淵博的學問、典雅的風度、迷人的韻味、成熟的氣質,天下之大,也難再找到一個。所以,每想到、看到媽咪,常常使我心動,不能自持!」


  她的臉不禁一紅。聽到阿偉的贊揚,她高興,也有些害羞,一時不知說什么話。


  阿偉卻一本正經地問她:「媽咪,請你說實話:如果我真的早生十幾年,你能同意嫁給我嗎?」


  她笑睨他一眼,信口回答:「如果真是那樣,我是求之不得的呢!你要知道,自你小時候起,媽咪就按心中白馬王子的標準在培養你,而且是成功的;我每看到你,就似乎看到了我年輕時日思夜想的白馬王子。所以,如果果你早到人世,又機緣湊巧,能讓我們兩人邂逅,那時,不用你主動找我,我也會千方百計追求你的,而且,我會全身心地愛你、選你當丈夫的。」


  說完,她撫著他的頭發,心疼地問:「怎么樣,媽咪說了真心話,這樣你該滿意了吧?傻小子,不要再想這些沒有根底、不可能實現的事情了,好嗎?」


  他高興地握著媽咪的手,說:「我很滿意的,能讓象媽咪這樣的女子看中,我是多么高興呀!媽咪,你在嫁給父親之前,有自己鍾意的男朋友嗎?」


  這話使慕容潔瓊突然想起了她那不幸早逝的戀人,十分激動,說:「我十七歲的時候,交了一個男朋友,我當時認為找到了自己的白馬王子,非常中意。他長得和你一樣魁梧而英俊、博學多才,而且很會體貼人,可惜……由于車禍,他不幸離我早去……」


  說著,她不覺流下了眼淚,并無意中攬著了司馬偉的肩頭。


  阿偉為了安慰她,便象小時候那樣把頭埋在母親的胸前,用雙手摟著她的腰,向她道歉:「媽咪,是我不好,不該提過去的事讓你傷心。」


  她說:「阿偉,這又不關你的事。」


  兩個人各有心事,相對無言。


  阿偉見媽咪還在流淚,便站起來,拿出手帕為她擦淚,并把她摟在懷中,一只手輕輕撫弄她的頭發,另一只手在她的背上和肩頭撫摸著。后來,又捧起她的臉,在她的額頭和眼睛上輕吻。


  這甜美的吻,使慕容潔瓊慕然想起當初與愛人相親相愛的迷人情景,她似乎感覺自己正接受愛人的撫愛,十分受用,便閉目任他摟著,也用雙手抱緊他,把臉埋在他的懷里。


  正當她癡迷地沈浸在甜蜜之中時,突然發現阿偉使勁把她往懷里攬,以致她感他的胸脯已經觸到自己那被絲衣裹著的豐滿的乳房。


  而且她還發現,他的生理也起了變化,下體硬邦邦地頂在她的身上。同時,他的嘴唇也漸漸由眼睛吻到了臉蛋,并在繼續往下移去……


  她急忙輕輕推開他,小聲說:「阿偉,媽咪身上好累,我要回房去休息了。天已不早,你也早點休息好嗎?」


  說完,她便站起身回臥室。


  阿偉不放心,輕輕扶著她,送她到床上躺下。她說:「你也早點休息。」


  他頷首離去,并為她帶上房門。


  慕容潔瓊和衣躺在床上,芳心極不平靜。阿偉今天對自己無限迷戀的話語,是那么熱誠,在她心中激起了層層漣漪。


  她回憶著自己與阿偉的關系,似乎找不出什么理由會使阿偉生此非份之念。她百思不解……


  她又想,難道自己有什么不檢點之處,以致引起了他的情愫猛漲呢?似乎也沒有什么。因為自己對他始終保持慈祥端莊,沒有做出過失態之舉……


  她又自問:自己對阿偉的感情有什么變化嗎?想到此,她的心又狂跳起來。她覺出自己感情確實也在變化:自阿偉大學畢業從美國回來之后,自己覺得他顯得很成熟,英姿勃勃,十分迷人。每次看到他,自己心中便有所動;若是有一天見不到他,就有一種牽腸掛肚、坐臥不安、若有所失之感,而這種感覺絕對不是母親對子女在外的牽掛感,而是似乎是情人之間的那種「一日不見如三秋兮」的懷戀心情。有時,與阿偉談得投機時,自己甚至産生一種渴望撲進他懷中、受到他撫愛的朦朧情愫。剛才被他擁抱時,自己心里一度感到好舒服、好甜蜜,真舍不得他放開自己……


  想到這里,慕容潔瓊好吃驚,她想:難道自己真的也愛上了他?這個小冤家!


  一向理智的慕容潔瓊困感了!思緒紛亂!


  但她很快理清了心中的亂麻:母子之間是決不能有這種情感的!她暗自下了決心,決不能任其再這樣發展下去了!


  可是,阿偉那俊美的形象,卻象一個驅不散、趕不走的魔鬼,一直在她腦海中糾纏著,不肯離去!慕容潔瓊,這個在生意場上的女強人、總公司里的威嚴女王、男人面前的冷美人,真的變得軟弱了、沒有主見了!


  她輾轉反側,難于入睡。兩行珠淚瀝瀝而下……


  正在這時,阿偉悄悄進來看她。他見自己親愛的媽咪還在哭泣,心中十分不安,便勸她不要再難過。他見她滿面通紅,以為她有病了,把手放在她的額頭試體溫,還倒了一杯飲料放在她床邊。


  阿偉是那么體貼,那么溫柔,越發使她感動。她告訴他不必為自己擔心,讓他早一點去休息。


  她心里好沖動,真想喚阿偉不要走,留下來,摟著他的脖頸,讓他鉆進被中,抱著自己親熱……


  但理智勝利了:她沒有允許自己這么做。


  阿偉走后,她閉目良久,才關上燈,閑上眼睛,但腦子里仍是一片混亂。


  她坐起來除衣。因為她長期以來習慣于裸睡,穿衣服是睡不著的。


  她脫光衣服后躺下,拿一條絲巾蓋著胸腹,閉上眼睛,強迫自己睡。


  至午夜時分,她在朦朧間感到有個人輕輕在她的唇上吻著。她醒了,驚駭得睜大雙眼!因為屋子里黑暗,看不見是誰,但從對方身上那特有的誘人氣息,她知道這一定是阿偉。


  她分析,可能他離去后仍然不放心,又來看望她,見她睡著了,不知怎地激發了好奇心,便有了上述行為。


  「這孩子真是淘氣!怎么能對母親這樣輕浮!」她心里抱怨著。


  但是,以她的高度的自尊心,深怕事情鬧大,出丑人前;以她的處事審慎,在不明白他的動機前,深怕委屈了好人;以她慈母的的善良,深怕對阿偉的情緒加重影響,使他更加傷心……。所以,她不便出聲斥責他。


  這時,一只手在她裸露的肩頭上輕輕撫摩。另一只手隔著那薄如蟬翼和絲巾,壓在她的乳房上,慢慢揉捏。


  她想:「這個小傢夥也真是的,剛剛教給他一點性知識,他便立即做實驗,過來想看看能不能挑起我的性欲!」


  她考慮他只是一時沖動,才會有此越軌行動,過一會兒就會離開,唯有詐睡不知,希望他能適可而止。


  但是司馬偉并沒有至此罷休。


  慕容潔瓊感到一只溫暖的手伸進了綿被中,在她胸前光滑的肌膚上輕柔而拙笨地撫摸著。


  由于她習慣裸睡,身上本來就是一絲不掛的,所以一無所阻……


  「這個小傢夥,真是淘氣得可以,怎么這樣大的膽子!」她想。


  但她轉念又想:阿偉剛進入成年,開始對異性發生興趣了,對女性的身體有一種神秘感,渴望探索一番。可是他沒有女朋友,無處發泄,就來拿媽咪試驗。唉,真可憐!


  想到這里,她更不想去制止他了,只好繼續詐睡。


  那只手一開始只是在酥胸和乳房上留連,接著便往下滑動,在她的小腹上作圓周運動,繼而又在那叢柔軟的毛叢中來回地揉撫,弄得她全身肉緊,一陣陣顫戰著。然后,那手直向下走,撫摩兩片緊閉著的陰唇。


  司馬偉見媽咪沒有醒來,膽子益發大了,他竟掀開了絲巾。


  他開始吻她,從她的額頭一直向下吻去,邊吻邊撫摩。


  在吻到胸前時,他又用舌頭舔她的乳暈和乳頭,弄得她痕癢難耐,但又不能動彈和出聲,只好強忍著。


  他仍接著往下吻,舔完她的肚臍又吻到下體,有時那舌尖還碰上她那最最敏感的陰核,這一下子激起了她高漲的情欲。


  她的愛液一股股地涌出,身子開始不停地扭動。她不能自持,只好兩手抓住床邊,銀牙咬緊嘴唇,頭也不由自主地左右擺動著,喉嚨里發出呻吟聲。


  她真有些后悔,今天不該告訴他那么多的性知識,結果自己卻「自作自受了!」


  阿偉聽見了她的呻吟聲,覺出了她身子的扭動。他怕媽咪醒來后,發現自己的越軌行為會生氣,便停止了動作,悄悄離去。


  說實在的,這時,慕容潔瓊的性欲已被他挑逗得波浪起伏、難以抑制。她已經忘記了什么是羞恥,也忘記作為母親應該在兒子面前保持端莊,只感到下體非常空虛,渴望立即得到充實,反而怕他馬上離去。


  要知道,這二十年來,她在性生活上是極其貧乏的。尤其近十年來,丈夫已無性能力了。俗話說:「三十四五,如狼似虎」,這是形容女人在這個年齡正是性欲最強的時期。但是,慕容潔瓊在性這個方面,可以說已經絕望,心已枯死了。


  她萬萬沒想到,今天晚上,阿偉竟在她那枯竭的心田里灌進了甘露,重新激發了她的性欲,而且一開始就那么強烈!


  她心中無限感嘆:「是啊,我正是處在虎狼之年哪!我還沒有枯萎,我還是個正常的女人!」


  可是阿偉卻離開她了!


  她心里怨道:這個小傢夥真是不象話,搞得我要死不活的,自己卻跑掉了!


  欲火燒得她無法入睡。


  她的兩手在乳房上使勁揉搓,但無濟于事;她又將手指插進陰道中,來回磨擦……然而都壓抑不住這烈焰的焚炙!


  直到天快亮時,她才朦朦朧朧地進入夢鄉……


  自這天起,一連數日,阿偉竟天天半夜時分來到她的臥室,在她身上撫摸,每次都搞得她要死不活的。她感到可恨的是,阿偉又總是在她因難以忍受而發出呻吟、扭動身子時離她而去!這使她更加備受折磨和煎熬!


  而且,經過幾次之后,阿偉撫摸的技術確是大為提高。這就使她益發難耐!


  所以,每想起或看到阿偉,心里又是愛、又是恨,難以形容!


  但她仍然找理由為他開脫責任。比如她想:這孩子還不懂得風情,目前只是對女性的身體好奇,故而只是天天撫摸自己。如果他多少有點性的知識,是決不會只撫摸而不進去的!她想,今后若有機會,得對他深入進行一番性教育!


  正好這天下午時,阿偉從外面回家,見慕容潔瓊在廳中看書,便問:「媽咪,我買了幾本關于性知識的書。都讀過了。但有一個問題我不明白,想問問媽咪。」


  她故意冷淡地擡頭問:「什么問題?你說吧。」


  「前幾天,媽咪告訴我性交這個問題,但我不明白性交是怎么回事。想看書,但書上也沒有講到什么是性交。比如書上說性交會使男女都很快樂,什么‘欲仙欲死、如醉如癡’等,我不知道為什么性交會使人快樂呢?又如書上介紹什么‘九淺一深’等,我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慕容潔瓊聽了,臉上立即變得通紅。是啊,一個年輕女子,忽然被問到性交的感受問題,這該怎么回答呢!


  但兒子出于無知,提出這樣令人難堪的問題,也不能完全怪他,事實上,確實須要對他進行一點這方面的性教育。


  她讓自己冷靜,過了一會兒,才慢慢地說:「哦!所謂性交,是指男女生殖器相接,即交合、交媾。」


  阿偉不解地問道:「媽咪,男女生殖器怎么相接?」


  她臉不覺一紅:「就是男女都脫光衣服,然后,男子把自己的生殖器插進女子的陰道中去。」


  阿偉竟沒有看見媽咪臉色的變化,反而窮追到底地問:「哦,我知道了,男子把生殖器放進女子陰道中,就是性交。對嗎?」


  慕容潔瓊對兒子這不知深淺的提問,似乎有些有點不耐煩了。她剛想阻止他繼續再提問,但又一想:「我這是怎么啦?一個小孩子,本不知深淺、無所顧忌,何必責怪!何況,他不知道的事情,特別是這種隱秘的事情,父親不在家,他不問自己的媽咪,又去問誰呢!」于是,她態度平和地問答了他的問題:「阿偉,性交不僅是插入這一個動作,而且是一個過程。在交媾開始之前,男子要先對女子進行撫慰,如擁抱、親吻、撫摸等,在挑起女子的性欲之后,便可將生殖器插入陰道中去。交媾不只是把生殖器放進陰道,而且要動作:先插到陰道底部,然后再出來,這是一個回合,然后再進再出,又是一個回合。如此不停地插進再拔出。這種一進一出的動作,又叫‘抽送’。不停地插送,就是性交!知道了嗎?」


  阿偉高興萬分,因為他這回懂得什么是性交了!但他還有問題:「媽咪,我不明白,男女之間為什么要性交呢?」


  慕容潔瓊至此,已無退路,只好回答:「在性交過程中,由于男女生殖器肌膚磨擦的作用,會使雙方都感到一種十分愉快而美妙的感覺,一般稱作‘快感’。」


  阿偉聽到這種介紹,心中感覺十分新鮮,然而卻又十分生疏。他繼續問道:「媽咪,什么是快感?」


  她當然知道什么是快感,但是她卻不知如何回答,只好笑笑說:「這個問題,實在不好回答。因為這是一種感覺,一種體驗,用言語難以說清,即所謂‘只可意會,不可言傳’!只有性交的實踐者才能體會出來。這點你大可不必急于知道,因為在你將來結婚時,與你的妻子會天天性交的,那時,你自然就能體驗到的。現在,你連女朋友都沒有,何必急于知道這些!」


  但小夥子真有點執著:「媽咪,你可以簡單地形容一下嘛!」


  她赧顔地輕輕搖頭:「可是我不知道用什么詞來說呀!因為任何一本書上都沒有講過。」


  他仍不罷休:「那……請媽咪講講自己的感受嘛,因為媽咪是結過了婚的呀!」


  她的臉騰地一下紅到耳根,連忙用雙手捂在臉上,小聲說:「阿偉,好乖,媽咪真的不知道怎么說!既然你非要我說,……那好吧……不過得讓我想想,行嗎?……好,我簡單地為你形容一下:性交的時候,只是……只是……全身上下麻麻的、癢癢的,軟軟的……總之很舒服……」


  阿偉對這個回答不滿意,因為媽咪還是沒有說出具體的感受。他繼續追問道:「媽咪,我還是沒有明白,你說的舒服究竟是一種什么樣的舒服?怎么個舒服法?舒服到什么程度?」


  她無可奈何地搖搖頭,認真地想了一會兒說:「那種舒服似乎還伴著痛苦,好象讓人無法消受,可是又欲罷不能。你不見小說上寫的:使人欲仙欲死、如醉如癡,就是性交到高潮時的感覺……」


  阿偉張嘴還要再問。她趕快制止他:「哎呀,我說不清!你這個傻孩子,不要讓媽咪說這事了,好嗎!」


  阿偉迷罔地點頭。他不明白媽咪為什么說‘無法用言語回答’。他只好接著再問另一個問題:「媽咪,書上說的‘九淺一深’是怎么回事?」


  「至于‘九淺一深’,這是一個性學術語,指男子在抽送時,不是每次都把生殖器插到女子陰道的底部,而是時淺時深,時快慢。」


  「為什么要這樣呢?每次插到底有什么不好?」


  「這就是心理問題了。你想想,當一個人想得到一個他沒有的東西時,必然十分急切地努力去得到它。越是得不到越會感到急迫。性交也是這樣的。女子在性交中,快感最強烈的莫如男子的陰莖插到陰道底部時,所以,她自然渴望男子每次都能插到底。如果男子不是每次插到底,而是沒有規律,這樣一來,女子就會急切地希望他多來幾次到底的動作,而且自己在心理上判斷‘下一次該是深了’,可是,實際上卻是淺,于是就感到一種失望。一個人在失望時,往往是最迫切時,而且情緒十分沖動,甚至會乞求男子滿足她,并且會不由自主地將這種渴求通過表情、眼神、動作、言語表達出來。而男子在性交中最興奮的莫如看到女子被自己弄得欲仙欲死的神態。為此,他便可以實行九淺一深的技術,去極力地挑逗女子,使她急不可待,心中渴望深入,性欲更加強烈。看到女子這樣,男子自然也會更加沖動。這時,雙方都會得到更加美滿的快感。」


  第二回色膽敢包天偷鉆神秘窟久旱逢雨露喜進溫柔鄉


  當天的子夜時分,司馬偉又象往日那樣,在他心愛的媽咪「睡著」后,又悄悄地來到了閨房。


  慕容潔瓊聽到那熟悉的腳步聲,心中象被小鹿沖撞般激跳不已。她真怕他再將她告訴他的有關性交的知識在她身上實踐一番。


  但不管如何,這晚,阿偉的撫摸又給她帶來了很大的快樂。


  可是阿偉沒有那么做,仍然是只撫摸。


  她總算放心了。


  但是,阿偉的撫摩技術越來越熟練,搞得她欲仙欲死,到后來,他把手伸到她的陰道中抽送,幾次觸到陰蒂,使她全身戰顫。


  她實在忍不住了,她竟不由自主地大叫了一聲。


  阿偉見狀,慌忙停下手,匆匆地離去。


  慕容潔瓊對阿偉的離去沒有感到欣慰,反而有一種失望感!


  她只好再次自慰!


  又過了許久,她才漸漸平靜下來。


  心想,這樣下去,自己會受不了的,因為性欲已被挑逗起來,無法抑制,但又不能與自己的兒子性交。這怎么得了!


  第二天,慕容潔瓊很晚才起來。


  她習慣地看一眼床頭的鍾,突然想起曾約好今天上午十點鍾要聽取會計部主任的財務狀況匯報。但是,按她現在的心情,實在不想去公司。于是便拿起床邊的電話,讓秘書通知會計部主任:因故改期!


  她沒有穿衣,用床單裹住赤裸的身子,直直地坐在床上,回憶昨天晚上阿偉對自己的親情撫愛!她是那么興奮,真如久旱逢露一般。她沈浸在無限喜悅中,一度象失去了知覺,腦子里什么也沒有想。她似乎魂不附體一般,久久沒有移動。她是那么喜悅!


  可是,當她清醒過來時,卻又感到羞澀。她突然想:「啊!太可怕了!母親與兒子發生性的結合!這算不算亂倫?」


  無限的驚恐使她的臉色有些蒼白,身子微微有些顫抖。


  但她又想:「自己與阿偉怎么也算不上是亂倫!因為,我們雖有母子之名,卻不是真正的母子關系,因為他不是自己的親生兒子!」想到此,她緊蹙的雙眉舒展開來,臉上又現笑容,秀目中露出了笑意!


  這時,她想到該穿上衣服了。


  于是,她甩開床單,精赤條條地下了床,走到衣柜前。


  她從鏡子里看見了自己的裸體!


  「啊!這么美!」她立即被自己的美貌迷著了!她實在不忍立即穿上衣服!


  倒不是她未見過自己的裸體,而是今天的心情不同。她似乎是以心中白馬王子阿偉的眼光在欣賞著鏡中的美人!


  她對著鏡子上下打量著鏡中人,發覺她是那么美,那婀娜的身材、優美的曲線、雪白的肌膚、那張生動而美得絕世駭俗的面孔……


  她又轉過身去,扭頭欣賞鏡中那滾圓的臀部以及從上到下的流暢的曲線;她左右晃動腰肢,觀察那曲線的動態變化;她在鏡子前走動,品嘗那對堅挺高聳的圓潤乳房上下顫抖的旋律……


  啊!慕容潔瓊被自己迷著了!


  她進一步斷定:這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子!我見猶憐,難怪阿偉這個血氣方剛的小后生是那么的迷戀!


  她打開衣柜的門,準備找一件衣服。她翻來翻去竟找不到一件能與自己的美貌相襯的衣服。


  最后,她想起還是少女時買的一件衣服,那是一件美麗的玉藍色的超短緊身尼龍旗袍,結婚后,她總覺得自己老了,不適合再穿如此花樣,于是就放在了箱底。但現在卻覺得應該穿上!


  于是,她立即找出了那件衣服。她先穿上三點式,再將那旗袍從頭頂套上,再拉下來,這衣服的下沿只到到大腿的中央。


  穿好以后,她又站在鏡前,前后左右地端詳一番。啊!太好了!這藍色與雪白的肌膚襯托得那么協調,益發光艷照人!衣服松緊適度,使那身段更加美好!她想:只有這件衣服才能與自己的美相適合!


  她今天不想到公司去上班,她沒有力量出去。更主要的是,她的精神狀態不允許她到公司去,她怕人們發現她情緒的變化。她確實需要冷靜!需要調整一下自己的情緒!還有,她渴望早一點再見到心上的小人兒!


  午飯后,她走到廳中,坐在椅子上,眼睛盯著門口。


  她盼望阿偉早點回來!直到下午三點多鍾,司馬偉才從外面回來。


  他一進家,很遠就發現媽咪今天的形象大變,是那么鮮艷奪目。他走到她跟前,盯著她看個不止,似乎在觀察她的情緒有沒有什么反常。


  她瞄了他一眼,臉上一紅,莞爾一笑,小聲說:「阿偉,你回來了!媽咪好想你!」聲調是那么溫柔宛轉,似乎帶有幾分嬌怨、幾分羞澀!與她平時那端莊、平靜的聲音大不相同。


  司馬偉聽到這聲音,十分感動,心里一熱,真想立即上前將那迷人的嬌軀擁在懷里親吻!但是他沒有這份膽量。他把身子在她面前蹲下,兩手輕撫著她那光裸、圓滾的雙膝,興奮地柔聲道:「啊!我也很想念媽咪的!所以,會議剛結束,我就趕快回家了!」


  他欣賞著她的裝束,贊美道:「媽咪!太美了!」


  「美什么!一個丑老太婆!」那聲調,略有幾分嗲味、嬌味!


  「不!媽咪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子!你是那么年輕、漂亮!光艷照人!」


  「那你說說看,我怎么美?」她真的想聽聽心上人的夸獎。


  「媽咪真象一尊冰清玉潔的雪美人,你那雪白的、蓮藕般的玉臂,在無袖玉藍色旗袍的襯托下,嫩色可餐,鵝蛋型的臉,象純玉細瓷般潔白,瑩瑩滑動著秀光。你的身材是那么窈窕,真有一股清純脫俗的氣質!」


  聽他這一說,她腦海里又浮現出昨晚的情景,白嫩的俏臉登時變得通紅。


  他蹲在她身邊,雙手撫著她光裸的膝蓋和露出的半個大腿,微笑著說:「媽咪,你臉上那么紅潤,漂亮極了。」


  她假裝不知昨晚的事,摸著他的頭發說:「媽咪真的那么美嗎?我聽了真高興!我還以為我已經老了,不漂亮了!」


  他卻說:「媽咪如此年輕美貌,一點也不老!」


  頓了一下又問她:「媽咪,我看你很疲勞,是不是昨晚沒睡好覺?我昨晚在房內搬東西,不小心掉在了地上,聲音很響,不知是否吵醒了你。」


  她心里當然明白他是在試探她,看她是否覺察了他的不軌行為。她想,我得愛護他,不能讓他心中不安,便笑著說:「乖孩子,謝謝你能這樣關心媽咪。告訴你一個秘密,我只要一躺在床上,便能很快睡著,而且睡得非常深沈,就是天塌下來,我也不會知道的。」


  他臉上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晚上,母子二人一起看電視。螢幕上映的是一個愛情片,曲折動人,他們看得都很投入。


  激動中,阿偉握著慕容潔瓊的手,放在嘴上吻著。


  她起初尚有些心悸,但很快就適應了,由他去在手上撫摩、親吻。


  電視片映完,她看看鍾,已經十點鍾了,便說:「阿偉,今天非常疲倦,我要先去睡覺了。」說著便起身離去。


  回到房中,她脫光衣服睡下。這時的她,心中十分矛盾:既企盼阿偉能再來,可是心中又害怕他真的再來。


  約十一點時,她聽到了輕微的腳步聲,心中不由一陣劇烈的跳動──是阿偉來了!她趕緊閉上了眼睛,不知所措。


  阿偉進來后叫了幾聲「媽咪」。見她無反應,便在她臉上吻了一下,然后,把手伸進蓋在她身上的被單里,在那光裸的肌膚上輕柔地撫摸。


  他發現媽咪并未醒來,便輕輕地掀來床單,重新吻她,從頭一直吻到腳尖,站了起來。


  她以為他會即刻離去,松了一口氣。


  誰知,他竟沒有走。


  她聽到了衣服的悉嗦聲,不知他要干什么,嚇得她心中嘭嘭直跳。


  很快,他上了床,爬上她赤裸的嬌驅。


  她發現他的身子與她一樣也是一絲不掛的。肌膚相觸之下,她心中頓時升起一股熱流,這是愛之潮、欲之流、青春的活力。


  他把她緊緊抱在懷里,與她親吻,幾乎使她喘不過氣來。接著,他又輕輕分開了她的雙腿。


  她知道他要干什么,但卻沒想到如何去制止他。她嚇得沒有了主意,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腦子里一片空白,唯有繼續詐睡。


  阿偉抱著她的嬌軀,下體硬邦邦地在她的陰部又頂又沖,不得其門而入,弄得她好疼痛。顯然,他在這件事上還沒有經驗。


  她悄悄地把雙腿再分開一些。這時,她的下面已如泉涌,所以這時他很輕易地就頂了進去,填補了她的空虛,她頓覺格外的舒暢。由于她從未生育過,所以,玉門還象處女那樣緊窄,雖然她的愛液源源不斷地流出,使里面極其滑潤,但他想進去也不是那么輕而易舉的。


  不知是怕她受傷還是怕驚醒了她,他的動作很慢,每次都是進去一點,便停下來等一會兒。他可能是出于好心,但這卻是她所很不滿意的,因為,她這時是多么地需要他一下子挺進到最深處,徹底填補她的空虛;可又無法告訴他,只好耐心地等待,希望他能早點體諒她這不便言喻的苦衷。


  真是急死人了:他還停留在陰道口,只進去了不到二寸。而且,他把兩只胳膊伸在她的身子下面,兩肘撐起,使勁地抱著。她的上半個身子都懸空了,頭向后仰著,櫻唇半啓,雪白的玉頸繃得緊緊的,把乳房也提了上去,更加硬挺。


  他抱著她左右搖晃,使她的兩顆硬得發脹、發癢的蓓蕾在他結實的胸前磨擦不止,并不停地親吻她的脖頸和耳根,還把舌頭伸進她的口中攪動著。


  這些從未有過的刺激,使她無比地興奮和舒服,下面的需要也更加強烈、越發難耐了。要知道,這時候,她的性欲高漲得幾乎就要爆炸,是多么渴望他動作快些、深些、大力些。


  心里著急,但是又不能明白地提醒他,真是要命。


  經過幾分鐘的輕撩慢撚之后,他總算開始向她的深處挺進了,動作也快了起來。


  天哪,總算熬到頭了!這幾分鐘簡直比幾十年還要長。她大有從水深火熱的長期煎熬中突然獲得解放之感。


  在他的大力進攻下,她立刻感到了充實和滿足,微微的電波從陰道傳到丹田,又幅射向全身的每一個角落,那種酥麻感令人陶醉。


  她象久旱的枯苗,突獲甘露的滋潤,異常歡喜和甜蜜。雖然看不見,但是感覺告訴她:他的玉柱是那樣的溫暖、粗壯和碩長!她真想好好地看它一眼,真想把它吞到肚子里去。


  她閉著眼睛,細心地體會著、品嘗著在他行進到不同深度時、變換不同速度時所得到的不同感受。


  他突然停止了快速沖剌,而變為時快時慢、時深時淺,使她把握不住他的規律,弄得她時而焦急、時而歡欣,心情總也不能平靜。


  終于,她恍然大悟:他這種動作不就是書上所講的「九淺一深」嘛。他這樣變換花樣地挑逗我,目的就是要造成我思緒混亂、心急火燎,這樣才能産生強烈的刺激效果,激發我高漲的性欲,以促進高潮的到來。這個小傢夥,真是又淘氣又可愛!


  她專心致志地享受著這人世間最美妙的抽送旋律,不由自主地從嗓子里輕輕發出了柔細的呻吟聲,似鶯語,似燕啼,委婉圓潤,與阿偉抽動時急徐交替的唧唧聲交織在一起,仿佛是一曲令人陶醉的仙樂。


  一定是這音樂起了作用,阿偉緊緊抱著她,與她親吻著,同時,下面重新加快了速度。他那暴風雨般的進攻和沖剌,是那么有力。


  她陷入了昏昏沈沈的狀態之中,整個身子猶如在大海中漂浮一樣,在他劇烈的波浪帶動下,時起時落。


  她頭暈目眩,身子輕飄飄的,象一朵五彩云霞,飛到了天上,在暖風中游蕩;又象喝了一杯醇美佳釀,似醉非醉,幻象叢生。


  在夢幻中,她聽見心中的白馬王子在召喚著她的名子。她天上地下在尋找他,終于在白云之中找到了。他一下子將她擁在懷中。她無限幸福和激動,想看看他的容貌,但卻有些害羞,只好悄悄地觀察。


  誰知這一看使她大吃一驚,原來她的白馬王子就是她那可愛的小兒子。她嬌嗔地說道:「你天天和我在一起,為什么不早告訴我,讓我找得好苦。」


  他笑著說:「我想讓你驚喜一下,親愛的!」


  說著,伸出兩手,把她輕輕抱起來,與她親吻。


  他把她放在一片彩云上,輕輕脫去了她的云霓霞衫。


  她那雪白的胴體被五彩云所包圍,微風吹拂,春情蕩漾。


  她十分害羞地閉上眼睛,等待他的撫愛。似乎過了很長時間,她微微睜開眼睛,發現他全身赤裸地站在自己面前,眼光中充滿無限的愛和欲的火焰。她小聲說:「親愛的,我要!」


  他聽了,高興地也跳上彩云,緊緊地擁著她,開始與她在白云深處作愛。


  她感覺到那玉柱進入玉門的膨脹,感覺到那不停抽送的舒暢,真是美不可言……她呻吟著,扭動著,她覺得自己已經不存在了,腦海中只有他俊美的形象,自己也已融進了他的體內,成了他身體的一部分。


  她沈浸在無限的甜蜜中。


  突然,有一股強大的電流通遍她的全身,每一個細胞都被擊中,一陣劇烈的顫慄,混身癱軟。


  她一下從幻覺中驚醒,回到了現實。


  阿偉已經停止了動作,玉柱仍插在她體內,頂著陰道的最深處。他爬在她身上,與她親吻,兩手在她顫抖的嬌體上輕輕撫摸。


  她心中不解:剛才是怎么回事,她從來沒有經歷過這種感覺,而且,竟使她如此地享受!哦,她明白了,這大概就是傳說中的高潮吧。


  上帝呀,這竟是她有生以來的第一次高潮!因為她的丈夫比她大二十多歲,身體虛弱,又長年在外經商,結婚以來,從來沒有給過她這樣的享受和樂趣。


  她想,如果不是今晚,我大概一輩子也不知天倫之樂是何物!


  我沒有白痛愛這個孩子,我把他從三歲帶大,原來只指望他將來能給我養老,沒想到他竟還填補了我生理需要上的一個空白,使我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享受,為我尋回了早已絕望、枯槁的性欲,挽救了我那已經失去了二十年的青春!


  司馬偉從她身上下來,把她摟在懷里,輕輕愛撫,溫柔地親吻。


  她滿足地放松身子,仍然詐睡。


  不知何時,她竟真的在他的懷抱中睡著了。


  司馬偉傾聽著懷中美人那柔細、舒暢、均勻的呼吸聲,聞著她身上發出的那似蘭如麝的香氣,撫摩著那光滑細膩而極富彈性的肌膚……


  他也陶醉了!


  初嘗禁果的欣喜,使他不知世界上是否還有比這更美妙的東西!


  溫柔鄉里的甜蜜,使他寧愿終生不再從事任何工作,在這溫馨中渡過一生!


  他又將她的身子放平,把自己那仍然堅挺的玉柱重新放入溫柔港中。他舍不得驚醒了她的美夢,只是輕輕地動作!細細地品味!


  肉體的感受,沒有使她醒來,因為她太疲勞。但是卻使她的夢境增輝!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風鈴姐姐 下一篇:圣誕節我火辣的妹妹翻譯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另梅花四合一